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商務部上周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後,外界紛紛猜測依賴美國核心組件供應的華為是否會步中興後塵,同時質疑華為口中的「備胎」在某些領域或許根本不存在。

多家外媒報道說,在失去美國核心組件的穩定供應前提下,即使華為的研發以及供應鏈比中興佈局更優,或許短期內華為能依靠庫存死撐,但中長期的影響難免,尤其是高端硬件或軟件斷供將衝擊華為已經設計好的、但尚未完成器件採購的商品。

繼谷歌後,美國的晶片企業賽靈思(Xilinx)周一(5月20日)宣佈,對華為斷供。賽靈思是5G核心部件「現場可編程門陣列」(FPGA)的全球重要供應商之一,是華為的卡脖子技術之一。

「我們意識到美國商務部就華為頒佈的拒絕令,我們正在(跟美國政府)合作。我們目前沒有別的信息可共享,」賽靈思發言人通過電子郵件告訴媒體。

「彭博」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除賽靈思外,英特爾、高通、博通等晶片大廠已向員工表示,公司將凍結與華為的供貨協議,直至另行通知為止。而手機軟件巨頭Google也暫停為華為提供安卓(Android)服務,使華為新用戶無法使用Google Apps、Gmail和YouTube。

衝擊難免 備胎或子虛烏有

自從2018年中興被美國特朗普政府激活禁止令之後,華為就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中興,開始囤糧。《日本經濟評論》17日引述消息指,華為希望儲備一年份量的重要部件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這被稱為「備胎」。

美國在模擬晶片、射頻晶片、高端交換路由晶片、高速接口晶片、數模轉換晶片、電源管理晶片以及光模塊等核心器件方面佔據絕對優勢,而華為的所有業務,尤其是5G幾乎都依賴美國供應的這些晶片。

在底層晶片領域,英特爾、賽靈思等控制CPU、FPGA等高端邏輯晶片。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亞德諾半導體(ADI)等控制高速AD/DA、PLL等模擬晶片。在模塊/子系統領域,科沃(Qorvo)、思佳訊(Skyworks)等佔據射頻器件主要分額。這些都是美國的公司,必須遵守美國的出口管制規定。

美國《出口管理法》的特點還適用於「地域外」的外國交易。根據市場價格,如果美國企業的零部件和軟件在原則上包含25%以上,哪怕是日本或歐洲等地域生產的產品也將成為美國管制的對象。

如果違反,這些企業同樣面臨被美國政府處以禁止與美國企業交易等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的可能。

所以,美國祭出制裁措施對華為的打擊將難以避免,因為在通信領域擁有大量專利的美國半導體元部件有時是難以替代的。

外界認為,基於半導體行業的分佈特徵,華為口中宣稱的「備胎」在某些領域或許根本不存在;即使有真存在的「備胎」,其質量也難以在短期內獲得市場認同。

因華為旗下有多個電子產品,每種產品對美國元部件的依賴程度不一,比如手機、平板電腦的晶片依賴程度就較低,所以美國禁令對華為不同產品的衝擊會不同。

近日,日本電子商務網站Mercari的華為手機、平板電腦開始不同幅度地降價,最高降幅達20%。在全球手機消費放緩的情況下,華為突然降價,意味著其手機銷售的預期收益下滑。

為何西方不接納華為  

美國一直在提醒各國,採用與中共政府密切的中國公司產品,尤其是納入5G會帶來的國安風險。

總統特朗普15日簽署了一項行政令,禁止美國電信商使用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電信網絡設備和服務,此舉意味著正式宣告華為和中興不得進入美國市場。

美國智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副總裁、資深網絡安全研究員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表示,若中國公司是在正常的商業環境中運作、成為美國的5G供應商不會是一個問題;甚至中國公司有可能做得非常好。

但中共當局不會給中國企業這樣的機會。「即使這些中國公司希望自主,或者他們也願意放棄北京的管制、像西方公司那樣營運,他們也沒有這樣的選項。」他說。

美國國會2012年的報告指出,華為和中興兩家中國公司受中共政府的控制,且華為高管與中共軍方以及中國(中共)情報機構有聯繫。

路易斯表示,華為和中興無法拒絕中共政府的要求,而洞察中共政府對國外客戶(開展的行動)的一個重要指標就是看看它如何對待自己的國民——中共政府正對自己的國民進行普遍監視。

「中國(中共)是最活躍的間諜活動來源,它們在工業間諜、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對中共政權認為具有威脅性的團體或國家開展行動。它的目標遠不止美國,也包括它有興趣和獲取信息的任何國家。」他在報告中寫道。

而華為與中共的關係也從另一個角度切實反映了中美貿易戰的核心爭議: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網絡間諜與知識產權盜竊,以及中共覬覦西方國家的技術優勢。

以下為CSIS副總裁、資深網絡安全研究員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參與製作的短片「華為究竟發生了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