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大型活動,如嘉年華會、年宵市場、大型運動賽事、盆菜宴等,人們在享受美食後,總能看到垃圾桶旁堆滿了大量即棄塑膠,然而這些塑膠卻是地球的噩夢,堆填區並不能永久解決塑膠問題,相反無法分解會造成更多土壤、水源的污染,更甚者當塑膠分化為微塑膠後,便會威脅人類健康。如何減少塑膠對環境的污染,幾位關注環保的年青人共同創辦社會企業We Use,提供多種類型餐具租用服務,向即棄產品說「不」。

在青衣戲棚的夜市期間,有義工推著裝著餐具的環保車,向市民推廣免費餐具借用服務,市民只要付二十元按金便可獲一套餐具使用,用畢後交回可退回按金。這一模式減少了即棄餐具造成的浪費。為市民提供餐具借用服務的社會企業We Use,曾經在過去一年間協助超過三百場活動,借出的餐具令市民減少使用超過二十七萬件即棄餐具。

在青衣戲棚的夜市期間,有義工推著裝著餐具的環保車,向市民推廣免費餐具借用服務。(陳仲明/大紀元)
在青衣戲棚的夜市期間,有義工推著裝著餐具的環保車,向市民推廣免費餐具借用服務。(陳仲明/大紀元)

在青衣戲棚的夜市期間,有義工推著裝著餐具的環保車,向市民推廣免費餐具借用服務。(陳仲明/大紀元)
在青衣戲棚的夜市期間,有義工推著裝著餐具的環保車,向市民推廣免費餐具借用服務。(陳仲明/大紀元)

一萬元創業 有心女孩甘做洗碗工

We Use成立三年來,服務超過十萬人次,成為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走塑」夥伴,也感染了不少香港人認識到減少即棄物品的重要性。規模不大的We Use創業的背後,還有一個感人的小故事。

創辦人之一的阿Wing,對環保充滿了熱忱,不忍心看到即棄餐具白白送往堆填區,於是想到推行租用餐具服務,鼓勵人們減少使用塑膠。阿Wing最初是用自己的業餘時間參與這項工作,星期一至五有全職工作的她,利用周末時間嘗試為市民提供餐具租用服務。她取出自己一萬元積蓄購買了三十套瓷器餐具,從接收訂單、運送餐具到清潔,都是用自己一雙手實現。創業初期,她自己擔任洗碗工,餐具送回來時,全靠自己幾個小時手洗。

同路人總會走在一起,漸漸地,她身邊多了幾位合作夥伴,他們各有專長,共同將公司發展起來。也有越來越多的團體、公司意識到「走塑」的重要性,We Use的服務對象非常廣泛,小至私人派對、公司用餐,大至幾千人的年宵市場、嘉年華會、馬拉松賽事,We Use所起到的作用不可小覷。

We Use在馬拉松及運動賽事期間為跑手提供可循環用的膠杯。(受訪者提供)
We Use在馬拉松及運動賽事期間為跑手提供可循環用的膠杯。(受訪者提供)

We Use在馬拉松及運動賽事期間為跑手提供可循環用的膠杯。(受訪者提供)
We Use在馬拉松及運動賽事期間為跑手提供可循環用的膠杯。(受訪者提供)

We Use的運作模式也不複雜,只要客人在網上下單租用餐具,公司便可在指定時間運送餐具到指定地點,活動完結後再到場回收餐具,送到工場清洗消毒,儲存留待下一場活動使用。

We Use的服務對象廣泛,小至私人派對、公司用餐,大至幾千人的年宵市場、嘉年華會、馬拉松賽事。(受訪者提供)
We Use的服務對象廣泛,小至私人派對、公司用餐,大至幾千人的年宵市場、嘉年華會、馬拉松賽事。(受訪者提供)

We Use的服務對象廣泛,小至私人派對、公司用餐,大至幾千人的年宵市場、嘉年華會、馬拉松賽事。(受訪者提供)
We Use的服務對象廣泛,小至私人派對、公司用餐,大至幾千人的年宵市場、嘉年華會、馬拉松賽事。(受訪者提供)

「走塑」理念感染他人 客人助推廣

We Use業務經理楊安妮(Annie)展示可供租用的環保餐具。(陳仲明/大紀元)
We Use業務經理楊安妮(Annie)展示可供租用的環保餐具。(陳仲明/大紀元)

We Use業務經理楊安妮(Annie)分享,每次參與大型活動,都能令更多人認識到透過減少即棄餐具的使用,可以為保護這個地球貢獻一分力量。最令她感到鼓舞的是有部份參與活動、接受服務的客人,在後來主動擔任We Use工作人員,在其它大型活動中推廣餐具借用,希望能令更多人養成走塑的習慣,少用即棄物品。Annie介紹,在大型活動中擔任兼職工作人員的身份各異,有的是大學生,有的是退休人士,還有一些熱心環保事業的青年人。

她看到這幾年香港的走塑風氣越來越盛行,很多有心人透過自己的身體力行實踐環保理念,相信未來會有更多的人正視過度使用塑膠的問題,積極實踐餐具重用而減少即棄塑膠的使用。

We Use提供的環保餐具。(陳仲明/大紀元)
We Use提供的環保餐具。(陳仲明/大紀元)

從最初的三十套陶瓷餐具,發展到三萬隻杯、二萬套餐具,提供超過二十種款式的餐具借用,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去年是We Use發展的重要階段,在馬拉松比賽期間為跑手提供可循環用的膠杯,沿途設立回收站,減少膠樽的使用。負責人對餐具的訂造也十分用心,特地到台灣訂造食品級的膠杯,能夠耐100度的高溫,質地耐碰撞,方便跑手投杯回收。

身為一間社企,We Use的收入也有服務社會的義務。Annie稱,如今公司所僱用的洗碗工,主要是與社福界合作,請智障人士工作。她認為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社企所得便能回饋社會,解決智障人士的就業問題。

*********

面對如今越來越盛行的「走塑」之風,Annie相信We Use的發展前景較為樂觀,希望在大型活動中能夠實現「零塑膠」,喚醒更多人對環保的重視,為市民帶來正面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