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對通貨膨脹的失控和對未來潛在滯脹的擔憂在很大程度上是在重復1970年代的歷史,這段時期值得認真學習並從中吸取教訓。任命伯恩斯(Arthur Frank Burns)為新的美聯儲主席,取代強硬抗擊通脹的馬丁(William McChesney Martin),可以說是一種報復。正是馬丁在20世紀60年代初堅持緊縮政策,使得尼克遜在60年代初的第一次總統選舉中失敗。當尼克遜最終獲得總統席位時,他高調表示美聯儲將會「合作」。

到50年代中期,伯恩斯已經是經濟顧問委員會(CEA)的主席。他是商業周期領域的著名教授;他的博士生導師是周期研究的創始人米切爾(Wesley Clair Mitchell)。他們在1934年聯合出版的《1870年以來美國的生產趨勢》和1946年出版的《衡量商業周期》基本上奠定了國家經濟研究局如何確定周期的基礎。當後來繼任美聯儲主席的沃爾克(Paul Adolph Volcker Jr)在上大學期間,伯恩斯是他有影響力的老師。

伯恩斯受到艾森豪威爾的高度讚揚和信任。這使他很自然的被尼克遜任命為美聯儲主席。雖然一個具有強大學術背景的教授可能是一個很好的經濟顧問,但他不一定是美聯儲主席的合適人選,特別是在對抗政治壓力而採取寬鬆政策方面而言。在伯恩斯成為美聯儲主席之前,他對經濟的研究相當深入,並向總統提出了很好的建議。然而,學者通常都是唯唯諾諾的人,至少在一開始他就忍不住要充當鴿派。

公平地說,從1972年開始對通貨膨脹失去控制,並不完全是由於伯恩斯的寬鬆政策導致。越南戰爭導致的巨額財政赤字和之後美元不再和黃金掛鈎則更為相關。當通貨膨脹在1960年代末已經上升時,馬丁確實相應地收緊了(貨幣政策)。但隨著伯恩斯的上任,他將利率降至低於通貨膨脹的水平,如附圖所示。那時的失業率從4%上升到6%,這只是人們普遍認為的自然失業率。不久之後,GDP迅速增長,失業率下降,當然,通貨膨脹率也急劇上升。

當他意識到他必須在1973年初對抗通貨膨脹時,已經太晚了。貨幣政策至少需要一年時間才能生效。當從那時起到1974年中積極加息時,深度衰退是不可避免的,同時失業率飆升到9%。回到2010年代,研究大蕭條的著名教授伯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也從CEA主席轉為美聯儲主席,他使長期寬松的政策一直持續到2015年(2008年後7年)。順便說一句,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直到最近才對通貨膨脹作出反應。

歷史學家認為伯恩斯的意識形態在鷹派和鴿派之間徘徊。當鮑威爾成為美聯儲主席時,他經常受到特朗普的威脅,因為他的貨幣政策收緊得太多了。3年過去了,鮑威爾再次重演對通貨膨脹無反應,然後積極收緊,這會導致未來的經濟衰退。◇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