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樓發言人3月28日表示,貨櫃輪船擱淺導致的蘇伊士運河停航,可能會影響美國軍艦的過境。

這艘超過1000呎長的長賜號(Ever Given)貨輪,是世界上最大的貨輪之一,在23日的大風中偏離航道,船身打斜擱淺在運河南段,使航運交通完全停止。蘇伊士運河位於埃及,可使船隻從印度洋直接航行到地中海。如果不經該運河,船隻必須繞過南非的好望角,增加數千英里的航程。

國防部發言人沒有詳細說明,蘇伊士運河停航給美國軍艦帶來的具體影響。

「我們不會談論具體的作戰影響。蘇伊士運河是一個重要的海上咽喉(choke point),暫停通行的時間越長,對民用和軍事轉運的影響就越大。然而,在任何長時間的封鎖中,我們都有能力制定替代方案來減輕影響,並支持我們在美國中央司令部責任範圍內的行動。」海軍公共事務官員麗貝卡·瑞巴里希(Rebecca Rebarich)28日對《國會山報》(The Hill)說。

《大紀元時報》已聯繫該機構請求置評。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主席奧薩馬·拉比(Osama Rabie)28日表示,有超過369艘船隻等待通過運河,包括散貨船(Bulk carriers)、貨櫃輪(container ships)、油輪(oil tankers)等。

拉比說,受堵塞影響的托運公司可能會得到折扣。他還表示,他相信調查會表明運河不是造成長賜號擱淺的原因。

「從昨天和前天的情況來看,有一些積極的跡象」,拉比告訴埃及國家電視台(Egyptian state TV),「舵原本無法移動,現在可以移動,螺旋槳現在可以運作了,船頭下原本沒有水,現在有水了,昨天船頭和船尾移動了4米。」

SCA周末也發表聲明稱,該船體前方約有2.7萬立方米沙子已被移除,但船體打斜。

世界上約15%的航運量,必須經過蘇伊士運河,而蘇伊士運河是埃及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目前的停航,使埃及每天損失1400萬~1500萬美元。

油輪的運費在船舶擱淺後,已幾乎翻了一倍。航道堵塞已擾亂了全球供應鏈,對正在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封鎖限制的公司來說,可能造成代價高昂的延誤。如果堵塞持續下去,托運公司可能會決定改道好望角,從而增加約兩周的行程和額外的燃料成本。#

路透社對這一報道作出了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