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長榮海運的巨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長賜輪)好像一條擱淺的鯨魚,牢牢地卡在蘇彜士運河(又譯蘇伊士運河)的南北通航方向,並在近三天的解救工作後仍幾乎紋絲不動。周四(3月25日),蘇彜士運河管理局被迫宣佈暫時停止通航,打撈公司估計大約數周才能將巨輪釋放。

目前,八艘拖船正努力營救卡在河道南段的「長賜」號巨型貨輪,該船長400米(430碼),寬59米,重22萬噸,好比躺下的曼哈頓「帝國大廈」,那幾艘拖船與這個龐然大物相比,顯得相形見絀,它們的努力好比「蚍蜉撼大樹」。

在過去24小時內,「長賜」號的GPS信號顯示,其位置僅發生了「微小的變化」。

全球近三成的貨櫃輪每天要通過193公里長的蘇彜士運河,相當於全球貨貿量的12%。現在這個連結歐亞大陸的、世界上最繁忙的石油和穀物運輸通道之一,就這樣被一艘巨輪牢牢地堵塞。

蘇彜士運河暫時停止通航

該船於周二早晨在大風和沙塵暴的影響下,被卡在了運河的南部河道。正在打撈的荷蘭公司Boskalis的行政總裁貝爾多夫斯基(Peter Berdowski)告訴媒體,「根據情況,我們不排除可能要花幾周時間。」

貝爾多夫斯基說,「長賜」號船首和船尾已被抬高,抵靠運河的兩側,「這像一條巨大的擱淺的鯨魚。它在沙灘上的重量很大。我們要把卸掉貨櫃、卸掉水和油、拖船、挖沙等各種營救方法結合起來。」

蘇彜士運河管理局(SCA)昨天還允許一些船隻進入運河,希望這些船隻可以在河面暢通後繼續通行,但周四宣佈,該運河已暫停通航,預計這將進一步讓全球貿易受挫。航運專家說,如果在未來幾天內仍然堵塞,一些運輸船隻可能要重新安排路線,這將使他們旅程增加大約一周時間。

歐洲最大港口、鹿特丹港口發言人萊昂‧威廉姆斯(Leon Willems)說:「西歐的每個港口都會感受到這種影響。」「當這些船隻到達歐洲時,不可避免地會有更長的等待時間。」埃及的里斯社(Leith Agencies)說,目前共有156艘大型運送石油、天然氣、穀物、各種散貨的船被塞住,這是多年來出現的最嚴重的世界船運堵塞之一。

自從疫情以來,世界貿易深受船運取消、貨櫃短缺和港口裝卸速度下降的影響,現在這場堵塞,可謂雪上加霜。

幾個國家成立特殊救援小組

台灣長榮公司表示,長賜輪的船東「日本正榮汽船株式會社」(Shoei Kisen KK)已經僱用了荷蘭公司Smit Salvage和日本Nippon Salvage,他們將與蘇彜士運河管理局合作,共同研究營救計劃。

「長榮航空公司將繼續與船東和蘇彜士運河管理局協調,用處理最緊急的方式進行處理,確保儘快恢復航行,並減輕後續影響。」長榮航空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由於船舶是包租的,因此對搶救工作中產生的費用、第三方的責任、或可能產生的維修費用,都是船東的責任。」

「日本正榮汽船株式會社」周四還對「長賜」號被困蘇彜士運河表示抱歉,正在努力解決問題。該公司的英文聲明中說:「事件引起了極大的擔憂,我們深表歉意。」聲明說使「長賜」號再次浮起「極其困難」,但不會因為擱淺而造成人員傷亡或漏油。

船東說船上有25名機組人員,全部都是印度國籍。這艘船上滿載著2萬個標準貨櫃,原計劃從中國運往歐洲。

業內消息人士周三說,「日本正榮汽船株式會社」和這艘船的保險公司面臨的索賠總額為數百萬美元,即使「長賜」號能立刻被救出,他們也會面臨天價索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