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爭議」指的是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台灣等國,針對位於南海的東沙、西沙、中沙及南沙群島所重疊的12海里領海、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主權聲索紛爭;而美國也為了捍衛世界各國在此重要經濟水道自由航行的權利,主張任何國家不得在此區域過度擴張,形成了5國6方之間的角力。

然而,南海各群島實際上大部份僅是露出海面的沙灘或珊瑚礁,其真正的價值在於「位置」。南海是5個聲索國之間的半封閉陸緣海,屬於西太平洋的一部份,也是連接印度洋的重要航道;據世界海運理事會(WSC)統計,全球25%的海上航運會藉此航道運往各大洲,包含中國60%的外貿、日韓兩國85%以上的石油、美國西太平洋90%的原料貿易。

中共為了發展「第二次核打擊」的海基核武能力,須為其戰略核潛艦尋找理想的藏身之處,掌握平均水深1,212米的南海,正是中共填海造島的原因之一。圖為中共晉級戰略核潛艦。(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為了發展「第二次核打擊」的海基核武能力,須為其戰略核潛艦尋找理想的藏身之處,掌握平均水深1,212米的南海,正是中共填海造島的原因之一。圖為中共晉級戰略核潛艦。(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其次,中共為了發展「第二次核打擊」的海基核武能力,必須為其戰略核潛艦尋找理想的藏身之處,檢視周邊的渤海、黃海,水深平均分別僅有18米、44米,潛艦在此毫無用武之地;而平均水深達1千多米的東海,北有反潛能力世界首屈一指的日本、南有台灣駐守,仍很容易暴露蹤跡。因此,掌握平均水深1,212米的南海,正是中共填海造島的原因之一。

中共展露大國霸權心態 填海造島欺凌小國

除了台灣以外,中共與東盟10國於2002年簽訂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重申以「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原則,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探討建立信任的途徑,承諾各國在南海航行及飛越的自由;至於領土及管轄權爭議,則由聲索國以和平方式解決、不以武力相威脅;並自我克制,不在島、礁、灘、沙採取居住等使爭議複雜化的行動。

然而,中共於2010年將南海視為「核心利益」後,使南海和平出現危機,2012年4月時先與菲律賓發生「黃岩島對峙事件」,2個月後控制了該島,並在西沙、南沙、中沙群島設立地級行政區三沙市,政府駐西沙永興島。2013年,中共又在多個有主權爭議的海礁、淺灘填沙造島;同年,菲律賓因此向聯合國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提出「南海仲裁案」。

雖然2016年的仲裁結果基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全面否定中共主張在「九段線」內擁有南海資源、島礁的權利,但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任後,對中方採取綏靖政策,換來中共對菲國漁民「不會在黃岩島遭受騷擾」的承諾。而不意外的是,仍有菲國漁民指控,中共海巡人員禁止他們進入用來躲避暴風雨的潟湖、目睹中共船隻驅趕菲國漁船。

甚至,在2020年疫情期間,中共於4月2日又在西沙群島附近海域撞沉了一艘越南漁船,儘管越南政府發表聲明向中共抗議,但中共海岸警衛隊仍聲稱,是越南漁船非法進入該地區捕魚,並拒絕離開。同月18日,中方更在三沙市設置西沙、南沙2個行政區,中共政府單位分別駐永興島、永暑礁。

「中共的韜光養晦就是欺騙世界」,時事評論員江峰在自媒體節目《江峰漫談》中提到,當中共足夠強大時,就會遵循它一貫反對的國際叢林法則,成為最貪婪的獵食者;面對與其有著爭議的各國,毫不掩飾的暴露霸權心態,「只要你夠強大,就可以對地區秩序擁有話語權」,而國與國之間也不再是中共對外宣稱的「尊重主權、平等互利」。

東盟10國團結抗議 美國首次否定中共南海主權

2020年6月27日,東盟發佈聯合聲明,重申以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作為海事權利、主權、管轄權等問題的基本準則;所有海洋活動必須在這份公約的框架內進行。「大家都受不了中共了」,江峰說。

接著,中共竟於同日宣佈,自7月1日起在西沙群島海域展開為期5天的軍事訓練。而此舉也引起美國五角大樓的關注,並罕見發表聲明指出,中共違背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及「保證不會將南海軍事化」的承諾,也不符合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願景」。美軍並於7月4日派出雙航母舉行自2014年以來在南海最大規模的演習。

而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推動的「印太戰略」政策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7月13日發表聲明,逐一點名中共填海造島的據點,首次否定了中共在南海的主權聲索。蓬佩奧指出,中共以「霸凌」的方式企圖控制南海資源也同樣非法,「世界不會允許北京把南海當作其海上帝國」;他強調,「中國(中共)的掠奪性世界觀在21世紀沒有地位」。

蓬佩奧再於8月26日發表聲明,宣佈美國將制裁參與在南海修建人工島、把南海爭議地區軍事化、「脅迫」南海其他聲索國的個人,包含他們的直系親屬或許也同樣禁止入境美國。美國商務部同日也宣佈,將24家協助中共在南海興建軍事用途的人工島及其他設施的公司列入「實體清單」,包含最重要的「中國交通建設公司」及其附屬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