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一份網傳的中共教育部「雙減」文件,讓在紐交所上市的三家中國補習巨頭,新東方、好未來和高途的市值瞬間蒸發160億美元。同時,也讓另外的補教市場巨頭「工作幫」、「猿輔導」在美國或香港上市的希望破減。

7月24日,這份網傳文件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佈(《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工作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所謂「雙減」,就是指「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工作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兩項內容。這個文件的內容等同於關閉了校外培訓機構的資本市場。

這半年來,中共教育部已經連續推出了多項舉措,例如不准高考復讀(重讀),不准補習、還有獨立學院改成職業技術大學等等,幾乎每一個規定都在學生和家長中引起震盪,而現在這個「雙減」,又引發了資本市場的大震盪。

風聲鶴唳 一份文件致千億資產蒸發

我們先看一看這個「雙減」文件主要內容,文件中提到,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學科類培訓機構資產。這意味著,義務教育學科類校外培訓行業將被大大壓減,並要嚴控過度資本化。

另外,文件還提到,外資不得通過兼併收購、受託經營、加盟連鎖等方式控股或參股學科類培訓機構。已經違規的,必須進行清理整治。

對補教機構來說,這份「雙減」文件,可能是一個滅頂之災。一位資本管理公司的經理認為,把這個行業變成非牟利性質,就等於徹底消滅這個行業。

那麼,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滅頂之災,大陸民辦教育機構是甚麼反應呢?

在24日,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率領有關校外培訓機構聯合發出了一個倡議書,新東方、好未來等120家全國性校外培訓機構都在其中,倡議書的第一條就是:深刻認識「雙減」重大意義,擁護中央決策部署。緊跟著的第二條就是,全面貫徹中共「黨」的教育方針。

在倡議書之外,新東方的董事長俞敏洪、好未來的創始人張邦鑫、高途創始人陳向東也都紛紛作出了個人表態,主要意思都是擁護和貫徹這個「雙減」文件。不過,這些表態可能也都是形勢所迫的無奈之舉。

據一位新東方的內部人士說,在不久前的一次內部會議上,集團的管理層就已經知道了教育培訓行業要經歷嚴打,已經開始談論公司的轉型問題,當時,還有人建議公司轉型做托兒所,據說,俞敏洪還在內部會議上掉了眼淚。

新東方在2006年,就赴美上市。早前,在2013年,俞敏洪曾經在一個採訪中提到,新東方上市之後,曾經的合夥人可以套現離開,剩下他為資本市場「一個人送命」。

到了2019年,俞敏洪又出了一本書,書名是《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在書中,俞敏洪提到他和團隊曾經經歷過的至暗時刻,甚至一度走在崩潰的邊緣。但沒想到的是,最暗的時刻其實那個時候還沒到來,現在,才是新東方真正的至暗時刻。

其實,早在「雙減」文件沒有真正落地之前,大陸各大教補機構已經是風聲鶴唳,「另找出路」已經成為行業共識。比如,高途在近期宣佈,將成人業務教育板塊定名為高途在線,涉及考研、英語、財會、留學等等課程。在高途之外,工作幫、網易有道也先後加碼了成人教育內容。而另一家K12頭部公司工作幫,在去年下半年時,也早就推出了專注成人教育的獨立品牌「不凡課堂」,包含財會、成人英語等課程。還有字節跳動,也上線了一款名為「不倦課堂」的新產品,主打教師培訓。

看上去,這些補教機構都想在成人教育市場發力,但是,從目前的成教市場情況來看,用戶生命周期短、續報率低,例如尚德機構、達內教育等職業教育機構,都一直虧損嚴重,大陸媒體還在報道中提到,虧損是這個行業的普遍現象。

受中國大陸監管風暴影響,7月26日,港股市場遭遇黑色星期一,恒指低開496點之後,跌幅加劇,股災單日狂瀉1129點,創今年以來低位。(宋碧龍/大紀元)
受中國大陸監管風暴影響,7月26日,港股市場遭遇黑色星期一,恒指低開496點之後,跌幅加劇,股災單日狂瀉1129點,創今年以來低位。(宋碧龍/大紀元)

我們再來看一看,在「雙減」文件推出後,市場的反映。截至美東時間7月26日,美股中概教育股繼續重挫,新東方下跌超30%;而港股,也迎來黑色星期一,A股教育股全線大跌,其中新東方全日跌幅達到47.02%。

中共打擊教育行業的背後原因

那麼,中共教育部在教育領域和資本市場做出這麼大動靜,難道真的是「全心全意」為了給中國的孩子們「減負」嗎?

