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與中共在9月22日宣佈雙方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臨時性協議,梵蒂岡還將針對「反器官販運」議題與中共結盟,將所謂「中國模式」推行到「一帶一路」的國家。有媒體評論,不管是打壓宗教信仰還是強摘器官,梵蒂岡對中共惡行的容忍難以置信。 梵蒂岡國務院和中國外交部9月22日同步宣佈,雙方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了一項臨時性協議,教宗方濟各正式承認北京任命的7名主教神職的合法性。

梵蒂岡被指背叛

前香港天主教樞機主教陳日君認為,梵蒂岡同中共的協議是「令人難以置信的背叛」,他指責梵蒂岡「把羊群放入狼的嘴中」。

華人「基督徒公義團契」劉貽牧師也對本報表示,梵蒂岡和中共簽署的協議是非常邪惡的。

紐約中華總商會行政總裁,天主教徒于金山認為,這個協議等於是把中國的天主教徒,放到了羅馬鬥獸場裏,給野獸撕咬、摧殘。

他對本報表示,中共任命的這些主教,並不是真的天主教徒,而是中共的工具。

他說:「梵蒂岡命令自己真正的天主教領導人給這些人讓位,讓他們能夠接管這些教會。梵蒂岡又特別成立了一個教區,專門為了一個中共愛國教會的一個主教所創立的教區。這一連串的讓步,沒有得到中共有關於宗教自由的任何讓步,是非常非常令人痛心的一件事情。」

天主教徒、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家傑認為,這個妥協是教皇跟中共對付地下教會的政策,也可以說是跟魔鬼的交易。

天主教信徒被出賣

據美國之音報道,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9月26日在寫給中國教徒的信中表示,他了解一些中國的天主教信徒因為忠誠於他而受到迫害,但他敦促這些信徒相信新協議對中國所有天主教信徒都有好處。

據報道,中國約有1,200萬天主教信徒,其中一部份隸屬於中共政府管理的「天主教愛國會」,而「地下教會」則忠誠於梵蒂岡。「地下教會」的主教和教徒經常受到中共騷擾,甚至被拘押。

于金山認為,梵蒂岡希望通過對中共的投降來換取中國地下教友的處境好轉是一廂情願。

他表示,中共七十年來對天主教的破壞沒有停過。就是因為它無法摧毀有真正信仰的教會,所以才成立了這個所謂愛國教會,企圖控制中國天主教會。

他說:「以前地下教會追隨梵蒂岡來保持信仰的自由,現在地下教會的處境非常糟糕,一方面中共的打擊會繼續不斷,另外一方面,中共利用梵蒂岡兩面夾擊,來對付中國的地下天主教會。」

劉貽牧師表示,天主教愛國會、基督教三自愛國會這樣的組織,都是共產黨的統戰組織,那些神職人員被要求緊緊跟隨共產黨。9月23日中國的天主教官網上,天主教愛國會發表了一個聲明,稱他們仍然堅持獨立自主,堅持共產黨的領導。

「按照天主教的教義,天主教所有的神職都應該聽命於羅馬教宗,但是天主教愛國會卻聲稱,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如果羅馬教宗的觀點,和共產黨的看法是不一樣的時候,那麼,天主教應該聽誰的?」

梵蒂岡為中共活摘器官背書

據中共官媒《環球時報》9月22日報道,梵蒂岡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隆多(Sanchez Sorondo),及任職宗座科學院的哈佛教授戴蒙尼科(Francis Delmonico)出席了9月21日在中國西安舉行的「第三屆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

報道引述戴蒙尼科說,此次會議任務之一,是將教宗呼籲連結中國改革成果,讓中梵結為對抗器官販運的聯盟,進而透過「一帶一路」,把中國模式推行到其它國家。

于金山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可笑的事情。「天主教會非常反對任何強逼的、或者奪取的、或者販賣的器官移植,這都是違反倫理道德的事情,但是北京方面在器官販賣方面的紀錄非常之糟,很多軍醫院的器官都是從拘捕的犯人身上取得的。」

他說:「兩個對器官移植看法完全相反的單位,居然能合在一起,也是非常令人詫異的事情。我想他(索隆多)完全是被北京當局在器官移植方面做了「洗腦」,(中共)利用梵蒂岡,來做器官移植的宣傳。」

劉貽牧師則認為,梵蒂岡不可能完全不了解中共的惡行,「中共對於強摘人體器官可以說是斑斑劣跡,通過很多國際組織的調查完全是能夠證實的,中共在這個方面是非常邪惡的。」

據報道,今年7月,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的最新報告也指出,由於海外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仍舊興旺,中國正向亞洲、「一帶一路」,及其它地區擴張器官共享協議,欲將整個國際社會捲入其強摘器官罪惡。

令人不安的是,中共還宣佈將政府批准的器官移植醫院在2020年前從169家增到300家,公開成為世界器官移植最多的國家。

報道稱,這些調查報告都顯示,所謂的中國反器官販賣模式像是個令人無言的笑話,教廷對此模式推崇的發言,等於給中共背書,讓中共當局有機會漂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