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指責為拿弱者開玩笑,但是我認為,我們是在拿強者開玩笑。」行政總裁塞思狄龍說道。

今天我將採訪諷刺網站「巴倫蜜蜂」(Babylon Bee)的行政總裁塞思狄龍(Seth Dillon)。

楊傑凱: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塞思狄龍,歡迎你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接上期:【思想領袖】諷刺和現實變得不可分割(一)

這是非常令人反感的事情,但是他們笑了,通常是會笑的。一個健康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會笑。他們會說:「看啊,我被人嘲弄了,但這都是愉快的,而且是善意的。」其目的只是為了讓人們笑,這不是要欺負誰。我也認為有幾種方式來看待這個問題。

舉個例子來說吧,我們被關進推特監獄裏的原因,是涉及(變)性別問題和開的玩笑。此時,你可以很容易地提出一個論點,即不回懟這些理念是殘酷的。壞的理念需要被嘲笑,因為它們會對社會產生有害影響,尤其是對年輕人易受影響,他們沒有哲學基礎或神學框架,來對抗這些對他們個人真正有害的理念,如果他們吸收這些理念並試圖在生活中付諸實踐的話。

懟回去意味著,嘲笑那些會在社會上產生有害影響的壞思想。你可以說這是欺負人,因為它傷害了某人的感情,但我認為回懟實際上是防止精神錯亂的保護措施,而精神錯亂的危害更大。

楊傑凱:就是這個把雷切爾萊文評為年度男性的諷刺,讓你進了推特監獄。你為甚麼要誓死捍衛這個觀點?因為,你說你根本不打算刪除它。如果我對推特的運作方式理解得沒錯,你刪掉它就沒事兒了。

狄龍:我們坐在這兒時,我此刻就可以刪掉它。

楊傑凱:然後,他們就會重新激活你的帳戶。何樂不為呢?

7. 上帝把你造成甚麼樣

你就是甚麼樣

狄龍:如果可以避免的話,我不想誓死捍衛任何東西。我為甚麼要誓死捍衛這個呢?首先,我想提出一個問題作為回應。推特說:「你需要做的就是刪掉它,那你就可以回到平台上了。」我會問:「你為甚麼要讓我們刪掉它?」如果他們對一個笑話有意見,不喜歡這個笑話,認為這個笑話違反他們的仇恨行為政策,儘管我不承認這是仇恨行為,他們可以自己把它刪掉。

他們要求我們承認我們的行為是仇恨行為,如果我們刪掉它,就等於同意這一說法。這不僅僅是「哦,刪掉個笑話」的問題。他們的意思是:「當你刪掉這個笑話,就是承認你的行為是仇恨行為。」

這就是我們不能這樣做的原因。我還認為,我們有必要這樣做。他們可以自己刪掉它。我也認為,你能夠說真話,這是一個具有重大社會意義和哲學意義的問題。現在,(涉及的)這是諷刺,所以當我講起「要說真話」時,有時會讓人感到困惑。

我們的笑話是「真的」嗎?不是,它是一個編造的故事。我們實際上沒有把任何人命名為年度男性,但是有一個潛在的真相,是我們要了解的,並正在努力表達的。

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基本的真理:有男人也有女人,你不能變來變去,也不能隨意選擇,上帝把你造成甚麼樣,你就是甚麼樣。我們很多人都會說,這是一個基本的真理,不僅來自神學理論,而且是一個生物學的現實。

這就是現實。我們應該能夠說出甚麼是真的。我們已經到了有人堅持說「二加二等於五而不是四」的地步,並且到了不能拿這開玩笑的地步了。你要麼不得不、必須說出我們想讓你說的話,要麼你必須保持沉默並自我審查。當我們走到這一步時,我要說,那是值得誓死捍衛的。我不想誓死捍衛一個觀點,但如果我必須選擇一個,那就值得誓死捍衛的。

8. 教會為兒童開辦「變裝王后故事」

楊傑凱:我們在一個活動中見過面,在不久前,你正在做演講。你有一些非常有趣的觀察,是從「蜜蜂網」的頭條新聞中提取出來的,實際上是一些諷刺,但實際上最終變成現實。其中一個比較俗氣的觀察是:由於每個人都在家工作,褲子的銷量直線下降。

狄龍:是,是一個關於COVID的笑話。

楊傑凱:它是關於COVID的笑話。這兒是另一個,進步派教會宣布新的變裝王后《聖經》故事時間。

(註:變裝王后,通常指男同性戀通過變裝、化妝來模仿、誇大女性的性別特點;變裝王后故事,是變裝王后主持的針對兒童的同性戀教育節目。)

狄龍:是啊,那個後來就成真了,是一個笑話成真的例子。我們開了這個玩笑,後來成了一個真正的頭條新聞:一個教會為兒童開辦變裝王后故事時間。順便強調一下,不是為成人而是為兒童。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們越來越難以做到的是——開出的笑話如此荒謬,最終不會成為現實。

