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天主教教會又叫普世教會,他的英文翻譯中一個主要的意思就是「統擴一切的」。天主教教會的主要宗旨之一就是統合與包容。但是最近,天主教教廷梵蒂岡和中共的互動,不免使人擔心,中國大陸的、甚至全世界的前主教教會可能會陷入分裂。

香港一批有影響力的天主教人士在星期一(12日)發表了一份公開信,信中對梵蒂岡的作法表示震驚和失望,並指出中共不應該涉足主教的遴選。《華盛頓郵報》和英國《衛報》等都對此事做了報道。

《華盛頓郵報》報道中說,這些有影響的天主教人士發出警告,梵蒂岡可能很快跟中共達成交易,這種做法將導致天主教教會在中國大陸的分裂。

信中說,「天主教教廷幾年來一直在跟中共談判,現在就認命中國主教的問題已接近達成協議」。前兩天我們就有一期節目談到了這個問題,如果梵蒂岡與中共達成了協議,那麼中國大陸的天主教主教任命,就不僅僅是梵蒂岡來任命了,而是由梵蒂岡和中共共同分享。

甚麼意思呢?就是說天主教主教以往都是天主教教廷梵蒂岡來任命,這是任何政府和組織都沒有辦法逾越的。那麼梵蒂岡和中共達成協議以後,就是由中共治下的「三自愛國教會」來推薦人選,然後由梵蒂岡任命。也就是,它先是選好了人,然後梵蒂岡就是點個頭就行了。

這個協議,據分析可能是為中共和梵蒂岡恢復外交關係在鋪平道路,雙方在1951年斷絕了外交關係,也就是中共在篡政後,梵蒂岡就和中共斷絕了外交關係。為甚麼呢?因為梵蒂岡只承認中華民國,並不承認中共政府,這也是中共一直耿耿於懷的心病。

所以我們曾看到,2014年方濟各去韓國訪問,飛機在飛越中國領空時,方濟各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國人民發送了問候電報。這個事迅速成了海外各大媒體的重大新聞。其實方濟各發送問候電報,這本來是教廷的禮儀,飛機在飛越哪個國家的時候,教宗都會做這個事情,所以這種禮儀問候的電報很少成為新聞。

但是中共方面不同,我們知道在1989年,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是訪問南韓,但是中共拒絕了若望保祿二世的飛機飛越中國的領空。那當方濟各的飛機被允許飛越中國領空,方濟各就按教廷禮儀發問候電報。中共官媒對這個事是緊著忙活,吹噓熱炒,說這個事有著重要意義,是中共與梵蒂岡的關係出現緩和的跡象等等。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事,中共開始偷偷地與梵蒂岡聯繫,雙方秘密談判,已經進行了3年的時間。《華盛頓郵報》指出,如今梵蒂岡與中共達成的協議,可能會使梵蒂岡承認中共政府任命的7個主教。但是這7個人,已經被先前的教宗革除教門了,因為那7個「非法的」主教道德操守是可疑的。

大家知道,中共有一個要求,所有天主教的神職人員,必須要接受中共當局的命令。就是說中共接受的天主教主教,首先要效忠中共當局,然後才可以效忠教會,終於他們的信仰。

其實不光是對待天主教這樣,中共對待任何一個宗教信仰都是一樣的。只要在中國大陸,你就必須先效忠中共,把中共奉為絕對老大。你要不聽,那就被中共看成異類,就要對你鎮壓。

英國《衛報》在報道中說,這些有影響的天主教人士指出,中共當局一直在反覆搗毀十字架和教堂,實行高壓控制。梵蒂岡和中共達成的協議,不會保障教會所期望的有限的自由,而且梵蒂岡如果堅持與中共做交易,這會損害它的道義權威。

我們不了解梵蒂岡是怎麼和中共談判的,談判的條件是甚麼,這裏面是不是有甚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因為我們上次就說了,一個信神的,一個魔鬼,雙方怎麼可能達成協議呢?魔鬼可能變好嗎?就像是毒藥,它就是毒,你能讓它不毒人嗎?那如果魔鬼不可能變好的話,難道是這個信神的出了問題嗎?

就在這個事引起極大爭議的時候,梵蒂岡教廷一位中級官員卻稱讚中共,說中共是天主教社會教義最好的實踐者。這位教廷官員就是索龍多主教,他說中國沒有貧民窟,沒有毒品,中共的政治體制不是以金錢為主導等等。

他的這番話當然遭到了中國天主教教徒的抨擊,引起大陸社交媒體的憤慨,有人留言說,「讓索龍多來中國生活」。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