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目前正對校外輔導行業進行嚴厲打擊。中共官方在7月24日正式發佈的一份文件,幾乎將中國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市場徹底關閉。有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表示,中共此舉是借整頓「亂象」名義,以實現中共在教育界所有領域對中國學生思想控制能「完全化」,不能出現「死角」。

中共中央辦公廳、中共國務院於7月24日正式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

該文件的第四條是關於從嚴治理和規範校外培訓的條款,其中包括從嚴審批機構、嚴禁資本化運作、對培訓內容備案並監督、嚴控培訓機構的開班時間等。

在從嚴審批機構方面,該文件要求中國各地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即小學和初中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現有的培訓機構都要登記為非贏利性機構,線上的培訓機構要改為審批制。

在嚴禁資本化運作方面,該文件稱,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此類培訓機構,也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培訓機構資產。

文件還稱,培訓機構主要採用自編教材,一些英語培訓機構使用境外教材。對此,該文件規定嚴禁培訓機構提供境外教育課程。

校外培訓機構的開辦時間也被嚴控,該文件嚴禁培訓機構在中國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假期開班。

該文件還將培訓機構的範圍擴大到面向3至6歲的學齡前兒童和普通高中學生的校外培訓機構。文件稱,面向學齡前兒童的線上培訓將被禁;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班、思維訓練班等名義面向學齡前兒童開展的線下培訓也將被禁。面向普通高中學生的培訓機構也將按照該文件的條款執行。

分析:中共借整頓之名對學生洗腦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曾表示,中共借著整頓「亂象」的名義整頓培訓機構,很可能也想藉此達到對學生思想控制的「完全化」、「完整化」,不留縫隙。

「中共把意識形態、教育看成是必須絕對戰略的『思想陣地』,現在越搞越極端了,洗腦都從娃娃抓起了,」薛馳說,「校外培訓行業有特殊性,學生有求知慾、有正義感,中共就特別提防,不留縫隙」。

薛馳舉例說,2019年6月,中共教育部發佈通知稱,自2020年起暫停在中國境內的開放考點舉行美國歷史、世界歷史、歐洲歷史和人文歷史等四門AP考試科目。此外,中共教育部在2018年9月下發通知,要求各地教育部門對中小學教材進行排查,禁用校本課程(由學校自己確定的課程)教材、境外教材。

薛馳認為,中共這樣做的根本動機是對特別是美國在內的西方價值觀的警惕和排斥。他說:「整頓課外培訓機構,也是為中共的思想堡壘不留任何一個風口。」

中概教育股暴跌 千億資金蒸發

在中共當局對課外輔導行業的嚴厲打擊下,中國在線教育股7月26日集體暴跌。在中共的這份文件發佈的前一天,中國的網絡上就已經傳出當局要清理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消息,中概教育股7月23日當天在香港和美國股市雙雙暴跌。

美股開盤前,中國校外教育培訓機構龍頭新東方26日當天下跌33.79%;23日和26日兩個交易日下跌69.68%,市值共蒸發496億人民幣(約合76.5億美元)。

北京科技教育公司好未來26日下跌26.67%;23日和26日兩個交易日下跌78.56%,市值共蒸發674億人民幣(約合103.94億美元)。

專注於中小學的K12在線教育品牌高途課堂26日下跌28.98%;23日和26日兩個交易日下跌73.90%,市值共蒸發117億人民幣(約合18.1億美元)。

這三家中國教育巨頭在23日和26日兩個交易日,蒸發的市值共約1,287億人民幣(約合198.5億美元)。

7月26日開盤,港股教育板塊也集體跳水,新東方的股票更被大陸媒體稱為「史詩級大跌」,跌近40%。

距今年2月19日股價高點158.8港元/股(約合20.42美元/股)至今,新東方股價跌幅高達87.8%,公司市值蒸發2,390億港元(約合307億美元)。該公司創始人俞敏洪持股占比最多,其個人身價蒸發近294億港元(約合37億美元)。

深圳中小學課外輔導培訓企業思考樂教育港股於26日當天下跌45%;廣州中小學課外教育機構卓越教育集團港股也下跌超25%。

中國大陸第一家中外合資的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金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oration CICC)的評論說,此次教培行業的規範管理嚴格程度史無前例。

受監管新規影響,一些教育培訓機構的海外上市計劃將遙遙無期,教育行業的幾家知名初創公司將不得不暫停IPO計劃,其中包括估值高達155億美元的猿輔導。

中國財經類日報《21世紀經濟報道》7月23日的報道說,中國一名評論人士向該報表示,中共出台的新規「基本堵死了猿題庫、作業幫、VIPKID等企業的路」。

猿題庫是一款手機智能做題軟件,隸屬於猿輔導在線教育;作業幫為中國中小學生提供全學科的學習輔導服務,是中國中小學在線教育領軍品牌;VIPKID是在線青少兒英語教育品牌,擁有北美外教資源。

延展閱讀:江澤民時代教育產業化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國恢復高考,此後幾年,學校基本都是無償補課。然而到了上世紀90年代,補課慢慢變了味兒。

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任內(1989年-2002年),1993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文件,首次鼓勵和支持民辦教育。1996年6月,中共再次下發文件,稱「積極鼓勵和支持社會力量以多種形式辦學」。與此同時,中共也在召開的第三次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提出教育體質改革,即「教育產業化」。

所謂「教育產業化」,即中共鼓吹要像興辦工商業一樣興辦國民教育,要像辦企業一樣辦學校。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教育的產品必須商品化、市場化,並以盈利為目的。

當時,江澤民以「貪腐治國」為政策,被認為是其情婦的陳至立於1998年3月任中共教育部長後,教育產業化泛濫,中國的學校、教師等以各種名目賺錢,學費直線上漲。

中共出台的文件促進了校外培訓機構的發展,並催生了一大批教育機構。這批教育機構大多以一對一的家教服務起家,並逐步發展壯大。

2003年,中小學教育成為大陸僅次於房地產的第二大暴利行業。據一些教育專家保守估計,從1993年到2003年,教育亂收費從中小學生家長的口袋裏颳走了2,000多億元人民幣(約合309億美元)。

中國時政雜誌《中國新聞週刊》2004年7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曾披露,教育產業化使學校掙錢成為風氣。文章說,中共為了轉移自己向教育投資的壓力,一度提倡教育產業化,使教育掙錢成為中國學校的普遍風氣,並造成急功近利的社會環境。

中共在推行教育產業化政策後,中國學校裏的老師在課上不好好教課,把全部精力放在有償補課上,甚至故意在課上不講重點內容而是放到補習班上去講的現象,早已不是新聞。老師補課目的純粹是為了賺錢。

陳至立主管教育時期,中國學校的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高校濫發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大、中學院校風差,嫖、賭、抄三風在校園屢見不鮮。

陳至立還將教育當成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如中共2001年1月為嫁禍法輪功而導演偽造了「天安門自焚案」,陳至立曾意圖通過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對學生從小就灌輸仇恨和謊言。@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