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一杯清茶,聆聽雀鳥的鳴叫,嗅著花香,在樹蔭下閱讀,這種愜意的時光都能夠在「比比書屋」中一一找到。退休夫婦蔡文元(Ringo)和李秀麗(Teresa)四年來「愚公移山」,匯集上千本書,抬木板、拉電線、鋪太陽能板、畫壁畫,和義工們一起,一手一腳建立起在元朗錦田偏遠農田上的溫馨書屋;提倡「慢活」和環保的他們,希望將健康生活理念和每一位書友分享。


嘆一杯清茶,聆聽雀鳥的鳴叫,嗅著花香,在樹蔭下閱讀,這種愜意的時光都能夠在「比比書屋」中一一找到。(陳仲明/大紀元)
嘆一杯清茶,聆聽雀鳥的鳴叫,嗅著花香,在樹蔭下閱讀,這種愜意的時光都能夠在「比比書屋」中一一找到。(陳仲明/大紀元)


「比比書屋」自詡為「最遙遠菜田上的小書店」,選址在元朗錦田大江埔,源於這裏是丈夫Ringo童年回憶的地方。最初妻子Teresa只是想把自家的書本搬到田園間,營造一個安靜的閱讀空間,並滿足自己喜歡種植和手作的愛好,夫婦二人未曾想到這樣的環境原來也是許多城市人的夢想,於是開放自家書屋,與眾人共享「慢活」理念,更有一系列的「以書換菜」、「菜田農家飯共食」等活動。


退休夫婦蔡文元(Ringo)和李秀麗(Teresa)一手一腳建立起「比比書屋」。(陳仲明/大紀元)
退休夫婦蔡文元(Ringo)和李秀麗(Teresa)一手一腳建立起「比比書屋」。(陳仲明/大紀元)

最遠與最近

筆者好奇詢問Teresa為何將書屋命名為「比比」,她笑笑說其實這是她家狗狗的名字。當時在為書屋起名的時候,曾經想了許多不同的名字,最後發現想得再遠,也不如最熟悉的名字好。


「比比」是夫婦二人狗狗的名字。(陳仲明/大紀元)
「比比」是夫婦二人狗狗的名字。(陳仲明/大紀元)

「比」的諧音是「畀」,有「給予」之意,也寄託著前來的朋友給予和分享知識、食物與書籍。Teresa強調「施比受更有福」,於是將一個美好的生活態度寄託在招牌中。另外一層含義則取自經典唐詩《送杜少府之任蜀川》:「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寓意這個聚腳點可以凝聚一班來自海內外喜愛閱讀和田園生活的朋友。Teresa也為此感到驕傲,真的有來自全港不同地區,甚至台灣、澳門和不同國家的人慕名前來比比書屋,成為一個以書會友的好地方。

書與菜完美結合

踏入書屋,約五千本書整整齊齊排列在小屋中,Ringo鼓勵每一位客人都能帶一本自己喜愛的書前來,來到書屋時一起分享閱讀的喜悅:「不是甚麼書都可以送給我們,我們希望他捐出他喜歡的書,因為這裏是一個分享平台,告訴大家為甚麼送這本書,為甚麼喜歡這本書。」

他和Teresa還想出了一個互動環節——以書換菜。客人可以用書交換自家種的新鮮蔬菜,或參與「菜田農家飯共食」活動,一起品嚐農家菜的味道,傳達自然、健康的理念。


書屋是一個共享空間,「以書換菜」更吸引了不少有心人參與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書屋是一個共享空間,「以書換菜」更吸引了不少有心人參與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書屋還常常舉辦主題書展,與此同時在田園餐飲方面也會用主題書配合。Ringo分享,早前為配合健康飲食的主題,曾經在農田種植黃豆,自製豆漿、豆腐、豆腐花,並有相關主題書推薦,參加者可以參考書中的介紹,自己在家中嘗試製作美味的食物。令Ringo最為驕傲的是書屋匯集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彼此分享書中學到的理念,又嚮往自然生活,幫到自己又幫到他人,其樂融融。

談及在田園開書屋後給自己的生活帶來的改變,Ringo笑言:「不會吃那麼多!」他解釋,過去一切來得太容易,平時在超市買麵包,不會想到做麵包的過程。如今了解到手工麵包的製作過程,反而更加珍惜食物:「新鮮出爐的麵包不會捨得一個人吃完,而是要多跟人分享。你喜歡吃的東西不一定要多吃,品嚐一點點,去欣賞食物的本身。」


