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的禁令或直接重創中國超級電腦行業的未來發展。美國實施出口管制的主因是中共模糊軍民兩用超級電腦界限,且中共國家資本主義以及政府主導的巨大投資扭曲全球供應鏈,引發美方擔憂。

美國商務部6月21日因擔心中國企業或機構正在開發的超級電腦被用於中共的軍事用途,將5家中國實體加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Entity List)。這是繼2015年以來第二波上榜的中共超級電腦(Supercomputer)行業公司或研究所。

到目前為止,中國國內的超級電腦三巨頭——天河、曙光以及神威「太湖之光」全部被美國祭出出口管制。

據悉,本次被禁的中科曙光、天津海光、成都海光集成電路、成都海光微電子技術都與美國晶片製造商AMD(超微半導體)有合資關係,而江南計算技術研究所則是位於無錫的中共軍方的研究機構。這些公司主要供應中共發展超級電腦及服務器的中央處理器(CPU)的技術材料。

中國超級電腦的卡脖子技術

超級電腦是由大量的服務器、存儲和網絡組成的集群式計算系統,其性能取決於處理器、存儲和網絡三個核心部件的協同工作。美國頂級專家透露,中國超級電腦的卡脖子技術在晶片以及網絡鏈接上。

中共半導體事業落後於美國將近20年的時間,技術積累和經驗在最初都是0的狀態,國外的x86架構處理器很大一部份指令集都掌握在美國晶片企業超微半導體(AMD)和英特爾(Intel)手中。從2016年開始,中共陸續通過跟美國晶片大企業組建合資企業等方式,獲取這兩家企業的技術授權。

關於中共在晶片上對美國技術的依賴,可參看文章 「無美國技術 業者:中共晶片開發將陷死胡同」和 「美祭新禁令 重擊中共超級電腦和CPU晶片業」。

除了晶片,一些周邊部件也依賴進口。

美國科技研究公司「Intersect360 Research」的首席執行官愛迪生・斯涅耳(Addison Snell)在2017年出席國會常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聽證時指出,在超級電腦領域,中國落後於其它國家最大的一塊就是「網絡」鏈接部份。

Intersect360一直對高性能計算以及超級電腦領域進行跟蹤研究。斯涅耳舉例說,比如:曾是世界超算冠軍的中國超級電腦「太湖之光」用的網絡晶片來自跨國公司邁絡思(Mellanox)。

他介紹說,全世界速度最快的前500台超級電腦中,55%的高性能計算(HPC)都採用InfiniBand(直譯為「無限帶寬」技術,簡稱「IB」)網絡互連技術。此外,世界上最快的三台超級電腦都採用邁絡思的IB技術,中國大多數超級電腦使用的也是邁絡思的IB技術。

斯涅耳表示,雖然中國超級電腦企業的官方聲明稱,中國自行設計、開發了基於這些晶片的獨特網絡,「但我們認為實際技術仍是InfiniBand,或跟其非常類似的技術」。

「沒有這些晶片,中國政府(中共當局)無法構建高效、高性能的系統內接,或者說至少在類似的時間框架內無法達到(預設值)。」他說。

邁絡思是一家總部位於以色列和美國的跨國公司,應該嚴格遵守美國商務部的對華禁令。到截稿時,邁絡思沒有回覆《大紀元》的電郵採訪。

中美發展超級電腦走了完全不同的路

斯涅耳指出一個中美兩國發展超級電腦過程中的兩極現象。「存在一個有趣的分支:當美國私人公司設計超級計算系統或技術時,他們是尋求在美國國內或國外儘可能廣泛地售賣產品,從過去的投資中獲益。但中國(中共)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經濟體,是出於某些目的打造超級電腦,(我們)不確定它會允許其他人使用這項技術。」他說。

此外,他還表示,中美都對超級電腦進行資助,但對如何使用研發結果則截然不同。美國國家實驗室資助美國國內最先進的超級電腦,隨後再將相關的應用開發納入商業領域,為美國企業研發提供競爭力。

斯涅耳表示,中國(中共)的超級計算戰略將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傾向於集權而不是分權。「我們發現,中國政府(中共政權)極有可能集中資源、限制接觸(超級電腦),而不是(像西方國家一樣)將高性能計算(HPC)資源投入單個公司和研究人員。」他說。

斯涅耳認為,中共有可能擁有全世界速度最快的前500台超級電腦名單以外的、別國都不知道的其它機密超級電腦。「我們認為,這些機密超級電腦可能為中共政權利益服務。」他說。

