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經濟數據造假長期飽受詬病,中共國家統計局近日稱按習近平指示,要「真刀真槍」專項打擊統計造假。一批前年查到的造假責任人被處理。一名落馬高官也被指涉相關罪名。

這一動向的背景,是預料今年秋季舉行的中共二十大,習近平謀求連任,以及在清零防疫政策之下,中國經濟下行嚴重,李克強上場「救火」。號稱「真打假」的行動,有何政治用意?

習近平督陣經濟打假? 專家:為宣告經濟崩盤做鋪墊

5月30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召開「統計造假不收手不收斂問題專項糾治工作動員部署」視像會議,今年3月才上任的統計局長康義表示,按習近平「關於防範和懲治統計造假、弄虛作假重要講話指示批示」,「真刀真槍與統計造假作假行為作鬥爭」,迎中共二十大召開,云云。

官方報道顯示,中共中紀委常委崔鵬也參加會議。

另外,5月31日,已落馬的中共江蘇省委原副書記張敬華被通報的罪狀之一,是「為謀求個人進步搞經濟數據造假」。這在過往落馬官員中罕見。

5月30日,中共黨媒人民網報道,河南、河北、貴州三省多地被點名「統計造假」126名責任人被通報處理。其中河南省焦作市的統計違法案件,是國家統計局執法檢查組於2020年7月20日至28日檢查發現的。而翻查國家統計局官網信息,過去兩年間未見有發布類似的數據造假處理通報。

台灣總體經濟學者吳嘉隆6月2日對大紀元表示,北京當局現在出來告訴大家,其實我們經濟已經不行了,「把經濟的危機、這個困局開始要慢慢地吐露出來。讓大家知道真正的數據沒有那麼好,以前的數據是造假,就這個意思。」

吳嘉隆說,中共自己造假造出大問題了,先掩蓋,掩蓋不下去了。現在只能找人背鍋。找人背鍋先找統計局,統計局再推給地方。但是他講技巧,先要做個鋪排。

「經濟有崩盤的危機、崩潰的危機。現在要開始把不好的數據拿出來。但是怕大家嚇到了,就開始跟大家講,以前的數據統計有問題。之前還說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要百分之五點五,然後有人說現在目標是百分之四點五,他現在要講的是其實我們是負的。本來可能是負百分之五、百分之六,他告訴你,我們現在是負百分之一。現在要開始告訴大家,情況很糟糕,比你們想像的還糟糕。所以要先把一些責任推給統計部門,開始在鋪排,準備讓大家知道實際經濟情況很糟糕。」

他說這招叫卸磨殺驢,說統計局亂搞、地方亂搞。到時候說其實我們情況沒有那麼好,當初是有人在造假的,現在要開始告訴老百姓了。

「因為很多人失業,中小企業破產了。現在方方面面都來打擊民營企業跟中小企業,經濟怎麼可能好?從地方到財經部門,數據都一大堆水份,(中共國)自己卻號稱是第二大經濟體。」吳嘉隆說。

前大陸公安、時政觀察人士董廣平6月1日則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要打假,原因就是假數據給他造成了一個假象,實際上經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了,他們還沉浸在那個好的層級數字上。「那統計數據也給上面制定政策造成了很大的誤導。所以習近平到國外到處去撒幣,他也依據那個數據。」

「習近平不可能自己去搞統計數字,不可能承擔造假的責任,他必定要抓誰造假。習近平現在受到非常大的壓力,經濟搞成這樣子了,都在追究經濟責任。那習近平他肯定要找替罪羊。」董廣平說。

不過自媒體人唐靖遠在影片節目中分析認為,國務院下屬的國家統計局拿出的數據讓人欲哭無淚。在舉世上下都在關注中國經濟究竟糟糕到甚麼程度的時候,它卻突然要嚴打統計造假。背後可能是掌控統計局的李克強的操作,有一點對堅持清零不動搖的習近平不妙的信號。

清零政策下經濟數據「露出馬腳」

中共針對新冠疫情採取嚴厲的清零封控措施,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衝擊。最近官方發布的經濟數據很不好看。5月1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94萬億元(人民幣),按年跌11.1%,為2020年3月以來最低。4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按年跌2.9%,遠低於預期的增長0.5%。4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1%,創2020年2月以來新高。其中青年失業率更是達到18.2%。

