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錦田大江埔農莊的一隅,存放了約8萬個、共2噸重的膠樽,這是社企V Cycle僅一個月的回收量。負責人史濟民(Eric)稱,這只是香港丟棄膠樽的冰山一角,港人日棄500萬至600萬個膠樽,而回收率只有6%,這些數字令人擔憂。懷著成立社企V Cycle的初衷,他希望透過自己和團隊朋友的綿薄之力,喚起社會對即棄塑膠的關注,也希望能透過環保回收,循環再造的產品投入商業領域,再用利潤幫助低收入群體,促成良性循環的經濟模式,集合扶貧、環保於一身。


在錦田大江埔農莊的一隅,存放了約8萬個、共2噸重的膠樽,這是社企V Cycle僅一個月的回收量。(陳仲明/大紀元)
在錦田大江埔農莊的一隅,存放了約8萬個、共2噸重的膠樽,這是社企V Cycle僅一個月的回收量。(陳仲明/大紀元)


去年9月世界環境清潔日,Eric在石澳清潔活動中負責協調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去年9月世界環境清潔日,Eric在石澳清潔活動中負責協調工作。(陳仲明/大紀元)

初次與Eric見面,是在去年9月世界環境清潔日期間的一個環保活動。由法國領事館支持的SLDLP義工團隊在石澳清潔海灘,短短兩個小時便拾獲約2,800個膠樽。這些膠樽被送到社企V Cycle的工場清潔、分類。兩年來,Eric和同事們常常參與一些環保活動,雖然海灘回收的膠樽的數量不足以提供足夠的經濟效益,但他們還是很熱心參與。


石澳海灘清潔活動,短短兩個小時便拾獲約2,800個膠樽。(曾蓮/大紀元)
石澳海灘清潔活動,短短兩個小時便拾獲約2,800個膠樽。(曾蓮/大紀元)

Eric說:「沙灘清潔不在於量,教育意義比較重要,市民可透過活動了解減少用塑膠及乾淨回收的重要性。」


Eric相信沙灘清潔不在於量,教育意義比較重要,市民可透過活動了解減少用塑膠及乾淨回收的重要性。(陳仲明/大紀元)
Eric相信沙灘清潔不在於量,教育意義比較重要,市民可透過活動了解減少用塑膠及乾淨回收的重要性。(陳仲明/大紀元)

他在活動中也介紹了社企的運作模式,鼓勵人們將塑膠投放在回收箱內,幫助人們建立信心:「希望給人看到,如果真的把塑膠丟到回收箱裏面,我們可以給他們信心,塑膠是有出路,可以變成不同的產品的。」


V Cycle的回收箱。(受訪者提供)
V Cycle的回收箱。(受訪者提供)

因助人之心而建立社企

曾經從事企業禮品、紡織業的Eric,觀察到身邊出現大量的物資浪費,過度包裝、回收不足,且留意到身邊拾荒者生活的艱辛。

Eric提到:「香港有很多拾紙皮的長者,年齡介乎六十到八十幾,他們工作的狀況比較惡劣,在街上從早做到晚,日曬雨淋,但是收入很低,每天只能平均賺二十至三十港元;而香港現在的回收紙市場低靡,他們日做夜做,都沒有錢賺。」

他便思考究竟可以怎麼幫助到這些長者,又同時用自己的所長為環保事業盡一分力,一個社企運作的方案誕生了。

2017年11月,V Cycle發起了「十噸膠樽回收大行動」,以「拾樽背後 關懷扶貧」為主題,集結眾人之力在全港各區回收膠樽,再以較高的工資聘用拾荒者幫助膠樽清潔、分類,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下一步便是尋求合作夥伴對膠樽進行打碎、拉粒、製成布料後再回到香港,可聘請復康人士或單親媽媽縫紉成環保袋、製作雨傘、風褸等等,商品流入市場後,所有盈利的資金又可進一步支持社區內的低收入人士。Eric希望,有朝一日社企可以真正做到良性運作,在不同的環節都能幫助到有需要的群體。


環保團體「地球之友」與V Cycle合作,在錦田大江埔農莊舉辦了「塑膠分類工作坊」。(陳仲明/大紀元)
環保團體「地球之友」與V Cycle合作,在錦田大江埔農莊舉辦了「塑膠分類工作坊」。(陳仲明/大紀元)