斯涅耳表示,外界連想要了解中國的超級電腦市場都很難,甚至難以跟蹤。「那裏沒有自由的新聞,也不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他補充說。

中共模糊軍民兩用超級電腦界限 令美擔憂

此外,美國一直對中國(中共)超級電腦在民用和軍用之間缺乏明確的界限表示擔憂,同時警惕中共以民用為由,獲取美國的軍事技術。

近年來,中共制定了自上而下的軍民兩用軍事發展戰略。201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更決定設立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

對應的,中共通過優惠的採購政策、大量研發投資以及強制外國公司技術轉讓,正逐步減少國內超級電腦對高性能計算的進口依賴,同時發展國內的超級電腦冠軍企業。

美國專家表示,有可能中國的民用企業獲得尖端技術後,將它轉為軍事用途。比如:中國國內很多民用和軍事的飛機供應鏈以及核心部件生產都是重疊的,都是由同一家企業完成;而超級電腦的主要研發機構都跟中共軍方或中國科學院電腦所等有密切關係。

華盛頓智囊「美國新安全中心」(CNAS)技術和國家安全項目的兼職研究員艾爾莎・卡尼亞(Elsa B. Kania)在「防衛一號」(DefenseOne)網站撰文解讀中共軍民兩用戰略:一方面,技術進步可能為中國企業帶來經濟優勢;另一方面,軍民雙重用途和軍事潛力更賦予了技術的地緣戰略意義,這才是中共軍事和國防工業熱衷探索這些領域的原因。

圖為「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的部份產業目標,其中計劃到2020年,國產超級電腦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的60%;到2025年,國產超級電腦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的80%。(美國國會常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7年的年度報告截圖)
圖為「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的部份產業目標,其中計劃到2020年,國產超級電腦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的60%;到2025年,國產超級電腦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的80%。(美國國會常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7年的年度報告截圖)

中國可以發展高科技 但必須遵守行規

而中共通過國家產業政策扶持超級電腦的做法,也無法被國外所接納。

超級電腦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列出的十大優先項之一。「中國製造2025」是中共未來科技發展的重要指導方針,強調在技術上自給自足,並在指定的先進技術領域佔據全球領先地位。

該計劃提出,到2020年,國產超級電腦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的60%;到2025年,國產超級電腦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的80%。

當然,中國可以發展高科技,但是必須遵守行規。在未來科技競爭的發展渠道上,中共一直不敢提其2025計劃要靠「買」和「偷」技術來實現,而這正是觸發美國301調查、乃至爆發中美貿易戰的核心原因,也是整個貿易戰期間中共閉口不談、不肯讓步的事宜。

另一方面,一旦中共掌握某種技術,就用價格戰、不惜虧本把別國企業逼出市場,進而壟斷市場,亦或超大量生產某種產品,扭曲整個產業的生存狀況。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去年5月出席國會聽證,提及「中國製造2025」時表示,如果是中共要在未來發展領域和其它國家正當競爭,那沒有問題;但通過投入3000億美元補貼、限制市場準入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等手段,以犧牲他國利益為代價,那就另當別論。

全球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事務負責人特寥洛(Paul Triolo)也在出席國會聽證時表示,美國針對「中國製造2025」發聲並非是要阻止中國的科技發展,而是希望中國為這些前瞻性產業的發展建立以市場為基礎的公平競爭體系,而不是以國家資本主義以及政府的巨大投資來扭曲全球供應鏈。

保持超級電腦優勢 關係美國國家安全

美國國家安全局和美國能源部在2016年12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美國若不採取強硬行動,將無法控制美國在高性能計算(HPC)領域的未來。若失去HPC的領導地位,將嚴重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報告舉例說,國防部、國家安全局和國家核安全管理局都依靠最先進的電腦進行設密、武器測試和國家核威懾模擬。

「如果美國在先進高性能計算中喪失領導地位,將對未來的戰略威懾和作戰能力產生直接影響。」報告寫道。

2017年國會常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的年度報告也重點介紹了中共發展超級電腦對美國造成的威脅。

「這些政策不僅切斷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市場範圍,而且限制了美國出口管制的有效性,並削弱了美國在先進計算領域的技術優勢。」報告中寫道。

報告引述能源部長里克·・佩里(Rick Perry)的話說:「美國在高性能計算方面的領導地位對於我們國家的安全、繁榮和經濟競爭力至關重要」。

外界預計,因美國商務部的禁令直接影響到中國超級電腦的核心部件,可能對中國超級電腦的後續發展帶來巨大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