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3日7時多,長400米、比埃菲爾鐵塔還長的22萬噸巨型貨輪「長賜」號(Ever Given,長賜輪),滿載著2萬個貨櫃,由於強風等因素,船頭、船尾都卡在了蘇伊士運河兩岸,攔住了整個河道。消息傳來,全球震驚。

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是聯通歐洲與亞洲的黃金水道,每天平均有330萬噸貨物和50艘船通過蘇伊士運河,這佔了歐洲海運出口量的70%以上,全球海運貿易量的15%左右,全球10%的石油是經過這條運河運輸的。堵塞一天就意味著5.5萬個貨櫃延遲交付。

埃及政府最初說,也許2天就能疏通河道,但持續 5天才有移動跡象,此時運河上被堵塞的貨輪已高達321艘。

這被認為是該運河150年歷史上出現的最嚴重擁塞事件,是會被寫入史冊的大事。

埃及政府:巨輪擱淺事件不排除人為因素

埃及當地時間3月27日,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奧薩馬·拉比耶(Osama Rabie)在記者招待會上說,強風和沙塵暴並不是導致事故的唯一因素。他說,「這類複雜問題會有多種因素,可能會是技術故障,也有可能是人為失誤。在調查結束前,我無法確定準確原因。」

拉比耶說,目前在蘇伊士運河大苦湖北面和南面等待的船隻達321艘,光卡在運河上的貨櫃價值就高達120億美金(約合785億元人民幣),埃及方面為它們提供了必要的後勤服務。

他表示,「這艘貨輪的脫困工作存在巨大困難,主要問題是貨輪體積過大,漲潮以及土壤過於堅硬。」

他還表示,目前疏浚工作已經完成,開始用拖輪將貨船拖離。

此前,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重新開放了一段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份船隻,但這條航道只能通行較小的船隻。

堵塞幾天 全球多個商品開始漲價

蘇伊士運河堵塞,影響到多種商品的全球供應。

至少有16艘滿載原油和精煉燃料的油輪被捲入了這場交通堵塞中。自運河關閉5天後,WTI原油價格上漲了3.9%。液化天然氣價格也已經開始上漲,而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指出,運輸延誤可能會影響到人們在網上訂購的所有物品。

工業用基礎金屬也受到波及,特別是鋁價。3月26日,LME期鋁收漲52美元,重新逼近逾兩年半高位。另據彭博社報道,堵塞可能導致咖啡、衛生紙缺貨。

去年下半年以來,國際海運市場受貨櫃短缺、貿易復甦等因素影響,運力本已經十分緊張,海運價格已處於高位。蘇伊士運河堵塞無異於向海運市場「傷口上撒鹽」。

天文數字的損失:每小時4億美金

這次事故會造成多大的損失,不同機構給出了不同的預測。

裕利安宜信用保險的分析師波塔(Ana Boata)預測,「蘇伊士運河此次堵塞每天給全球經濟造成的損失最高能達100億美元(相當於600多億人民幣)。」

據航運數據和新聞公司勞埃德船級社(Lloyds)的清單,「貨輪堵塞蘇伊士運河造成的貿易損失,約為每小時4億美元(約合24億元人民幣)。」

德國保險巨頭安聯集團估算,「蘇伊士運河堵塞或令全球貿易每周損失60億美元至100億美元。」

綜合多家媒體,根據埃及方面所述,疏通工作或進行幾周,因此不少貨輪開始改道,即繞道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然而這會增加航行時間和費用。

通常情況下,貨船從蘇伊士運河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約需12天,而繞道南非好望角則需41天,航程增加約1萬公里,且額外花費約50萬美元。

自運河堵塞以來,一些地區的油輪租船費率已經攀升,從中東到亞洲航線的郵輪租用費用已經跳漲了47%。

27日船尾挪了17米  28日船頭移動

3月27日,就在運河管理局的記者會之後,運河的世紀「大堵船」開始傳來好消息:船尾可以動了!

據《今日埃及》(Egypt Today)報道,當地時間27日,「長賜」號開始移動,船隻已經向北移動了17米。有積極的跡象表明,由於當天的漲潮,被擱淺的巨輪將很快重新漂浮。救援人員已經能夠移動船尾,並成功使舵和螺旋槳工作。

等到了28日,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埃及救援工程師已經部份解除了楔住蘇伊士運河的楔形船,而拖船目前正在努力改正長賜號的方向,「這可能很快會重新開放重要的貿易路線並結束全球供應中斷的日子」。

負責水道的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拉比耶29日表示,拖船從運河東岸撤下了「長賜」號船頭,「我們還沒有完工,但是已經移動了」。

他介紹說,「長賜」號的船頭被卡在了巨石和淤泥中,他們打碎了巨石,才得以讓巨輪獲得自由,這過程中,他們清理的數十萬立方呎的沙子,工作量很大。

即使幾天後「長賜」號順利開出了運河,那些積壓的船隻也至少需要幾天時間來解決。在正常情況下,運河每日最高限額為106艘船。

誰來為事故買單?31億美元恐不夠賠

據埃及多家媒體報道,埃及當局正考慮對被卡在運河上等待通過的船隻給予賠償,並未透露更多細節。正常情況下,一艘貨輪從蘇伊士運河穿行,需要交給埃及政府50萬美元以上。

事發時「長賜」號上有兩名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領航員,是他們在駕駛巨輪,但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航行規則規定,發生任何事故,負責任的為船主而非領航員。

面對昂貴的延誤交付的賠付等巨額損失,誰來承擔責任?美國多家主要媒體紛紛報道說,這將是一場推諉責任的大戲。

綜合多家媒體,卡在運河中的「長賜」號和其它船隻上的貨物的所有者將向各自的保險公司尋求賠償,這些保險公司會向「長賜」號的船東提出索賠,而該船船東則會向它的保險公司尋求保護。

由於「長賜」號是國際保賠協會集團(P&I Club)的一員,其日本船東Shoei Kisen Kaisha可能可以從該協會獲得總計31億美元的責任保險。

但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這是否足以彌補堵在運河內300多艘船舶的損失。

對此有外界普遍認為,俄羅斯和美國可能成為這次堵塞事件的贏家。挪威能源諮詢公司雷斯塔德(Rystad Energy)的分析觀點,由於從中東進口的液化天然氣(LNG)受到蘇伊士運河堵塞的限制,俄羅斯能通過管道供應的天然氣可以為歐洲提供一些靈活性。美國也可以從中受益,因為其出口LNG的船運可以比從中東繞道非洲的船隻更快地到達歐洲。

而中共官媒澎湃新聞則稱,中歐鐵路也會受益,不過,中歐鐵路不但價格比海運貴很多,而且基本是滿負荷運行了,不太可能因為蘇伊士運河堵塞而增加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