回收膠樽背後的教育意義

去年12月,環保團體「地球之友」與V Cycle合作,在元朗錦田大江埔農莊舉辦了「塑膠分類工作坊」,來自企業與公眾的義工們幫助將回收的膠樽按照顏色分成四類──透明、藍色、淺藍色及雜色,方便送廠回收。

來到農莊,堆積如山的膠樽映入眼簾,雖已經踏入12月,天氣較為涼爽,但短短一個半小時的分類工作開始沒有多久,義工們已經汗流浹背,體會到回收的艱辛。

「地球之友」企業策劃及拓展經理周䁱東認為,活動可以更加深層令企業和公眾親身體驗塑膠回收的整個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地球之友」企業策劃及拓展經理周䁱東認為,活動可以更加深層令企業和公眾親身體驗塑膠回收的整個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地球之友」企業策劃及拓展經理周䁱東分享:「這個可以更加深層令到企業和公眾親身體驗塑膠回收的整個過程,究竟飲用完一個水的膠樽,生命會怎麼樣。丟完之後去了哪裏。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讓企業和公眾知道多一些關於塑膠回收的問題的嚴重性,生命周期情況。」


在錦田大江埔農莊,堆積如山的膠樽有兩噸,需要人手分成四類。(陳仲明/大紀元)
在錦田大江埔農莊,堆積如山的膠樽有兩噸,需要人手分成四類。(陳仲明/大紀元)

Eric認為,舉辦海灘清潔、膠樽分類等活動,可以令公眾了解回收工場的運作,重點不是他們這一小時的幫助可以為企業減輕多少負擔,而是希望他們將源頭減廢的理念帶回家,在親身體會過回收工序的繁複後,少用膠樽,為環保出一分力。

談及公司最令Eric重視、希望發展的一面,他認為是「教育」:「我們最近去中學做環保教育,我們得到商界環保協會邀請,希望透過教育,鼓勵青少年實行環保,做乾淨回收,希望他們可以在未來的職業,將環保融合到他們的職業中。無論他們做甚麼,譬如做醫生,做律師,其它工作都好,都可以滲入環保動作在其中。」

*********

如今V Cycle還在探索階段,積極尋求各類途徑將膠樽升級再造。雖然還未達到真正的盈利,但Eric相信這一前景是光明的:「市場對再生物料的需求越來越大,很多大公司已經開始承諾要使用再生物料生產。我們也想發展設計自己品牌的產品,並將業務拓展到不同類型的塑膠。」他期待新的一年有更好的發展,將V Cycle環保、助人的理念傳播開來。◇


Eric認為,舉辦海灘清潔、膠樽分類等活動,可以令公眾了解回收工場的運作。(陳仲明/大紀元)
Eric認為,舉辦海灘清潔、膠樽分類等活動,可以令公眾了解回收工場的運作。(陳仲明/大紀元)


清潔海灘活動過程中有不少孩子的身影。(陳仲明/大紀元)
清潔海灘活動過程中有不少孩子的身影。(陳仲明/大紀元)


細心留意可見很多膠樽在石縫中,義工們用心找尋。(陳仲明/大紀元)
細心留意可見很多膠樽在石縫中,義工們用心找尋。(陳仲明/大紀元)


家長與孩子們身體力行,在清潔海灘過程中體會「走塑」的重要性。(陳仲明/大紀元)
家長與孩子們身體力行,在清潔海灘過程中體會「走塑」的重要性。(陳仲明/大紀元)


石澳海灘清潔義工大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石澳海灘清潔義工大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協助膠樽分類。(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協助膠樽分類。(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協助膠樽分類。(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協助膠樽分類。(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協助膠樽分類。(陳仲明/大紀元)
義工協助膠樽分類。(陳仲明/大紀元)

市民回收膠樽流程

1、將膠樽內的液體飲盡,若有殘餘,應倒掉。

2、用清水沖洗膠樽,確保膠樽表面沒有殘餘油漬,有油漬則不能做到乾淨回收。

3、膠樽壓扁之後關上樽蓋。

4、將膠樽投入回收箱。

 

V cycle回收膠樽流程

1、透過合作機構、學校、膠樽回收箱收集膠樽。

2、將膠樽分成四類:透明色、藍色、淺藍色及雜色。

3、送往合作夥伴清洗、破碎。

4、送往台灣工廠加工為紗線、布料。

5、將布料運回香港,製成環保袋、雨傘、風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