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香港南極」之稱的蒲台島,一年一度的天后誕都是島上的大事,為了慶祝天后誕,在天后廟對出的懸崖處,每年都會搭建戲棚做大戲,這一傳統延續至今。去年和今年因疫情關係,神功戲粵劇演出取消,但天后誕戲棚依然如期搭建,戲台改置大電視和聲音澎湃的音響設備,繼續播放粵劇,村民則如常返村拜神賀壽。在今年天后誕前夕,一座出自三位建築師之手,曾在北美參展、與蒲台島天后誕息息相關的戲棚模型,得到建築師的轉贈送到蒲台島。這座模型仿照蒲台島天后誕戲棚設計,造工精細,在蒲台公所展出,期盼向公眾宣揚天后誕和香港獨特的戲棚文化。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安裝了眾多LED燈泡,在黑夜中閃閃生輝,照亮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安裝了眾多LED燈泡,在黑夜中閃閃生輝,照亮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好相似啊!」「好精緻呀!」「如果是彩色的就更好啦!」蒲台島村民們來到村公所,圍觀剛剛拆箱的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你一言我一語,並紛紛拿起手機「打卡」。今年的天后誕雖然少了龍舟比賽的熱鬧,但村民返村拜神的情懷不減。在這個特別的日子送上戲棚模型安置在村公所,這件事對建築師和村民們來說,都別具意義。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於蒲台島天后古廟前的懸崖上搭建。(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於蒲台島天后古廟前的懸崖上搭建。(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資料圖片)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資料圖片)

蒲台島遠足偶遇戲棚 建築師設計作品參展

戲棚模型模仿真實戲棚製作,將蒲台島天后誕戲棚的精巧結構呈現出來。(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模型模仿真實戲棚製作,將蒲台島天后誕戲棚的精巧結構呈現出來。(陳仲明/大紀元)

兩年前,適逢天后誕期間,土木間設計工作室海外建築師劉永業(Tomy)和葉淑欣(Jai)到蒲台島遠足,兩人留意到天后廟對出的懸崖峭壁上,搭建了一座戲棚,由近千枝竹枝、杉木支撐而起,不用一釘一鉚,表層鋪上鋅鐵片,可遮陰擋雨,精巧的結構令兩人嘖嘖稱奇。那時公司正在籌備參加由香港建築師學會主辦的「島與半島」建築展覽,該展覽徵收具有本土特色的展品,準備於2019年9月在美國洛杉磯展出。Tomy和Jai靈機一觸,找到了模型的題材,於是仔細地拍下蒲台島戲棚的結構,回到公司跟同事呂嘉兒(Karly)商量,最後決定以蒲台島戲棚為原型,設計參展模型。

沿崖邊石梯拾級而上,可近距離觀賞蒲台島天后誕戲棚的凌空架構。(陳仲明/大紀元)
沿崖邊石梯拾級而上,可近距離觀賞蒲台島天后誕戲棚的凌空架構。(陳仲明/大紀元)

Tomy回憶自己首次看到戲棚時的感覺:「我本身對打醮戲棚有興趣,但蒲台島這座比我們以往見過的更加漂亮,更加特別!它座落在懸崖上,下面是凌空的,用很多竹做的結構承托戲棚,應該是獨一無二的建築!我們很想把這個結構介紹給美國人知道。」

建築師Tomy(左)和Karly均十分欣賞蒲台島天后誕戲棚的構造。(陳仲明/大紀元)
建築師Tomy(左)和Karly均十分欣賞蒲台島天后誕戲棚的構造。(陳仲明/大紀元)

在網上蒐集資料後,幾位建築師設計出戲棚的立體模型,藉3D打印技術製作出一片片竹棚結構,再用人手拼合而成。戲棚飄洋過海來到洛杉磯,在展場組合的時候不斷有路人經過,好奇地觀察和詢問展品。Tomy很自豪地向外國人介紹天后誕文化,並分享懸崖上搭建戲棚的特色。Jai補充:「大家知道日本的清水寺,香港的蒲台島天后誕戲棚很類似,但是用竹來表達,當中融入了不少傳統技藝,很值得介紹。」

竹棚實為採用了3D打印技術,將組件列印出來裝嵌而成。建築師笑言,如果以真實戲棚的做法,一竹一木都用繩捆綁的話,製作難度將會大大提高。(陳仲明/大紀元)
竹棚實為採用了3D打印技術,將組件列印出來裝嵌而成。建築師笑言,如果以真實戲棚的做法,一竹一木都用繩捆綁的話,製作難度將會大大提高。(陳仲明/大紀元)

Karly從建築的角度分析,對蒲台島戲棚的結構充滿了敬意:「搭建戲棚有很多力學原理在其中,用竹的尖端著地,是更容易受力的,竹枝之間用尼龍繩拴起,看起來很簡單的動作,實際上可以紮得很實。這個傳統技術若不保留,就會慢慢消失。」

戲棚內的佈置亦仿照真實場景製作。(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內的佈置亦仿照真實場景製作。(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後方設置司令台,為蒲台島天后誕搶花炮的舉行場地。(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後方設置司令台,為蒲台島天后誕搶花炮的舉行場地。(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村民青睞模型 建築師欣然相贈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曾參展香港建築師學會主辦的「島與半島」建築展覽,2019年在洛杉磯展出,去年亦曾於荃灣如心廣場展出。(活動主辦單位提供)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曾參展香港建築師學會主辦的「島與半島」建築展覽,2019年在洛杉磯展出,去年亦曾於荃灣如心廣場展出。(活動主辦單位提供)