因為我們有點走上了通往精神錯亂的快車道,我想說。在那次演講的開頭,我引用G K切斯特頓(GK Chesterton)的話,他說這個世界已經變得太荒謬了,以至於無法去諷刺。這話是他在1911年說的。如果他今天在這裏,看到我們看到的那種東西,我很難想像他會說些甚麼。

這話只是輕描淡寫。如果這句話在當時適用,那麼今天肯定更適用。這驗證了喜劇演員們編寫這些笑話的意義。這在《阿森一族》和《衰仔樂園》中經常發生。他們能預測出未來,通過展現這些荒誕的場景——這些場景實際上成為了現實。

9. 變裝王后對兒童不適合

現實正「 超越」諷刺

這不是(因為)諷刺太接近現實,問題在於現實正在「超越」諷刺。我們(喜劇演員)正在奮力走在現實的前面,做一些比現實生活中人們實際所做的更有趣的事情。

楊傑凱:實際上,你在一些具體問題上相當直言不諱,例如,在變裝王后故事時間,及兒童色情化(即引誘兒童提前墮落)。為甚麼這個問題如此重要?

狄龍:我想問的是,為甚麼它對更多的人(顯得)不重要?我認為,它對人們應該是重要的。如果我們讓切斯特頓從1911年穿越到今天,他看到我們讓孩子們接觸的那種東西,看到人們試圖捍衛它,他會怎麼說?現在有很多人在捍衛這種東西。這不耐人尋味嗎?這是我要問的問題。

人們問我:「為甚麼你要誓死守衛這個?」(我要問:)「為甚麼這是他們要死守這些?」我想,一般來說,大多數父母都討厭這種東西,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接觸這些東西。

作為父母,你有道德上的義務,儘可能使孩子遠離那些東西,以免腐蝕他們的純真,對吧?你當然不希望讓他們接觸這些東西,或向他們灌輸,或試圖使淫穢、不雅的行為正常化。

因此,我很奇怪,為甚麼有這麼多人願意把它變成要誓死守護的事情。他們想推動這玩意?要知道,平等權利是一回事,如果你願意,可以就法律規定的平等權利進行對話。但是,讓孩子們參與進來,做一些會使無辜的孩子色情化的事,或「性誘拐」孩子,或以其它方式讓孩子墮落,讓他們去做你拚命推動的事情。這讓我感到震驚。有這麼多人願意這麼做,而且還在為這種行為辯護。

為甚麼他們要誓死守護這種事情?一個變裝王后除了利用故事誘惑孩子,還在做甚麼呢?為甚麼不做一些對兒童有教育意義或有趣的事情,何不請太空人來讀一個關於太空的故事,或者請一些對兒童來說是健康榜樣的人來?而變裝王后就是裝扮成異性的人,像脫衣舞女一樣為了現金小費而跳挑逗性的舞蹈。這些內容對兒童不適合。

〔註:「性誘拐」兒童指的是刻意與兒童(有時也包括兒童的家人)建立情感關係,以降低兒童或其家人的戒心,進而達到性虐待的目的。〕

有很多方法可以激發兒童的想像力。對於變裝王后故事時間,人們對其動機和目的非常寬容、開放。他們的使命是激起兒童對酷兒(queer)的想像力。我就是不明白,這怎麼能成為學前班、幼兒園或早小學教育和娛樂的必要或有益的組成部份?我不明白,為甚麼它能暢通無阻?

10. 揭露課堂上的實際教學內容

楊傑凱:按照某種奇怪的邏輯以及「覺醒派」意識形態,一旦某個話題得到足夠的報道,到一定的程度後,就沒有回頭路了。情況只能越來越嚴重,我在多個話題中都看到過這種情況,但是這可能是最近的一個。

狄龍:對,我認為會發生這種情況。

楊傑凱:你一直在展示那些深陷「覺醒」意識形態的人,特別是教師。你決定站出來支持這個Libs of TikTok(註:一個右翼推特帳戶,主要轉發自由派、左派和LGBT創作的內容,通常帶有反對、嘲弄或貶低的評論)帳戶的工作。請跟我說說這個,為何如此做?它和「蜜蜂網」的動機是一樣的嗎?還是這是塞思狄龍的又一個精明的商業決策?

狄龍:我認為這是不一樣的。有一些錯誤的報道,說「巴比倫蜜蜂網」投資Libs of TikTok。「巴比倫蜜蜂網」與此毫無關係。我作為個人參與的任何資助或投資,都與「巴比倫蜜蜂網」無關,儘管我經營著「巴比倫蜜蜂網」。所以說,「巴比倫蜜蜂網」既沒有購買,也沒有經營Libs of TikTok。

他們不是諷刺性的,而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企業。Libs of TikTok經營的是很多記者都忽視的重要新聞工作,它是新聞,那裏有真實的內容,由真人發布的,不是編造的,也不是虛構的。其內容是,(揭露)那些人上網並吹噓他們在課堂上教給學生的內容。它是人們揭露課堂上的實際教學內容,通過把布置給學生們的工作拍成照片來展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