兩個紀律部隊的頭頭及保安局的副局長,竟然出席國內地產商高層在具有私竇性質的場合搞的飯局,當場已經是知法犯法,違反了限聚令。這種形式的接觸,也令人懷疑涉及官商勾結,事件又與事後的桃色罪案有關,出席的高官還涉嫌接受每人幾千元的款待。

特區高層竟然把這樣嚴重的事件說成是「體察民情」,令人懷疑香港社會的反賄及防貪條例,及對公職人員行為操守的規定可能已經瀕臨破產。政府高層輪流出來護短,拒絕問責,甚至說無需調查,提出的解說更可以說是匪夷所思。加上近年警隊持續違反紀律要求,濫用警備,濫打濫告,在法庭上又一再被質疑編造假證供,但竟然絕大部份都不會有後果,香港的公共管治體制崩潰及吏治敗壞,似乎已經不再是懸念。有理由擔心香港的管治體制可能已經隨着北京當局所謂的落實全面管治而變得更有中國特色,實際上是嚴重的倒退,也走上了趨向腐敗的不歸之路。

香港只有一套半吊子的民主,近年又飽受摧殘,如今還逐步在失去獨立媒體及自由言論的監察,政治權力必然會走向腐敗,而吏治也必然會淪落。這樣下去,經濟發展也將受到損害,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現代文明,也有可能走向沉淪。這是一套十分簡單的道理。香港社會過去大半個世紀的發展,是這一套簡單道理的最有力說明。

回顧歷史,香港的經濟自從上世紀70年代初開始起飛,社會與政治的發展也大致同步,整個社會走向文明,成就了中國人社會從來未有過的經濟及社會發展奇蹟。當年香港雖然仍是殖民地,但殖民地宗主國英國有成熟的民主體制,香港的公共管治也得以走上正途。政府的施政由只重視商業利益的「自由放任」,演變成為更具廣泛社會發展視野的「積極不干預主義」,在房屋、教育、醫療、勞工保障、社會福利各方面都有長足的發展。當政府的施政更加全方位,對公權力的授予及行使便必須有一個得到社會認許的制度保證;發展實質及具有現代意義的憲政及民主體制便十分重要。只有在尊重憲政,重視公平的政治歷程,對行政權力又有所監察與制衡,社會及經濟才會有進步及發展的合理基礎。香港的發展經驗也證明了這一點。

雖然香港未能發展起全面的民主,但政府的管治趨向開放及問責;80年代開始,局部的民主也逐步發展,而且持續擴大。結果是香港人的基本自由,包括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結社自由、新聞資訊自由,都得到前所未有的保障,香港人的基本人權也大幅度提升。公權力受到監察及制衡,要向立法機關及逐步發展起來的政府內部及外部的監察機制交代問責。由70年代到回歸初期的社會進步及經濟發展,都與這一套文明、理性的社會、政治、及公共行政改革有關。

今天的香港,絕對不是如某些京官所說的「一國兩制空前成功,獲得舉世確認」,更不是「香港人享有從來未有過的人權及民主」,更可以說是適得其反,全方位高速倒退。作為一直觀察着及身處於這個歷程的人,筆者依然相信大部份人不會接受這樣的倒退與沉淪,正常的人都會追求民主進步及自由。今天的香港,縱然不斷發生令人擔心失望的事,但仍然相信,不正常的狀態不可能長期維持。願大家都保持信心與盼望,不要讓恐懼支配我們的生活,繼續關心香港,關心所有人,繼續發聲,大家謹守崗位,常存盼望。願以此心及這種盼望來啟動這個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