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運用一杉一竹搭建,到創造一個充滿人文色彩的文化空間,卓翔導演在過去拍攝與粵劇、崑曲相關的電影時已對戲棚產生了十足的興趣,三年前啟動的一個拍攝計劃令卓翔願望成真。


運用一杉一竹搭建,到創造一個充滿人文色彩的文化空間——戲棚。(高先電影提供)
運用一杉一竹搭建,到創造一個充滿人文色彩的文化空間——戲棚。(高先電影提供)

與過往以人物為主拍攝紀錄片的手法不同,卓翔嘗試運用觀察式的拍攝視角,以戲棚為主角,透過搭棚師傅、戲班、觀眾及戲棚搭建到拆卸的過程,與觀眾分享這一將民間風俗、戲曲藝術彼此相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帶領觀眾細細咀嚼其中體現的天人合一哲學,喚起人們對文化保育的重視。


《戲棚》電影海報。(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電影海報。(陳仲明/大紀元)

過去在拍攝與戲曲相關的紀錄片時,卓翔注重的是如何將人物故事細膩地展現出來,集中理解一個演員的藝術生命歷程,但今次拍攝面對的主題,給予他一個全新的視角去觀察戲劇行業的生態。


今次拍攝面對的主題,給予卓翔一個全新的視角去觀察戲劇行業的生態。(高先電影提供)
今次拍攝面對的主題,給予卓翔一個全新的視角去觀察戲劇行業的生態。(高先電影提供)

談及紀錄片《戲棚》的特色,卓翔說:「戲棚是整個戲的主體,70多分鐘的影片中,走訪了不同的戲棚,人文風景是主軸。沒有說某一個人、某一個族群是主角,其實很強調戲棚每一個參與者,都是其中的一部份,失去任何一部份,戲棚都不完整。」


戲棚是整個戲的主體,70多分鐘的影片中,走訪了不同的戲棚,人文風景是主軸。圖為石澳天后誕戲棚鳥瞰圖。(高先電影提供)
戲棚是整個戲的主體,70多分鐘的影片中,走訪了不同的戲棚,人文風景是主軸。圖為石澳天后誕戲棚鳥瞰圖。(高先電影提供)

戲棚帶出隔空對話

不同背景的人觀賞《戲棚》,所理解的角度都不一樣。卓翔希望今次以全新的角度拍攝,令觀眾感覺像參與一個展覽一樣,看到戲棚所連結的方方面面,令人們跳出各自的角色,嘗試代入不同的場景去感受他人的想法。

電影公映後,卓翔出席了不少放映會映後談,聆聽不同背景的觀眾對《戲棚》的看法。他觀察到其實影片中所展現的細節,均能帶給觀眾不同的啟發。例如影片中有一幕展現幕後工作者幫演員搬運衣箱、演出器具,當中的付出是演員之前沒有體會到的,演員開始理解工作人員的付出;搭棚師傅透過鏡頭展示出在戲棚中不同角落的場景,也令他開始思考搭建時設計的效果,希望能改善相關設計,更方便戲班、觀眾;一般的觀眾則對神功戲演員的日常生活感到新奇,了解到在偏遠地方演出的演員,食宿都要在戲棚中,還要自行攜帶煮食爐具⋯⋯


位處偏遠地區的戲棚,除了是演員演出的舞台外,更是他們的起居生活場所。(陳仲明/大紀元)
位處偏遠地區的戲棚,除了是演員演出的舞台外,更是他們的起居生活場所。(陳仲明/大紀元)

「隔空對話」正是卓翔想帶出的一個訊息:「人們比較留意自己做的事情,很少關注其他範疇的人所關注的事情,這都是一個隔空對話。平時大家習慣的紀錄片,都是一直有旁白,但這個專題是從另一個角度給人觀察,讓人嘗試理解不同角色的人做的事情。」

與自然相融的戲棚

影片中有一幕,眼見一根根竹枝、杉木從西環碼頭出發,歷經海路來到香港最南端的蒲台島。在黃曆三月廿三日天后誕前,手法嫻熟的搭棚師傅便會在懸崖峭壁上搭建起一座巧奪天工的戲棚,演員在由竹搭建的戲棚中跳躍,比一般室內的戲台發揮得更加自如。


在黃曆三月廿三日天后誕前,手法嫻熟的搭棚師傅便會在蒲台島的懸崖峭壁上搭建起一座巧奪天工的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在黃曆三月廿三日天后誕前,手法嫻熟的搭棚師傅便會在蒲台島的懸崖峭壁上搭建起一座巧奪天工的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跟隨著鏡頭走入戲棚這一充滿人文色彩的文化空間,卓翔提到:「戲棚最特殊之處就是所有東西都是天然的,最主要的材料是木和竹,是可以跟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空間來的。我記得粵劇演員說,他們在(竹木搭建的)台上彈跳,做翻騰動作的時候,是非常好做的。」


