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周一(9月23日)猛發數條推文指,前副總統喬・拜登的涉貪醜聞只是剛剛開始,並指拜登基金會曾收取中國(中共)15億美元,換取美方在對中共的談判中讓步。

朱利安尼的新推文將「告密者」事件引發的特朗普施壓烏克蘭、調查拜登的故事推向另一個高潮。

朱利安尼周一對拜登父子與烏克蘭的關係進行了直言不諱的批評。他指責基輔(烏克蘭首都,指烏克蘭政府)為拜登的小兒子洗錢300萬美元,而奧巴馬政府對這一事件視而不見。

「如果民主黨不要對拜登父子來自烏克蘭的數百萬美元以及來自中國(中共)的數十億美元進行調查,他們將付出代價。」朱利安尼寫道,「拜登父子靠出售公職賺了大錢。奧巴馬怎麼可能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民主黨會繼續縱容並允許這種付費遊戲嗎?」

朱利安尼周一的第一條推文以「新事實」(NEW FACT)為題,他寫道,拜登的小兒子亨特從烏克蘭獲得了一筆300萬美元的一次性付款,該款項先經過拉脫維亞再到塞浦路斯,然後才進入美國。

他在推特上說:「請問奧巴馬是否知道他的副總統、那位負責向烏克蘭撥款數十億美元的人士,有一個兒子在烏克蘭最腐敗的一家公司的董事會上賺了數百萬美元。」

朱利安尼的推文還說:「拜登的醜聞才剛開始。還有更多烏克蘭的證據,像今天說的300萬美元洗錢活動的證據,4至5大件。同樣,中國(中共)給拜登基金會的15億美元捐款就更糟糕,它讓拜登跟往常一樣、跟中方談判時讓步(failing in his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朱利安尼強調說,現在的故事不是童話,而是此事顯露的裙帶資本主義,時任副總統的兒子可以為一家烏克蘭天然氣公司董事會工作、賺取百萬收入。

朱利安尼甚至指出,烏克蘭檢察官在詢問拜登兒子的這筆300萬收入時遭受來自國內的政治阻撓。

告密者牽出前副總統拜登家族的涉腐猜疑

稍早美國媒體報道,8月白宮收到匿名告密,傳告密內容是總統對外國政府施壓,要求調查現任總統候選人及其家人在外國的貪腐指控。

隨後,《華爾街日報》上周五(20日)報道說,總統特朗普7月致電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時,在電話上8次要求對方與自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合作,調查拜登小兒子亨特出任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瑪控股」(Burisma Holdings)董事期間是否涉貪,並暗示美國會向烏克蘭提供2.5億元軍事援助的事宜。

亨特曾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瑪控股」任重要職位,而該公司正受到烏克蘭檢察官的腐敗調查。

特朗普也證實,自己跟烏克蘭總統的通話是例行公事、沒有民主黨攻擊的「外國政府干預」,特朗普甚至表示願意公佈通話內容,但因涉機密,白宮相關機構不建議公開談話內容。而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則堅持要在給定期限內公開談話內容。

特朗普在周日(22日)前往德州和俄亥俄州前在白宮告訴記者,他在7月25日致電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時有提及拜登父子,但他沒有證實上周《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內容。

而《紐約時報》當天的報道說,亨特・拜登在布里斯瑪控股公司任職期間沒有被指控有過失,他擔任董事會成員、月薪5萬美元。而亨特在擔任該公司董事會成員之前,他沒有在烏克蘭待過。

無獨有偶,拜登本人在離任副總統2年後,曾在一次會議上公開吹噓自己擔任副總統時、向烏克蘭施壓以解僱調查「布里斯瑪控股」的烏克蘭總檢察長蕭柯金(Viktor Shokin)。

同時,拜登借勢呼籲眾議院針對特朗普的通話展開全新調查,研判總統有無尋求外國政府干預來支持自己連任,並批評特朗普濫用權力、利用總統職能來試圖抹黑他。隨後,拜登又改稱,他從未跟他兒子討論過其子的海外業務。

而部份民主黨人亦希望再以告密者為題、呼籲彈劾特朗普。

但很多政治觀察家都提出質疑,特朗普怎麼可能剛剛熬過「通俄門」,就甘願讓自己重新進入一個、看起來像他在尋求「外國勢力」幫助以實現政治目的的舉動;且若要調查前美國官員腐敗,他完全可以通過聯邦調查局或相關渠道進行,何必藉助這樣一個有瑕疵的途徑。

2014年媒體報道拜登兒子應聘烏克蘭存兩個巧合

朱利安尼的說法其實早在2014年就有美國媒體報道過。當時拜登的白宮發言人在2014年5月發聲明辯解說,不能將拜登之子獲聘,理解為美國政府官方支持相關烏克蘭公司。

「亨特・拜登和其他拜登家族成員顯然是代表個人的公民,他們在哪裏工作不能體現總統和副總統、或是本屆政府的支持。」當時的白宮新聞發言人卡尼說。

但美國媒體卻對此說法並不買帳。美國政治新聞媒體《國會山報》(The Hill)當時就報道說,拜登小兒子亨特在烏克蘭公司的應聘存在兩個「巧合」。

第一個巧合是,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瑪控股」委任亨特前一天,俄羅斯國企、天然氣巨頭Gazprom(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威脅,除非烏克蘭預付能源款,否則就中止向烏輸送天然氣。

當時烏克蘭經濟內外交困,若俄羅斯鐵了心掐烏克蘭的能源供應「脖子」,幾乎可能置烏克蘭的經濟於死地。自然烏克蘭極其需要找一個靠山,能應對俄羅斯的威脅。

第二個巧合是,拜登本人在其兒子應聘前,曾訪問烏克蘭首都基輔、並和烏領導人談過能源安全問題,其中就包括增加烏自產天然氣的計劃。

而當拜登訪烏期間,美國政府聲稱,將提供5,000萬美元支援烏克蘭政府的政治與經濟改革,同時還將派出科學家和工程師幫助烏增加傳統天然氣田的產量,減少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