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后誕期間,由多名花炮會健兒捧起一座座由竹紮成、掛滿吉祥物的巨型紙紮花炮,衝向天后廟門前,被稱為「花炮衝神」,喻意為向天后娘娘報喜及鞠躬行禮。在天后誕會景巡遊中,也有團體在大街上抬著花炮,浩浩蕩蕩前往天后廟賀誕。此外,在一些鄉村和離島,還保留著獨具特色的「搶花炮」儀式。健兒所捧起的「花炮」,在本港傳統節日慶典和民間宗教儀式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是一種獨具特色的紙紮祭品,善信向神明送上精美的花炮以示誠心還願。


元朗十八鄕天后誕會景巡遊中,象徵「丁財兩旺」的第三炮,是眾多花炮中最為巨型和矚目的。(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十八鄕天后誕會景巡遊中,象徵「丁財兩旺」的第三炮,是眾多花炮中最為巨型和矚目的。(陳仲明/大紀元)

「花炮」作為本港傳統紙紮品之一,因紮作技藝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近年來也受到更多人的認識。「花炮」究竟為何物?「花炮」與「搶花炮」有甚麼關聯?「還炮」有哪些講究?

流動的神廟

資深紮作師冒卓祺為元朗十八鄉天后誕製作象徵「丁財兩旺」的第三炮。這座近三十呎高的大花炮色彩繽紛,裝飾精美,在元朗十八鄉天后誕會景巡遊中尤其矚目。花炮其中設有天后神位,實際上是一座流動的天后廟。

「花炮」也不只出現在天后誕,不同地區的太平清醮、其他神誕期間,也都有「花炮」的身影。冒卓祺介紹,高聳的花炮由多個部件組裝而成,包括底座、神位、炮頂、神品等,每一個部件都會單獨製作。支架和底座由較粗的竹條紮成,底部使用花紙和膠花來點綴。在花炮的中層設有神位,稱為「炮膽」,在不同的賀誕中擺放著不同的神明。炮頂一般為花炮會的名稱,裝飾有蝠鼠、帆船、紅布等,象徴引福歸堂、家宅平安等寓意。最後在炮身上掛滿不同的吉祥裝飾,如八仙、門神、福祿壽三星、雙龍、山水畫、燈籠、紫薇、薑花等等,代表著不同的吉祥意義。

從「搶花炮」到「抽花炮」

精美的花炮將由哪個團體得到,由誰可供奉神明,過去是由「搶花炮」決定。

據廖迪生教授在《香港天后崇拜》一書描述,「搶花炮」是從前慶祝天后誕的一個主要活動,過程是把代表菩薩的花炮分配給信眾,然後在翌年的天后誕由信眾交回再重新分配。

主辦方將代表花炮的物件(如竹籤、木片等)射上天空,花炮會的善信搶得後,便可按編號獲得相應好意頭的花炮,將花炮帶回自己的地方供奉。這一活動過往都是每逢賀誕期間最熱鬧的盛事之一。善信們認為供奉神明是非常榮耀的事,可以為自己和家人祈福。

「搶花炮」由於活動形式激烈,人們經常發生衝突,甚至出現過打鬥事件,加上受當局在六七暴動後禁止公眾藏有火藥及點燃爆竹等因素影響,「搶花炮」漸漸改為用擲杯或抽籤的方式進行,只餘下三個地方保留此傳統形式。

當前氣氛最為熱鬧的「抽炮」儀式,當屬元朗十八鄉天后誕。「抽炮」儀式先由嘉賓抽出相應的花炮會,再由花炮會代表抽出對應花炮的號碼,30個號碼當中以寓意「丁財兩旺」的第三炮最受歡迎。


如今多數的團體以「抽炮」儀式代替傳統「搶花炮」,當前氣氛最為熱鬧的當屬元朗十八鄉天后誕。(陳仲明/大紀元)
如今多數的團體以「抽炮」儀式代替傳統「搶花炮」,當前氣氛最為熱鬧的當屬元朗十八鄉天后誕。(陳仲明/大紀元)

搶花炮傳統仍在

文化研究者溫佐治介紹,如今在本港仍有舉辦搶花炮儀式的節慶包括落馬洲下灣村土地誕、上水河上鄉洪聖誕與蒲台島天后誕,古洞觀音誕在今年亦復辦搶花炮儀式。


古洞觀音誕的搶花炮儀式。(溫佐治提供)
古洞觀音誕的搶花炮儀式。(溫佐治提供)


落馬洲下灣村土地誕仍保留搶花炮儀式。(溫佐治提供)
落馬洲下灣村土地誕仍保留搶花炮儀式。(溫佐治提供)


