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外國語大學近日透過校園內部選拔學生資訊員,選撥信息公開表明職責是收集上報涉及校園安全穩定的,懂少數民族語言的學生可優先聘用,由公安局按勞撥付酬金和獎金。被理解為便於監視少數民族和外國留學生的舉措。

大陸已實行全民監控,連留學生都逃不過。位於重慶的四川外國語大學保衛處3月8日在校內發布書面通知,計劃在每個學院招募三名“校園安全資訊員”, 通告內容,招募對象僅限於大二、大三和研一的學生,並強調黨員、學生幹部、懂小語種、家庭貧寒的應聘者優先。酬金和獎金則由重慶市公安局撥付。

四川國際民生主義思想創始人李紅宇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這是最不好的一種做法,我們中國人這種互相猜測互相舉報沒有信任,不能堂堂正正不能開開心心自由的說心裏話,生怕被舉報、被抓把柄,這實際上就是沿襲了文革的一種形式,對我們民族是一種非常大的傷害行為。」

他認為,這不是一種好的行為,人與人之間會有一種認可的思想,學校搞出這個東西封殺了學生言論的合理性與合法性。完全被他們(政府)禁錮,搞得太厲害了。

李紅宇先生說,「好事不做盡搞一些歪門邪道的陰謀詭計,愚弄我們,控制我們,表面弄得冠冕堂皇,這是最卑劣的監控“小語種”留學生,這都是違法的行為,即使學校的保安也是沒有這個權力的。」

李紅宇先生還表示,這個政權本身就沒有法制,是為所欲為,各種侵害與違法行為都得不到治理,更得不到控制,為所欲為習慣了。「我能說出這個話是親身體會,不是胡言亂語更不是空穴來風。」他這樣說。

北京的軼弘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從13年以後一直搞這個東西(監控),這都全民監控,還不僅僅是學生,13年的時候所謂的“五毛”就超過200萬人了,包括監獄的囚犯、在校生,包括公務員等等,最初是向團委匯報,在“赤共國”已經快10年了。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監控無所不在,電話竊聽的方式早在毛時代就有了,共產黨一脈相承的,只不過平定(習近平)登基以來把它推到極致了,主要包括軟件系統監控,包括很多維度的。招收信息員只是人際間的監控,是一個維度,它(中共)的維度至少涉及27個維度呢,你比如說攝像頭、手機、郵件、還有你的銀行賬戶,微信、微博,兼職的、專職的等等,赤共的監控無所不在。」

記者撥打招聘負責選拔工作的保衛處老師李某,手機一直沒人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