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天后誕前夕,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的義工用了超過四十日粉飾、維修天后廟,即使今年因疫情無法如過往一樣搭棚開演神功戲,氣氛削減不少,但漁民拜天后的心不改。到訪天后廟進香的花炮會與善信絡繹不絕,捧著神像、攜帶燒豬、寶燭衣紙、生果等等前往西灣天后宮拜神。媽勝堂值理會成員羅容帶分享:「為甚麼個個漁民那麼信天后?因為漁民出海遇上種種難題,拜天后保佑一路順風,所以年年的天后誕一定回來拜神!」


即使今年因疫情無法如過往一樣搭棚開演神功戲,氣氛削減不少,但漁民拜天后的心不改。(陳仲明/大紀元)
即使今年因疫情無法如過往一樣搭棚開演神功戲,氣氛削減不少,但漁民拜天后的心不改。(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廟宇眾多,天后廟便有四座——大灣尾天后古廟(北社天后古廟)、大石口天后宮、西灣天后宮、南氹天后宮,每年天后誕,廟宇香火鼎盛,不少善信進香賀誕。其中,西灣天后宮由長洲媽勝堂值理會管理,每年黃曆年初八到廟裏祈福,三月十五至二十日賀天后誕,在過年前還會擇吉日還神。天后信仰在漁民的心中佔據重要位置。


今年2月2日,中國新年前夕,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成員到天后廟還神。(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2月2日,中國新年前夕,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成員到天后廟還神。(陳仲明/大紀元)


十年前長洲西灣天后誕盛況。(張浩林提供)
十年前長洲西灣天后誕盛況。(張浩林提供)

日期提前的天后誕

多數地區賀天后誕在黃曆三月廿三日,但長洲西灣的天后誕正日為三月十八日。羅容帶講述,提前賀誕有三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過去用大光燈捕魚的罟仔艇,因十五月圓日,月光過亮而照不到魚,不適合漁民作業,不如停工;第二原因是過去西灣天后廟進香的路缺乏照明設施,善信選在三月十五日月圓之時前往,可以借助月光前來;原因三則為很多地區都在三月廿三賀誕,聘請戲班較為困難,因此提前安排較為容易。


今年天后誕前夕,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的義工用了超過四十日粉飾、維修天后廟。(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天后誕前夕,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的義工用了超過四十日粉飾、維修天后廟。(陳仲明/大紀元)

花炮會與天后誕

環顧西灣天后宮四周的環境,可以看到有會友堂紀念亭、會友橋、天后亭和天后廟廣場,在天后廟廣場設有一塊《天后亭記》碑匾,並刻有「福」字,通往天后宮的斜路為「會友堂路」。負責打理天后誕事務的羅貴發回憶,會友堂花炮會在七十年代為改善西灣天后宮的環境捐贈了很多錢,賀誕時送來百多隻燒豬,且贊助請戲班的費用,漁民們對會友堂花炮會都尊敬有加。


會友堂紀念亭。(陳仲明/大紀元)
會友堂紀念亭。(陳仲明/大紀元)

消失的西灣「搶花炮」

在媽勝堂值理會會址內,掛有兩張過去「搶花炮」的相片,在60年代的天后誕期間,仍有「燒炮」的習俗,到了70年代,改為用彈弓發射炮膽,供眾人搶奪。


在60年代的天后誕期間,仍有「燒炮」的習俗。(陳仲明/大紀元)
在60年代的天后誕期間,仍有「燒炮」的習俗。(陳仲明/大紀元)


70年代改為用彈弓發射花炮的炮膽,供眾人搶奪。(陳仲明/大紀元)
70年代改為用彈弓發射花炮的炮膽,供眾人搶奪。(陳仲明/大紀元)


羅貴發和羅容帶回憶起兒時搶花炮的經歷,熱鬧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陳仲明/大紀元)
羅貴發和羅容帶回憶起兒時搶花炮的經歷,熱鬧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陳仲明/大紀元)

羅貴發和羅容帶回憶起兒時搶花炮的經歷,熱鬧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羅容帶笑言:「那時候大家真是『搶』,不是說搶到炮膽後就是你的,走在去登記的路上都可能被人搶走!」羅貴發提到,過去有約21個花炮供眾人「搶」,其中號碼1、3、5、7、9較受歡迎,花炮的好意頭通常與得到花炮者的經歷有關,有人中了六合彩,有人生意順利,都可以成為該數字花炮好意頭的代表。他有些遺憾地說,在1995年改為抽花炮後,活動日漸式微,到老一輩人離去後,年青一輩對此重視不足,如今的抽炮儀式也只有5個花炮,大會每年都要安排壯丁來領炮,羅貴發堅持地說:「我們不能沒有了這個儀式,至少要保留,讓後輩知道有這個儀式。」


疫情下的天后誕「落地賀壽」。(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下的天后誕「落地賀壽」。(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下的天后誕「落地賀壽」

在天后誕期間,主會邀請戲班來臨上演粵劇(神功戲)是重要的一環,一來酬謝神恩,二來娛樂大眾。張韻劍回憶,早年的神功戲棚設於西灣沙灘,觀眾要走過竹橋過涌看戲,直到多年前才遷移到現今的天后廟前搭棚做戲。為期五日的天后誕熱鬧非凡,前往觀戲的戲迷、到訪拜神的善信眾多。去年和今年由於疫情都需停辦神功戲。

今年天后誕正日下午二時,主會邀請戲班在廟前「落地賀壽」,上演《正本賀壽》、《加官》及《小送子》,短短十來分鐘為天后賀誕。

*********

今年大型的天后賀誕活動均需取消,長洲西灣天后誕也縮減規模。疫情下籌款艱難,但長者們仍希望這一傳統不要斷層,今年75歲的羅貴發說:「我們年年做天后誕,小時候一路玩過來,不想這個文化失傳,想給年青的接手!這兩年疫情很多事情做不成,希望之後還有機會做起,一路承傳下去。」◇


長洲西灣天后宮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西灣天后宮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成員希望天后誕文化代代相傳。(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西灣媽勝堂值理會成員希望天后誕文化代代相傳。(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