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15日,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自從特朗普總統在10月2號宣佈自己檢測中共病毒呈陽性開始,大眾輿論就在說這是美國大選年的「十月驚奇」。但隨著特朗普迅速康復,然後解密了有關「通俄門」、「希拉莉電郵門」的文件,國務卿蓬佩奧也解密了希拉莉3萬多封曾經被刪除的郵件,眾院議長佩洛西甚至還利用「罷免總統」這個極其敏感的議題炒作了一把。

很多人開始發現,十月的驚奇一個比一個來得猛烈,這個「驚奇」的前面,應該要加上「系列」才夠準確。

而就在10月14日,這個「系列」又被添加了迄今為止最重磅的一個爆炸性新聞:拜登小兒子亨特·拜登的電子郵件被《紐約郵報》曝光,再次牽扯出了拜登父子與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利斯瑪之間的腐敗內幕。

拜登父子醜聞 掀超級風暴 左媒沉默

在距離總統大選投票日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候,拜登父子爆出這樣的醜聞,其震撼性是可想而知的。《紐約郵報》的報道發表後,左媒幾乎清一色選擇了沉默。

非常有意思的是,彭博社是第一家對此進行報道的自由派媒體,也就是左派的媒體。但在拜登陣營發出聲明否認相關郵件曝光的內容後,彭博社馬上修改了自己的報道,轉而渲染拜登的這份聲明。

然而在社交媒體上,這條新聞卻急速掀起了一場超級風暴。這場風暴的力度可能是自美國出現社交媒體以來最強級別,因為推特和面書都不約而同開始了規模空前的刪帖封號,不但大量轉發《紐約郵報》的帖子被屏蔽,連《紐約郵報》編輯的帳號,白宮人氣美女發言人麥克納尼的帳號都被凍結,相關推文被刪除,以至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參議員霍利都發帖強烈譴責推特和面書鉗制言論自由的審查行為,並催促儘快廢除230法案,好讓大眾可以有權起訴這些社媒巨頭。

這場圍繞拜登父子黑幕的信息戰,甚至已經被很多美國民眾形容為一場數字內戰。可見這場風暴給美國社會帶來的衝擊有多大。

下面我們先簡要介紹一下這條新聞的來龍去脈。為了方便朋友們的理解,我們分別用拜登與亨特來稱呼他們父子倆,這樣便於大家分清誰是誰。這是一個極富戲劇性的故事,也是一個經典的坑爹的故事。

亨特坑爹 神秘電腦修復

這場席捲全美的輿論風暴,起源於一台因進水而損壞的MacBook Pro蘋果手提電腦。這台電腦在2019年4月被送到拜登家鄉特拉華州的一家修理店。

店主修復了這個電腦,但非常奇怪的是,送來這個電腦的顧客一直沒有來取回他的電腦,也一直沒有支付維修費用。店主多次試圖聯繫這位顧客都沒有成功。在超過維修協議書規定的期限之後,店主根據協議獲得了對電腦的處置權,於是他進入了電腦硬碟,發現了大量有關亨特·拜登的令他目瞪口呆的內容。

店主說他無法確定這名顧客是亨特·拜登本人,但電腦上有博·拜登(Beau Biden)基金會的貼紙,這個基金會是以亨特已故的哥哥、前特拉華州司法部長的名字來命名的。

鑑於電腦內容的敏感性,這位店主先自己複製了硬碟中所有內容,然後向聯邦調查局通報了電腦和硬碟的存在,隨後聯邦調查局於去年12月拿走了電腦硬碟。

而店主這邊也沒閒著,他把自己複製的硬碟交給了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律師科斯特洛。最終,《紐約郵報》在昨天曝光了這個電腦硬碟其中一部份郵件和照片,瞬間釀成了又一個因為維修電腦而引發的超級風暴。

電腦郵件有些甚麼?