書屋旁種植著農作物,客人可以用書交換自家種的新鮮蔬菜,或參與「菜田農家飯共食」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書屋旁種植著農作物,客人可以用書交換自家種的新鮮蔬菜,或參與「菜田農家飯共食」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在書屋中以茶會友,也是Teresa和Ringo的樂趣之一。(陳仲明/大紀元)
在書屋中以茶會友,也是Teresa和Ringo的樂趣之一。(陳仲明/大紀元)


書屋中密密麻麻排列的書籍有約5000本。(陳仲明/大紀元)
書屋中密密麻麻排列的書籍有約5000本。(陳仲明/大紀元)

與大自然共生 珍惜身邊事物

十多年前便提前「退休」、投入手工藝學習的Teresa,曾經赴台灣學習,掌握了紮染、手工皂和再造紙等工藝。學習過程中她感受到與大自然共生的美好:「城市人對很多物品都是過眼雲煙,不珍惜身邊的事物,以前用洗手液,用完了即刻去買。但是我學習了手工皂的製作後,發現原來可以用咖啡渣、茶渣、廢油製作,急不來,要一兩個月才能完成,我會非常珍惜它。」


Teresa學習紮染、手工皂和再造紙等工藝,感受到與大自然共生的美好。(陳仲明/大紀元)
Teresa學習紮染、手工皂和再造紙等工藝,感受到與大自然共生的美好。(陳仲明/大紀元)

開了書屋後,Teresa更會留意身邊用剩的物資,例如她很欣賞草木染,這種紮染方式使用黃薑、藍草、果皮、果殼等原料,天然又健康。

Teresa說:「我改變了我不珍惜身邊事物的習慣,現在每一件用剩的東西都會想一想有沒有用,可以怎麼用。比如吃剩的果皮、菜渣會留下來給農場中的羊吃,也更珍惜身邊的一切。」

逆境中發展小店 紅磚屋再啟航

在當前不少店舖的結業潮中,欣然發現錦田紅磚屋3月初新開了一間特別的小店「查篤撐合作社」,原來這間以寵物、環保、健康文化為主題的小店,創辦人都因比比書屋結緣,各有專長的他們擦出了新火花。


位於錦田紅磚屋的「查篤撐合作社」小店開幕,連結不同專長的人。(曾蓮/大紀元)
位於錦田紅磚屋的「查篤撐合作社」小店開幕,連結不同專長的人。(曾蓮/大紀元)

Ringo作為小店的創辦成員之一,他相信在此時此刻開店,雖然是一個挑戰,但也心懷希望:「這個時勢有危有機,一起合作的朋友都是比比書屋的書友兼導師,大家用自己的專長凝聚成一股力量,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去嘗試。逆境自強,順應自然。世事十有八九不是那麼順利,我們應該更加堅強地帶出多些正能量。」

過往四年在比比書屋的經驗,Ringo和Teresa體會很深,從一片農田、一間破舊的小屋,到如今充滿情調的農場和書屋,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Ringo談及,朋友用「愚公移山」來形容他們夫婦二人,覺得在鄉郊地方發展太難了,很多事情都要自己親力親為。


書屋中的點滴裝飾,都體現著Ringo和Teresa的用心佈置。(陳仲明/大紀元)
書屋中的點滴裝飾,都體現著Ringo和Teresa的用心佈置。(陳仲明/大紀元)

Ringo說:「我覺得這裏是我們想要的生活,我們盡力做,只要有心、堅持,都有我們喜歡的東西出現。」Teresa補充:「很多人在社交媒體中看著我們成長,他們都知道我們很辛苦,經歷很多事情。書友過來的時候都祝福我們健康、要加油。從甚麼都沒有到現在,也經歷過『山竹』打風,重建工作得到很多義工幫忙。這些經歷都很寶貴。」

*********

Ringo對元朗錦田總有一種親切感,從兒時的記憶至今,他都認為這裏是一個充滿著文化交融的地方。英國統治的年代,錦田有啹喀兵,也有原居民,還有新遷來的客家人、潮州人、福建人等等,有的務農,有的打工,不同的族群也能互相尊重,互相共融。他覺得比比書屋在此時此刻存在的意義,也正好扮演一個匯集不同人的角色,每個前來的朋友都能在這裏找到自己的位置。

他認為:「謙卑的力量很重要,每一個平平凡凡的人來到,都能很開心看到自己的進步,生活更加有開心的點子,書屋這些年能帶出這個文化,這個也幫了我很多。在日後的生活中,我們也想有多些力,多些勇氣去面對新的挑戰。」◇


從一間簡陋的小屋到如今充滿情調的書屋,Ringo和Teresa花費了不少心力。(陳仲明/大紀元)
從一間簡陋的小屋到如今充滿情調的書屋,Ringo和Teresa花費了不少心力。(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