中共總理李克強今年3月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制定了5.5%左右的全年經濟增速目標。但現在摩根大通和瑞銀已經將中國經濟增長預期降到3%左右,彭博社甚至預測今年的GDP增長只有2%。

5月25日,李克強緊急召集全國各級官員約10萬人開會要「穩住經濟大盤」。官媒的會議報道通報坦承:「3月份尤其是4月份以來,就業、工業生產、用電貨運等指標明顯走低,困難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嚴重衝擊時還大」。

吳嘉隆說,中共的經濟數據造假,以前還可以馬馬虎虎掩蓋過去,現在搞動態清零以後,連上海都封城兩個月,本要告訴別人他有制度優勢,結果付出慘重的代價。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6月1日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黨國體制下,為了政績,地方官員搞數據造假、GDP注水,然後以此陞官,一直是隨心所欲的。但現在疫情期間,統計數字和大家感受的差別太大,比較離譜,就露出馬腳。

董廣平表示,李克強自己根本就不相信統計局的統計數據,所以早年還有個「克強指數」。

「克強指數」是李克強在遼寧任職時曾經試圖用幾個相對較少受到政治因素干擾的經濟指標,即耗電量、鐵路貨運量和銀行貸款數量,來判斷遼寧經濟的真實走勢。但李克強進中南海後,「克強指數」就消失了。

最近李克強召開的10萬人會議的文字稿在微信上流傳。李克強講話重提了「克強指數」,他說,自5月初至20日,「發電量運輸量和新增貸款量都是負的」。新華社通稿也大致報道了這個指數:「就業、工業生產、用電貨運等指標明顯走低」。

「經濟本來是國務院管的,但是習近平是中央深改委主任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他把經濟大權全部自己抓了,不讓李克強管。現在是沒有辦法了,經濟搞得很差了,就開始叫李克強出來救火來了,把權又放給李克強。」董廣平說。

中共經濟數據造假是上下合謀?

事實上,中共經濟統計數據造假,其造假的程度也早已引發體制內高官的反感,並公開質疑。

去年12月11日,中共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在一次會議上談到,中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但與會的前財長樓繼偉直言,這些都沒有出現在統計指標中,披露的指標竟然都「非常好」,完全沒有反映經濟下行風險。

2019年3月10日,中共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尹中卿在記者會上公開承認,中國地方GDP總量大於全國核算,出現了「數據打架」。他並指責地方政府搞攀比、爭位次,在源頭上弄虛作假,虛報、瞞報、漏報、重報等問題嚴重,導致統計數據無法反映真實情況。

但長期關注中國的經濟數據造假的美國南卡大學教授謝田當時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國數據造假問題由來已久,且問題源於中央而非地方政府:「責任推給地方是不公平的,實際上是上級鼓勵推動的。」

在北京幫助企業做帳的業內人士王吉(化名)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造假是一個長期的東西,「上級要政績,下級就只能造假。每一層都有考核指標,按你要的政績,考核指標是完不成的,我就只好作假。粉飾太平,越寫數據越好。所以統計局收到的數據水份就很大。」

王吉認為,現在官方說要跟造假真刀真槍做鬥爭。可是他們本身上層也在造假,他自己非常清楚水份有多大。反而突然非常強調這件事情,背後一定是還有甚麼原因。

統計打假的結局

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這種搞運動的統計打假並不能解決問題。

「因為經濟不好的原因是有根本性的,重中之重就是習近平搞砸了中美關係,方方面面的問題就來了。因為他相信東昇西降,相信有制度優勢嘛,以為西方國家不行了。他把一帶一路那一套做法應用到美國的媒體、華爾街、國會智庫、大學裏面,中共對美國大搞紅色滲透。他以為可以掌握美國內部,美國在走衰、中國在走強,完全錯了。那當然後面一大堆的問題出來。」

吳嘉隆說,打假無效之後,因為中共中央財政有問題,沒有辦法再去移轉支付給地方政府,要地方政府自己想辦法。以後演變下去,就是清朝末期的地方割據,而蘇聯解體也是因為中央財政撐不下去。#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