截至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已經曝光的重要信息顯示,2015年4月17日,烏克蘭最大的天然氣公司布利斯瑪(Burisma)排名第三的高管瓦迪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在發給亨特的一封郵件中,透露了外界從未知曉的他跟拜登的一次「密會」。

這封郵件寫道:「親愛的亨特,感謝您邀請我到DC,並有機會見到您父親,共度一段時光。」這封電子郵件寫道,「這讓我感到榮幸和愉快。」

另一份較早的郵件是在2014年5月12日發出的,當時亨特剛加入布利斯瑪公司董事會不久,在這封主題為「緊急問題」的郵件中,波扎爾斯基迫切希望亨特利用他的政治影響力來幫助公司。

與這些郵件同時曝光的還有一段長達12分鐘的不雅影片,裏面顯示亨特吸毒和色情的錄像,此外還有大量色情圖片。

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10月14日下午在推特發出影片說,他手裏至少有超過1千張的照片,包含了極度不雅甚至涉嫌違法的內容,這些都會在接下來的5天內曝光給美國民眾。而更驚人的信息是,朱利安尼說中共同樣擁有這些材料,而且已經有很長時間了。

證明拜登撒謊?

我們都知道,拜登父子捲入烏克蘭腐敗醜聞已經不是一兩天了,相關內情在特朗普遭受(與烏克蘭總統的)「電話門」彈劾的時候就已經傳得沸沸揚揚。那麼,《紐約郵報》的這篇報道和過去的爆料有甚麼不同呢?這些郵件如果被證明了真實性,其對拜登的大選會產生甚麼樣的衝擊?拜登是否有可能會因此而被調查甚至退出大選呢?我們下面就來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首先,這個爆料毫無疑問對拜登造成了重創。這一點我們從社交媒體史無前例的、如同中共一樣的刪帖封號就能得到旁證。

拜登過去在面對亨特與烏克蘭公司腐敗醜聞的質疑時,多次公開為自己申辯,說「從未與我兒子談論過他的海外業務往來」,也多次否認他們父子涉及布利斯瑪的任何利益衝突或不法行為。

2018年,拜登在外交關係委員會的一次談話中證實,自己曾經在2015年以扣留美國付給烏克蘭10億美元的貸款相威脅,對烏克蘭總統和總理同時施壓,要求他們解僱總檢察長維克托·肖金,理由是肖金涉嫌腐敗。

但肖金2016年3月在法庭提供的證詞說,真相是他當時正在領導一個對布利斯瑪控股公司貪腐案的調查,而拜登的兒子亨特是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烏克蘭政府告訴他,拜登對他的調查很不高興。

這次曝光的郵件以確鑿的證據顯示,拜登在撒謊。《紐約郵報》的報道標題中使用了「Smoking-gun」(冒煙的槍)這個詞彙,就是想說明,這可以說是最強有力的間接證據,能夠證明拜登利用權力干涉了烏克蘭的司法調查來保護自己的兒子。

證明拜登違法?

這樣一來,就帶來了第二個問題:雖然這個證據屬於「冒煙的槍」,但畢竟還沒有抓到拜登開槍的現行,還不能算直接證據,那麼這樣的證據,能夠證明拜登違法嗎?

我們客觀地說,如果證據的曝光只是到此為止,那麼的確還不能夠肯定的說拜登違法了。因為這些郵件即使證明了拜登對亨特的腐敗是知情者,證明了他此前的種種辯解都是撒謊,但說到底這只是一個道德問題,還暫時夠不上違法犯罪問題。

也就是說,現在我們看到的爆料,暫時還不能證明亨特的腐敗問題與拜登動用權力施壓開除烏克蘭檢察長的問題之間,有非常直接的聯繫。因為拜登即使被證明和布利斯瑪公司的高管波扎爾斯基有過見面,他完全可以說我只是和我兒子的朋友聊了一下紐約的天氣,研討了一番咖啡的味道,你們如何能夠證明我干涉了烏克蘭的內政呢?我過去否認這些事情只是因為我年紀大了記憶不行了等等。

事實上,我們看到現實中拜登的口風的確也在轉變。10月14日上午,拜登陣營對《紐約郵報》報道的第一個回應是拜登根本沒見過「亨特郵件」提到的這個布利斯瑪公司的高管;但在傍晚的時候,拜登陣營發佈的聲明改口說,不排除拜登與波扎爾斯基有某種非正式的互動。