落馬洲下灣村土地誕仍保留搶花炮儀式。(溫佐治提供)
落馬洲下灣村土地誕仍保留搶花炮儀式。(溫佐治提供)

上水河上鄉洪聖誕的搶花炮儀式在洪聖誕正日舉行,九個花炮的炮芯依次在炮台射出。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指出,每個花炮都代表一種祝福,按照大會訂定的規則,參加者在場地上伸手搶奪花炮,搶到花炮者舉手示意,其他人就會隨即自行散開。據悉,澳門大三巴哪吒誕中的搶花炮儀式也是從河上鄉引入。


上水河上鄉搶花炮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上水河上鄉搶花炮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參加者在場地上伸手搶奪花炮,搶到花炮者舉手示意。(陳仲明/大紀元)
參加者在場地上伸手搶奪花炮,搶到花炮者舉手示意。(陳仲明/大紀元)


上水河上鄉搶花炮花絮。(陳仲明/大紀元)
上水河上鄉搶花炮花絮。(陳仲明/大紀元)


澳門大三巴哪吒誕中的搶花炮儀式也是從河上鄉引入。(陳仲明/大紀元)
澳門大三巴哪吒誕中的搶花炮儀式也是從河上鄉引入。(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的搶花炮儀式跟上水河上鄕有所不同,值理會成員站在岩石上搭建的發射台,從不同角度用彈弓發射代表不同號碼花炮的竹籤炮芯,眾人在發射台下伸手搶炮,獲得炮芯者所屬的花炮會將取得相應號碼的花炮,將花炮內的神明帶回供奉,其餘花炮內的福品將在聯誼活動上競投,為花炮會籌募來年度經費。


蒲台島天后誕的搶花炮儀式。(曾蓮/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的搶花炮儀式。(曾蓮/大紀元)


值理會成員從不同角度用彈弓發射炮芯。(曾蓮/大紀元)
值理會成員從不同角度用彈弓發射炮芯。(曾蓮/大紀元)


代表不同號碼花炮的竹籤炮芯。(曾蓮/大紀元)
代表不同號碼花炮的竹籤炮芯。(曾蓮/大紀元)

負責籌備今年古洞觀音誕的冒卓祺表示,自1953年起,古洞觀音誕酧神演戲委員會每年到蕉徑龍潭觀音古廟賀誕及搶花炮,直到1974年停辦搶花炮,改為抽籤。今年古洞觀音誕嘗試以新形式舉行搶花炮,用壓縮空氣方式發射炮芯,以隊際競技形式進行,每隊只限三人參與搶花炮,五隊合共十五人參與,獲得炮芯的團體可獲得「炮膽」中的神像供奉,並可以得到一支貼有十張一百元鈔票的標旗。


負責籌備今年古洞觀音誕的冒卓祺(左)與古洞村長鄧連勝。(陳仲明/大紀元)
負責籌備今年古洞觀音誕的冒卓祺(左)與古洞村長鄧連勝。(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古洞觀音誕嘗試以新形式舉行搶花炮,用壓縮空氣方式發射炮芯,以隊際競技形式進行。(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古洞觀音誕嘗試以新形式舉行搶花炮,用壓縮空氣方式發射炮芯,以隊際競技形式進行。(陳仲明/大紀元)


炮芯的發射機關隱藏於炮台之內,只要一按鍵,炮芯便會發射。(陳仲明/大紀元)
炮芯的發射機關隱藏於炮台之內,只要一按鍵,炮芯便會發射。(陳仲明/大紀元)

「還炮」感恩神明護佑

不少村民認為,得到花炮意味著神明對自己的關照和護佑,為了感恩神明,獲得供奉資格的花炮會,將在來年賀誕時訂製一個全新的花炮,請神明到新花炮並送回廟中,稱為「還炮」,新製作的花炮便成為新的一年「搶花炮」儀式中的競逐目標,循環往復。

冒卓祺稱,下年觀音誕的「還炮」善信,除了還「炮膽」外,還需要還「標旗」,金額需多於原本標旗的數額,且必須為雙數。


觀音誕搶到花炮者可以得到一支貼有十張一百元鈔票的標旗,下年「還炮」時金額需多於原本標旗的數額,且必須為雙數。(陳仲明/大紀元)
觀音誕搶到花炮者可以得到一支貼有十張一百元鈔票的標旗,下年「還炮」時金額需多於原本標旗的數額,且必須為雙數。(陳仲明/大紀元)

*********

在疫情下的傳統神誕節慶活動都大受影響,雖然許多賀誕活動取消,花炮會紛紛押後一年「還炮」,但不少善信仍遵循傳統的拜神儀式,以個人名義前往廟宇,向神明祈福。還有一些花炮會仍然製作大型花炮送往廟宇,寄望來年事事順意,健康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