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一篇披露關於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電子郵件醜聞的報道,推特和面書對之進行了內容審查及屏蔽。之後,特朗普總統表示,拜登一家受到了科技巨頭公司的「袒護」。並威脅說,除非社交媒體平台改邪歸正,否則將取消為它們提供免責保護的230條款。

據「霍士新聞網」(Foxnews)報道,總統在皮特-格林維爾機場(Pitt-Greenville Airport)向北卡羅萊納州民眾表示:「他和他的家人都是騙子,現在他們被抓住了,但他們受到了科技巨頭的保護。」

特朗普在談到這些科技巨頭公司時補充說:「我們必須立即剝奪他們的230條款的保護。」

1996年的《美國通信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of 1996)第230條款規定:「交互式電腦服務的提供者或使用者,不得被視為其它信息內容提供者所提供信息的出版者或發言人。」

在當今的社交媒體巨頭的崛起過程中,該法案的這一部份起到了關鍵作用。它不僅允許互聯網服務提供商——還允許谷歌(Google)、推特(Twitter)、面書(Facebook)、YouTube等公司——免於承擔由第三方在其平台上發佈的內容所引起的任何責任。

但一些右翼批評人士認為,如果科技巨頭公司對保守派的觀點進行審查、刪除和屏蔽,包括特朗普發佈的有爭議的帖子在內,他們就不應該再受益於第230條款的保護。

特朗普在談到社交媒體平台的責任保護時說:「科技巨頭公司多年前就有了讓它們成為科技巨頭公司的東西。」「我們將取消他們的第230條款,除非他們改邪歸正。」

特朗普繼續說道:「信不信由你,民主黨人對此同意。」國會的民主黨人曾威脅要拆分科技巨頭公司,質疑這些公司違反了美國反壟斷法,並從競爭對手那裏竊取利益。

10月14日,《紐約郵報》發佈了一份報告,內容是他們從一名舉報者那裏獲得的電子郵件。該舉報顯示,拜登的兒子將當時的副總統父親介紹給了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利斯馬能源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一名高管。不到一年後,當時的奧巴馬政府就向烏克蘭政府官員施壓,要求解僱正在調查該公司的檢察官維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

這些電子郵件是從一台被送到特拉華州一家修理店的拜登的電腦中發現的。據該店的老闆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表示,他「不能100%確定」送來這台手提電腦的顧客就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本人,但他沒有來取回這台電腦。他說他聯繫聯邦調查局是出於對電腦裏內容的擔憂。

艾薩克告訴《紐約郵報》,他認為這是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因為這台電腦上貼著博·拜登基金會的標籤,這個基金會是以亨特·拜登已故的哥哥博·拜登命名的。

特朗普對此表示說:「科技巨頭公司正在審查刪除這些報道,以幫助拜登擺脫困境。」「亨特·拜登把手提電腦落在了甚麼地方.……那個拿著他的手提電腦的人說:『哇,這裏都是些犯罪的東西。』於是,他把它交給了聯邦調查局。」

面書承認,在「獨立事實調查員」進行審查之前,將限制這篇報道的發佈。推特也阻止用戶通過推特發送這篇報道的超連結或者直接將其發送給其他用戶。那些試圖在推特上發佈這篇文章超連結的用戶發現,他們的帳戶被鎖住。而推特則指出,他們依據「被黑客入侵材料」政策來審查這篇文章。

《紐約郵報》的報道說,當時的副總統拜登應兒子亨特的要求,於2015年4月在華盛頓特區會見了烏克蘭布利斯馬公司的高管瓦迪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

據《紐約郵報》報道,2015年4月17日,在亨特擔任布利斯馬董事會成員一年後,波扎爾斯基在發給亨特·拜登的一封感謝郵件中提到了這次會面。

郵件中寫道:「親愛的亨特,謝謝你邀請我來華盛頓,給我一個見你父親的機會,並一起度過了一些時光。這真是一種榮譽和快樂。」

據《紐約郵報》報道,2014年5月早些時候的一封電子郵件顯示,布利斯馬公司高管波扎爾斯基還曾向亨特諮詢「如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

據稱,這次會面發生在前副總統向烏克蘭政府官員施壓解僱調查布利斯馬公司的檢察官維克托·肖金之前不到一年。

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喬希·霍利(Josh Hawley)10月15日呼籲推特和面書的負責人作證,並表示正在準備傳票。因為批評人士說,社交媒體平台一直在審查屏蔽那些批評民主黨的報道。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領導人宣佈,他們將於10月23日就發傳票傳喚推特行政總裁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出庭作證。參議員霍利表示,他希望委員會也能就傳喚面書行政總裁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發傳票。

然而,拜登和拜登的盟友堅持認為,他的干預促使肖金被解僱,但與他的兒子無關,而是與腐敗問題有關。

拜登一再聲稱,自己「從未和我兒子談論過他的海外商業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