很顯然,拜登團隊是經過對輿論形勢精心評估之後做出了這樣的改變。因為朱利安尼等人拋出第一部份爆料的時候,同樣會預判到拜登第一時間的否認,所以會留有後手。如果拜登一口咬死就是沒見過,很可能在接下來的爆料中被一劍封喉。

參議院開始調查

第三個重要的問題,是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10月14日公開表示,他們已經對這些電子郵件開始進行調查。那麼,這個調查對拜登究竟會帶來甚麼樣的影響呢?這要分兩方面看。

一方面,如果這個調查發現了問題,該委員會有權召開聽證會傳召拜登,他不得拒絕出席。如果拜登在聽證會上被發現有撒謊的行為,他會面臨一個巨大的風險,就是委員會可能會認為他涉嫌偽證罪而將該結論以書面方式發送給司法部,建議對拜登提起刑事起訴。

如果出現這樣的結果,拜登的命運就會由司法部長巴爾來決定,因為司法部會根據委員會的結論來進行自己的調查,然後再決定是否對拜登提芝士法起訴。

另一方面,如果拜登怕說錯了對自己不利,他可以援引憲法第5修正案來保持沉默,但那樣等於接受公眾和輿論的集體審判,他雖然有可能躲過牢獄之災,但將徹底毀了他的聲譽,面臨事實上的身敗名裂的後果。

從這個角度看,該委員會啟動對亨特郵件的調查,無論如何對拜登都是他絕對不願看到的壞消息。

不幸的是,拜登的厄運還不止於此。

烏克蘭還有一顆定時炸彈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拜登兒子在美國親手埋下的地雷被引爆了,而且一炸就是連環爆。但很多人都沒注意到的是,在遙遠的烏克蘭,還有一顆定時炸彈在蓄勢待發。

2020年6月,烏克蘭執法人員曾經截獲了一批總額為600萬美元的贓款。當地檢察官指出,這些鈔票的一部份是為了賄賂烏克蘭的一名反腐敗調查員,讓他撤銷對天然氣公司布利斯瑪創始人的貪污指控。亨特·拜登再次出現在這個案子中。

9月30號,當地檢察官指控布利斯瑪使用了高達90萬美元的現金賄賂拜登父子。布利斯瑪的代表在烏克蘭佩徹斯克地區法庭上對該數目提出異議,但承認了賄賂拜登和亨特的事實,並當庭提交了相關證據。

而最新的消息是,美國駐基輔大使館一直在與烏克蘭執法部門密切合作。一些使館工作人員已多次與烏克蘭警方交談或提供文件。

這個案子無疑會成為此次拜登醜聞的又一個巨大不確定因素。如果烏克蘭佩徹斯克地區法庭對此案定案,美國司法部就可能獲得相關證據,從而對拜登父子提起司法訴訟。

所以,我們現在看到拜登面臨的局面,是一個雙殺局,是一個雪上加霜的局面。

對拜登大選的影響

最後再說說這個事件對拜登大選的影響。

毫無疑問,這個事件對拜登的打擊肯定是巨大的,但只要拜登在大選前沒有被司法機構定罪,他就不會被強制退出大選。從另一個角度講,他形勢越不利,反而越會堅持參與大選,因為如果萬一他能夠當選總統,他將得到豁免保護,共和黨要扳倒他只能通過彈劾程序,難度會大了很多。

目前亨特郵件這個事件還在持續發酵中,朱利安尼已經在推特預告,在自己的個人網站準備了1~7集的爆料,將包括拜登犯罪家庭勒索數百萬美元賄賂的所有證據。所以未來的發展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不過在我看來,拜登父子的烏克蘭醜聞,從5年前被曝光拉扯到現在,拜登父子在媒體和許多政府機構的掩護下,成功躲過了無數次的急流險灘。但還是那句老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一次,恐怕誰也無法阻止拜登這個「時候」的到來了。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裏,謝謝大家的觀看,歡迎訂閱點讚,留言轉發,我們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