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梵蒂岡於2018年簽訂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今年10月到期之後,教廷有意願續約。一直關注國內宗教及人權狀況者,肯定對這則消息寢食難安。

這份秘密協議源於對國內天主教教區主教的任命權問題,現時世界各地的天主教會,教區主教的任命一般都由梵蒂岡決定。中共於1949年建國以來,一直未有跟梵蒂岡建交,由梵蒂岡任命主教自然無從說起;因此之故,大陸的教區主教任免皆統一由國內的宗教事務局處理,但由一個無神論的政權任命一個有神論的宗教領袖,其弔詭可想而知。另一方面,由於宗教事務局管轄的教會,一切以國家利益先行,甚至以行政指令干預教會的信仰,故有「愛國教會」之稱;而部份信徒接受不了信仰被扭曲,憤而自行組織教會,保持低調,乃有「地下教會」的形成。地下教會信眾日廣,成為政權統整對象,故經常受到來自政府的打壓,此處不贅。

2018年簽訂的中梵秘密協議,有指教廷是為了讓中國大陸信徒正式得到梵蒂岡的牧養,因為教區主教的任命既然事先要得到中共與梵蒂岡的同意,亦即表示梵蒂岡可以得到可以信得過的人出任主教。這種想法顯然忽視了一個事實,就是獲得提名出任主教的人選,只會來自愛國教會,堅持信仰不與政權妥協而走進地下的信徒及神職人員,今後將更加孤立無援。其實早在協議未達成之前,教廷為了不想節外生枝,甚至勸退原已獲教廷認可的廣東汕頭區及福建閩東區主教,讓位予中方任命的人選。這種自斷雙臂的做法,雖然令協議如願達成,卻完全無法改善地下教會屢遭打壓的情況。除了強拆教會的事件繼續發生之外,政府甚至規定教會內要掛上國旗,又要在十字架兩側掛起習近平和毛澤東的肖像,供信徒膜拜。前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曾經就秘密協議指責教廷出賣地下教會,辜負了被逼害的天主教徒,果然不幸言中。中共既然能夠對教廷頤指氣使,對國內其它宗教的干預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將要續約的主教任命協議,據說還會加入香港教區;換言之,敢於冒大不韙向梵蒂岡進言,並有勇氣指斥不公不義如陳日君者,恐怕將會銷聲匿跡。未來能夠獲教廷任命者,很難想像會跟中共唱反調。 教廷此舉,不禁令人想起出賣靈魂的浮士德。

浮士德的故事原型最早見於16世紀英國劇作家馬羅(Christopher Marlowe),劇中的浮士德是個學識淵博,精通魔法的人物,為了追求知識和權力,他向魔鬼提出交易,以死後靈魂許與魔鬼,換取24年世間的風光與權力。 他割臂滴血, 想要用血書寫契約,不料上天示警,血液馬上凝固,書寫不得,手臂上還出現「Homo, fuge(君宜速逃)」兩個拉丁文字,可是他已權欲薰心, 不與魔鬼立約誓不罷休。24年轉眼過去,他最後一事無成,臨終只能自怨自艾:「浮士德,你要罵自己,還要罵魔鬼,罵魔鬼令你失去天堂之樂。」

為了與中共達成協議而置萬千信徒於水深火熱之中,梵蒂岡此舉又跟浮士德押上自己的靈魂何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