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海運的巨型貨櫃船在埃及蘇伊士運河擱淺,導致這個世界上最繁忙的貿易航道之一癱瘓。分析師3月26日表示,這艘巨輪阻斷了狹窄航道的貨物流通,這將給全球供應鏈增加壓力。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表示,歐洲的製造業和汽車業,包括汽車供應商,將受到最大的打擊。

這艘400米長的貨櫃船「長賜號」(Ever Given,長賜輪)自23日以來一直被困在蘇伊士運河中,導致超連結歐洲和亞洲之間最短的海上通道的貨櫃交通中斷。這些貨櫃運輸貨物、零部件和設備等。

儘管解救工作仍在進行,但打撈專家警告說,這一過程可能需要數周時間。

據路透社報道,每年約有30%的全球貨櫃運輸量通過該運河。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的分析師表示,當堵塞現象持續存在時,被切斷的貿易路線可能會影響全球約10%~15%的貨櫃。

「非常高的消費和工業需求,全球貨櫃運力的短缺,以及全球貨櫃航運公司服務可靠性的低下……使得供應鏈極易受到哪怕是最小的外部衝擊。」分析師們在26日的一份說明中說。

「在這種情況下,這次事件(發生)的時機再糟糕不過了。」他們說。

歐洲製造業和汽車業受衝擊最大

諮詢公司IHS Markit的格雷格·諾勒(Greg Knowler)表示,由於歐洲進口商的大量需求,亞歐貿易航線上的船舶利用率已經處於滿負荷狀態,歐洲的碼頭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相關措施而出現勞動力短缺。

該諮詢公司在一份說明中補充說,空貨櫃的延遲返回將進一步加劇當前的貨櫃短缺情況。

他們補充說,蘇伊士運河也是美國進口商從東南亞和印度進口諸如鞋類和服裝等製成品的首選路線。

現在,船隻將可能不得不沿著南非好望角的更長路線行駛,這將使他們的旅程增加大約7至10天的時間,也將推高成本。

因此,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表示,歐洲的製造業和汽車業,包括汽車供應商,將受到最大的打擊。

分析師解釋說,這是因為這些領域採取的是「及時化」(Just in time)採購方式,也就是說他們不囤積零部件,只有夠在短時間內使用的庫存,而且,他們是從亞洲製造商那裏採購零部件。

「即使(巨輪擱淺)情況很快得到解決,港口擁塞和已經受限的供應鏈進一步延遲也是不可避免的。」分析師們說。

他們補充說,其它運輸方式並不可行,由於全球航空旅行的減少,航空貨運能力已經很緊張,而中國和歐洲之間的鐵路運輸量有限,已經接近飽和。

「我的看法是,這將在短期內給全球很多國家和行業帶來問題。」新加坡國立大學經濟學教授蘇米特·阿加瓦爾(Sumit Agarwal)說。

解救工作仍在進行 脫淺可能需數周時間

蘇伊士運河26日加緊努力,解救被卡住的「長賜號」,以期結束運輸堵塞局面。這宗事件使得油輪的運費飆升,並擾亂了從穀物到嬰兒服裝的全球供應鏈。解救巨輪的工作可能需要數周時間,而且由於天氣狀況不穩定,解救工作變得更加複雜。

「長賜號」的船東Shoei Kisen否認了有關其目標將在27日晚上前脫淺的新聞報道,稱讓船重新浮起的努力正在進行。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說,一旦船頭的2萬立方米沙子的疏浚工作完成,將立即恢復用拖船使該巨輪脫困的努力。

SCA表示,歡迎美國提供幫助。土耳其還表示,在安卡拉最近推動與埃及在多年的敵意後修復關係的情況下,可以派船前往運河。

對油價會有何影響

據路透社的一位目擊者稱,26日上午在塞得港(Port Said)岸邊可以看到大約二十多艘船。

由於擔心「長賜號」需要數周時間才能脫淺,油價26日上漲。Refinitiv的船運數據顯示,油價26日漲幅超過3%,因為自23日以來,共有超過30艘油輪在運河兩岸等待。

不過,分析師表示,這些延誤正值原油和液化天然氣季節性需求低迷之際,這可能會減輕對價格的影響。此外,歐洲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衝擊,正在進行新一輪封鎖之際。

布蘭特原油(Brent crude)在25日下跌3.8%後26日上漲2.12美元(3.4%),至每桶64.07美元,美國西德薩斯中間基原油上漲2.16美元(3.7%),至60.72美元/桶,此前一天暴跌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