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10月14日)抨擊了社交媒體巨頭面書和推特,稱他們限制《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關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的腐敗的報道。

據路透社(Reuters)報道,特朗普在一條推文中寫道:「太可怕了,面書和推特刪除了紐郵帳號@nypost公佈的關於『瞌睡蟲喬 』(Sleepy Joe Biden)及其兒子亨特(Hunter)的『確鑿證據』的電子郵件的報道。」

據「霍士財經網網」(Foxbusiness)報道,《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在互聯網平台上報道了關於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顧問之間的電子郵件。但該報道遭到了面書和推特的刪除和封殺。

據這個2015年的電子郵件顯示,烏克蘭布利斯馬(Burisma)能源控股公司的顧問瓦基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感謝亨特・拜登「給了他一個機會」,讓他會見了當時的美國副總統喬・拜登。

然而,這位前副總統此前一再聲稱,他「從未和兒子談論過他的海外商業交易」。

面書對此回應稱,它將依靠其事實核查夥伴來確定這個報道的合法性,但在此之前,它正在採取措施壓制它的傳播。

面書發言人安迪・斯通周三在推特上寫道:「雖然我有意不將之與《紐約郵報》相聯繫,但我想明確的是,它的這篇報道需要接受由面書的第三方事實核查合作夥伴進行的事實核查。」「在此同時,我們正在減少它在我們平台上的發佈傳播。」

在霍士新聞頻道(Fox News)報道了此事之後,推特就此發表了一份聲明,稱根據該公司的「遭黑客攻擊材料的政策」(Hacked Materials Policy),推特對這篇文章採取了行動,並正在阻止該帖子在其平台上被分享。

一位發言人表示:「根據我們的遭黑客攻擊材料的政策,以及我們封鎖網址的方法,我們正在採取行動,封鎖推特上任何與這個有問題的材料相關的超連結或圖片。」

霍士新聞多次試圖通過直接短信發送一篇文章給另一個用戶,文章的題目為「實錘電子郵件揭示亨特・拜登如何介紹烏克蘭商人與副總統爸爸接頭」,但不斷遇到同樣的「發送錯誤」信息。

周三下午,《紐約郵報》商業記者挪亞・曼斯卡(Noah Manskar)透露,由於關於拜登的報道源於所謂的「黑客」信息,該報社的發佈報道的官方推特帳戶已被封鎖。

他寫道,「《紐約郵報》的主要推特帳戶(@nypost)也被鎖定了,因為關於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報道違反了所謂『傳播黑客材料』的規定。」

《紐約郵報》專欄編輯蘇赫拉布・阿馬里(Sohrab Ahmari)在周三的一條推文中也批評了社交媒體巨頭公司的這一舉動,他說:「這是一次科技巨頭的信息政變。這是一場數字領域的內戰。我是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紐約郵報》(The New York Post)的編輯,卻無法發表我們自己的報道,詳細描述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腐敗行為。」

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喬希・霍利——一位科技巨頭公司的堅定批評者——周三給面書發了一封信,詢問該公司對該問題的決策。

霍利在信中寫道:「這次公開干預看起來是具有選擇性的,這表明面書存在偏袒行為。」「你們努力壓制發佈揭露總統候選人的潛在的不道德行為的內容,並引發了一些其它的問題。我希望對此立即得到回應。」

周三,拜登2020年總統競選團隊對《華盛頓郵報》的報道作出回應,稱這位前副總統「執行了美國對烏克蘭的官方政策,沒有參與任何不法行為」。

但據報道,拜登此前曾親口承認,他利用了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為其兒子就職的烏克蘭公司,對烏克蘭政府進行了威脅。2018年1月,拜登在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次活動中說,他去了烏克蘭,並計劃宣佈一項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

拜登說:「我得到了當時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Poroshenko)和當時的烏克蘭總理亞采紐克(Yatsenyuk)的承諾,他們會對那名國家檢察官採取行動。但他們沒有。」

「所以,他們說他們已經——他們正要出去,開始一個新聞發佈會。我說,不,我不會——或者,我們不會給你10億美元。他們說,你沒有權力。你又不是總統。我說,這是總統說的,可以給他打電話。」

「我說,我告訴你,你得不到那10億美元。我說,你不會得到10億美元。我將馬上離開這裏,我想大概還有六個小時。我看著他們說,我六個小時後就要走了。如果這個檢察官沒有被解僱,你就拿不到錢。好吧,狗娘養的,他被解僱了。他們當時安排了一個可靠的人。」

據《紐約郵報》報道,這些郵件出現在2019年送到一家修理店的手提電腦的硬碟裏。並補充說,硬碟的一份拷貝最終落到了特朗普總統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律師羅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手中。

前紐約市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對洩露的拜登郵件和總統選舉進行了評論,稱針對拜登的調查可能將是本世紀以來最高級別的醜聞。

據相關數據顯示,美國大型科技企業員工捐給拜登競選團隊近500萬美元,捐給特朗普的不到2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