蒲台島戲棚模型展期結束,回到香港後,去年在荃灣如心廣場再次展出,蒲台島村委會主席羅成到訪展館參觀,對展品欣賞有加,了解到筆者曾訪問過策展人,於是向筆者詢問:「不知展品展期結束後的去向,可否幫忙打聽?如果最後展品沒有特別的安排,我們很願意收留,放置在島上供遊人欣賞。」

筆者聯絡到設計模型的三位建築師,當他們得知蒲台島村民欣賞自己的作品時,感到十分雀躍。Tomy認為若能將模型送往小島,是為今次的設計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也為戲棚文化的延續做了一點貢獻。

在荃灣如心廣場展出的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資料圖片)
在荃灣如心廣場展出的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資料圖片)

轉贈戲棚模型前的小插曲

戲棚模型在轉贈前出現小插曲,模型的崖石底座意外丟失,幸好建築師趕及重新製作組件,順利於今年天后誕前夕將模型送到蒲台島。(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模型在轉贈前出現小插曲,模型的崖石底座意外丟失,幸好建築師趕及重新製作組件,順利於今年天后誕前夕將模型送到蒲台島。(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2月的蒲台島太平清醮期間,三位建築師首次與蒲台島村民會面,走訪小島並計劃模型運送事宜。洽談十分順利,回到公司後,三人便著手安排重新組合模型,到暫存的倉庫取回模型時,沒想到模型的紙皮底座卻意外丟失。Karly有些擔憂:「我們想在今年天后誕前完成,但底座需要重新預訂材料,需要時間。」幸好預訂的材料準時送達,團隊齊心協力趕工完成戲棚模型。此時,又有另一個問題出現,模型的尺寸為115厘米長乘135厘米闊乘80厘米高,屬於較為大件的展品,運送不容易,連同裝箱也超過了村公所大門的闊度。Jai說:「我們很擔心模型用街渡運送不方便,沒想到村長村民都很支持,安排了一艘漁船運送。」

天后誕前夕,村民安排漁船,專程由香港仔運送戲棚模型至蒲台島。(陳仲明/大紀元)
天后誕前夕,村民安排漁船,專程由香港仔運送戲棚模型至蒲台島。(陳仲明/大紀元)

到達蒲台島後,村民將模型轉至接駁小艇送到靠近蒲台公所的沙灘。(陳仲明/大紀元)
到達蒲台島後,村民將模型轉至接駁小艇送到靠近蒲台公所的沙灘。(陳仲明/大紀元)

雙方約定於5月3日運送戲棚模型,但天氣預報當日天氣不穩定,Karly擔心了一夜,不能入睡:「一個晚上都睡不著,我擔心人力不足,搬不動那麼大件的展品,又怕下雨。」到了約定運輸的時間,天氣多雲涼爽,並沒有下雨,令三人舒了一口氣。模型到達碼頭後,由蒲台島天后誕值理會主席鄭蘇記親自開漁船接送,到達蒲台島後,更多村民前來幫忙,將模型轉至接駁小艇送到沙灘,再抬往村公所前,拆箱後將模型移入村公所內,然後舉行交收儀式。

村民投以驚奇的目光,仔細觀賞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投以驚奇的目光,仔細觀賞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陳仲明/大紀元)

盼推廣天后誕和戲棚文化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由蒲台村委正副主席及三位建築師主持亮燈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由蒲台村委正副主席及三位建築師主持亮燈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羅成在交收儀式上,特別感謝三位建築師和搭棚師傅李家俊:「多謝三位建築師製作了這個模型,多謝家俊師傅,沒有師傅就沒有這個模型!這個模型會擺在這裏很久,能夠將我們蒲台島的戲棚特色、戲棚的搭建技藝承傳和推廣出去!」李家俊對於模型能在蒲台島展出,也感到十分欣慰:「好像比我搭得漂亮呢!能夠在這裏展覽,可以讓大家欣賞蒲台島的特色。」

蒲台島村委會主席羅成:「多謝三位建築師製作了這個模型,多謝家俊師傅,沒有師傅就沒有這個模型!這個模型會擺在這裏很久,能夠將我們蒲台島的戲棚特色、戲棚的搭建技藝承傳和推廣出去!」(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村委會主席羅成:「多謝三位建築師製作了這個模型,多謝家俊師傅,沒有師傅就沒有這個模型!這個模型會擺在這裏很久,能夠將我們蒲台島的戲棚特色、戲棚的搭建技藝承傳和推廣出去!」(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師傅李家俊:「好像比我搭得漂亮呢!能夠在這裏展覽,可以讓大家欣賞蒲台島的特色。」(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誕戲棚師傅李家俊:「好像比我搭得漂亮呢!能夠在這裏展覽,可以讓大家欣賞蒲台島的特色。」(陳仲明/大紀元)

*********

對於三位建築師來說,設計和製作戲棚模型為他們帶來的不僅僅是榮耀,更重要的是透過這個作品認識了一班熱情的蒲台島村民,更加深入地了解小島的獨特文化。從太平清醮到天后誕,村民齊心籌備並積極付出,Tomy感恩地說:「村民很有人情味,真的很感動,大家很合作,很開心。村民們有些事情一齊做,這些習俗是維繫他們感情很重要的事情。」Karly和Jai同為自己能夠接觸到村民,並得到他們的欣賞而感動:「很感激他們欣賞我們這個模型,沒有預計過會有村民看到,他們又喜歡,送到蒲台島最好,擺在蒲台島可以有更多人看到!」◇

三位建築師設計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參展,帶來的不僅是榮耀,更重要的還有認識了一班熱情的蒲台島村民。(陳仲明/大紀元)
三位建築師設計蒲台島天后誕戲棚模型參展,帶來的不僅是榮耀,更重要的還有認識了一班熱情的蒲台島村民。(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