有觀點認為,北京這一次對教育企業的整頓,和對中國網絡巨頭的整頓如出一轍,名義上是反壟斷、給學生減輕負擔,但實質上是為了打擊私有企業,搶奪民企的財富和資源,達到徹底消除獨立於中共之外的不安定因素的目的。

我們知道,中共做事,背後通常都有更隱晦的目的,聯繫之前中共在教育領域和資本市場的種種動作,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國的教育領域和資本市場,中共有多重考慮。

中共教育部在近期連續推出的幾項規定,讓考生和家長們異常焦慮。一個是,中國多個城市的教委發佈通知,要求普通高中不得舉辦復讀班。還有,關於中考,職業高中和普通高中將實行招生人數對半,同時,沒有考好的學生也禁止復讀。

我們也看到,各地方政府也在積極響應。首先是西南的4個省市,步調一致地率先執行。6月23日,是中國各地的高考放榜日,就放榜前幾天,重慶市教委發佈通知,禁止公辦普通高中招收復讀生,禁止開辦復讀班。而在重慶之前,雲南、貴州、四川等地,也已經在前年和去年時發佈過類似通知。

中考方面,包括遼寧、山西、陝西、江西等省市的教育局都已經先後推出了文件,禁止初中畢業生復讀中考。

可以看出,這些措施,最終目標都是為了控制大學生的數量,能夠讓更多學生去讀職業高中。這項重大調整,也說明中國多年來教育產業化的體制完全是失敗的,已經到了不得不加大力度糾正的地步了。此外,我們也說過,減輕學生負擔,然後讓家長們放心多生孩子,這也是其中的一個因素,因為中國的老齡化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沒有了勞動力甚麼都是空談。

從中共教育部這一連串的規定中,也可以看明白這一次的「雙減」文件,只是教育部配套行動中的一個環節而已。

中共將中學階段的學生進行分流之後,那麼大學方面呢?大家記得馬雲的「湖畔大學」嗎?

5月13日,中共教育部、民政部、公安局等8個部門,聯合發佈了一個規範「大學」、「學院」名稱登記使用的意見。與此同時,馬雲的「湖畔大學」也改名成了「浙江湖畔創業研學中心」。

「湖畔大學」的招生對象是企業決策者,馬雲曾表示,他對湖畔大學的期待是「要辦300年,希望在未來的30年,培養不超過3,000名企業家。」

300年?這麼長遠,但這在中共領導人的眼中是不可想像的。習近平的強國夢也不過從2035年開始。所以,馬雲的期待很可能落空,在中共收編科技巨頭、對教育領域大力整頓之時,民間誕生的企業家必須姓「共」的話,恐怕才能姑且存活。

那麼,還有一個更重要,但是不能拿到枱面上來說的原因就是,為了能夠長期把控國民的意識形態,中共不情願這些掌控了中國學生們資源的私有教育公司做大做強,洗腦教育只能由中共來做,而這些私有教育機構並不是「趙家人」,也就是說,它沒有資格給「韭菜」們洗腦,這方面的壟斷是中共絕不可能放手的。未來中國的學生們,可能只能看中共教育部要求看的書,只能學習中共教育部允許學習的東西,而未來的職業,也將會按照中共當局的需要而「被選擇」。

華爾街早已解讀中共佈局 準備轉戰港股

說完了中共的政策、政治領域,我們再從投資的角度看一看。

26日,港股經歷黑色星期一,大挫1129點,雖然多支教育股慘跌超四成,但是科技股也沒有倖免,騰訊、阿里巴巴、美團等都大跌。那麼,針對教育領域的一紙文件,怎麼也讓科技股集體重挫呢?有網民形象比喻,樹上有10隻鳥,你開槍打死1隻,那麼樹上還剩幾隻鳥?當然也只能是受到驚嚇了這個結局。

雖然政策的不確定性嚇跑了海外投資者,但其實,華爾街早已經開始調整對中概股的估值和策略。

23日時,摩根大通將新東方的美股價格,從19美元目標價格下調到了3.5美元。

26日,又有消息說,高盛預計「雙減」政策,將對中國K12課後輔導部門的產業結構和利潤有重大影響,也大幅下調新東方港股目標價,從之前的110港元,下調到28港元;而新東方在線目標價也從原來的10.5港元降到了3.9元,評級維持「賣出」。

其實,在中共出台具體政策之前,已經透露了未來中國資本市場的佈局。是甚麼呢?

7月16日,中共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提到,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始終流淌著紅色血脈。這句話,其實已經點明了,未來中國資本市場的玩家只能是中共、是紅色資本。而華爾街的投行們已經對易會滿的意思做了解讀,並調整了中概股策略。這一點從對中概股的估值調整就可以看出來。

26日的港股大跌,反映出政策的不確定性嚇跑了海外投資者,導致資金撤離。投資者之前沒有考慮政策影響,也就是政治風險,但是,目前政策的不確定性,讓資本首要選擇避險。

不過,中概教育股的震盪,可能還只是更大震盪的局部。我們知道,目前滴滴事件還在審查中,一些科技類企業仍在被輾壓中,在中美關係進入新階段,但結果尚未明朗之前,中國和香港市場或許還會有大震盪。

我們看到,因為中共的無常,常常是一紙紅頭文件,一個行業就此落寞。現在,華爾街的大佬們也越來越領教了中概股的無常。美國CNBC財經電視台主持人前不久也在節目中說,滴滴出行在首次公開招股後的失敗,可能會永久改變美國投資者對在華爾街上市的中國公司的態度。並強調說,如果誰在這之後購買中國股票,誰就是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