卓翔提到:「戲棚最特殊之處就是所有東西都是天然的,最主要的材料是木和竹,是可以跟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空間來的。」(陳仲明/大紀元)
卓翔提到:「戲棚最特殊之處就是所有東西都是天然的,最主要的材料是木和竹,是可以跟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空間來的。」(陳仲明/大紀元)

觀賞南北方戲劇,卓翔分析它們之間的差異,也與演員們演出的環境有關,北方的戲劇在石頭做的古戲台表演,而南方的戲劇演出的環境大多在室外開放空間,因此演員們的發聲、表演方式都有所不同。他認為在戶外的戲劇表演更能表達出天人合一之美,是一種近乎原始狀態下的演出,是值得保存的一種藝術形式。他認為如今的記錄十分有價值,他觀察到如今有很多傳統的藝術形式已經開始慢慢變化,如果不能及時拍攝記錄,它們可能就會慢慢消失,後人便不會知道原來的型態如何。如今有機會將與戲棚相關的點滴以影像記錄下來,並與他人共享,他相信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一項工作。


南方的戲劇演出的環境大多在室外開放空間,因此演員們的發聲、表演方式都與北方戲劇有所不同。(陳仲明/大紀元)
南方的戲劇演出的環境大多在室外開放空間,因此演員們的發聲、表演方式都與北方戲劇有所不同。(陳仲明/大紀元)

戲劇的社會功用

在三年的拍攝歷程中,導演卓翔重點拍攝了八個具有代表意義的戲棚,挖掘與其相連結的故事。這次拍攝經歷中,他體驗最深的便是戲劇藝術的起源實際與祭祀相關,所表達出對天、地的敬重才是戲劇所表達的重要意義。與此同時,戲劇還具有教化功能。作為戲劇演出的載體──戲棚,更是文化傳承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在戲棚上演戲劇,除了讓村民得到娛樂外,更起著教化的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在戲棚上演戲劇,除了讓村民得到娛樂外,更起著教化的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卓翔分享:「其實戲劇在我們華人文化中,不單只是表演藝術那麼簡單,其實是跟我們生活很緊扣,它有宗教的內容,是和生活緊扣的。環顧亞洲的表演藝術,如日本能劇,是以演戲去酬神,把戲劇作為一個祭品。」

他舉例,香港每年民間大大小小的節慶不少,在神誕期間上演的神功戲,意義在於酬謝神恩,為村民祈福。

戲劇還有另外一項社會功能,便是「教育」。拍攝期間,卓翔蒐集了不少資料,了解到在鄉村的戲棚神誕、太平清醮期間做大戲,同時包含著教化功能:「落鄉演出其實是做教育的,鄉民他們打工、工作,他們未必受過教育。他們每年靠這些環節去得到一些倫理概念的教育。」

他談到,不少戲劇的內容是神話傳說、歷史故事等,都蘊含著倫理道德觀念,是「文以載道」的表現。在戲劇的演變中,如今向娛樂性發展,過去的傳統若無人記載,一旦消失實在可惜。

*********

《戲棚》並非大製作的電影,也未能像商業大片那樣吸引大量觀眾眼球,但卓翔仍堅持認為,這個時代需要有人願意記載這些香港特色的文化:「無論拍紀錄片的人,還是媒體,做記錄工作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為這個時代,不記錄,歷史就會改寫,就會給人隨意刪改我們的歷史,所以這件事都需要有人去做。」◇

今日的戲棚仍然承載著香港特色的文化。圖為青衣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今日的戲棚仍然承載著香港特色的文化。圖為青衣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滘西洪聖誕至今仍保留著天光戲傳統。(陳仲明/大紀元)
滘西洪聖誕至今仍保留著天光戲傳統。(陳仲明/大紀元)


屯門后角天后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屯門后角天后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首映禮,卓翔導演(左二)與搭棚師傅陳煜光(左三)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首映禮,卓翔導演(左二)與搭棚師傅陳煜光(左三)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卓翔導演費時三年完成紀錄片《戲棚》,與觀眾分享這一將民間風俗、戲曲藝術彼此相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帶觀眾細細咀嚼其中體現的天人合一哲學。(陳仲明/大紀元)
卓翔導演費時三年完成紀錄片《戲棚》,與觀眾分享這一將民間風俗、戲曲藝術彼此相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帶觀眾細細咀嚼其中體現的天人合一哲學。(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