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習近平一直在講的一句話就是「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習近平在3月份,還是在中共新冠疫情高峰時就講了,農村貧困人口,必須全部脫貧。

一個「必須」,讓中國大陸這半年多來進入了「脫貧大躍進」時代。和外界預計的一樣,臨近年底後,中國各地有關脫貧的所謂「捷報」頻傳。11月23日,中共央視報道說,貴州省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全國823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2020年全國脫貧攻堅目標達成。中共各官媒也都自信表示,中國的脫貧經驗給其它國家的減貧措施提供了啓示。

當然信不信由你,只是最不信的應該還是瞭解這個體制特點的各級黨政官員。就在央視宣佈全國脫貧的前一天,就是11月22日,李克強在主持經濟形勢視像會議上,警告各級地方政府負責人說:「你們講真話,我們才能出實策」。

李克強這等於是直接戳穿了實情,在中共經濟的內外交困之下,各級官員仍然延續著欺上瞞下的做法,爭相表忠、阿諛奉承。

「中共特色」脫貧 李克強與習近平唱對台戲

而在央視報道全國脫貧後的兩天,就是25日,李克強主管的國務院扶貧辦出面表示,貧困縣全部脫貧並不代表全面脫貧,脫貧沒脫貧要由中央說了算。在習近平多次昭告天下,一定要在今年底「必須脫貧」的口號下,國務院扶貧辦這番表態,實在是不解風情,大煞風景。

然而這並不是中共內部首次出現這樣大的宣傳矛盾,就在5個月前,同樣關於脫貧的話題,李克強講的一番「大實話」,就曾經讓習大大深陷尷尬。大家應該有印象,5月底時,李克強在中共「兩會」結束後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中國「有6億人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這句話在當時震驚了中外,當然,原因不僅是因爲報出的數字讓人們吃了一驚,而且是因爲李克強說的話,明顯是和習近平說的年內脫貧、小康社會的目標唱了反調。

習近平與李克強唱的這一齣對臺戲,讓人們立刻明白,中共經濟危機嚴重。

脫貧真相——「比以前更窮了」

幾天前,《華爾街日報》報道說,若按照每日收入5.5美元,或年收入2,000美元的標準作為脫貧標準,那麼中國大約有3.73億人口將被視為貧困人口,約佔人口總數的27%。按此標準計算,中國的貧困人口數量仍然龐大。而且根據中共當局剛剛宣稱的,脫貧的貴州九個深度貧困縣,這些貧困居民目前的人均年純收入在1,750美元左右,不可能達到2,000美元的標準。貴州民間有句話「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分銀」就是對貴州最真實的寫照。

中國的貧困標準是多少呢?按照中共的標準,中國2011年,農民年人均收入低於2,300元人民幣,按照物價等指數,到去年底現價是3,218元,今年為4,000元左右。也就差不多是一年570美元,一天1.5美元,差不多每天11塊錢人民幣,低於這個標準就是貧困,高於這個標準就脫貧了。

剛才講了,中共官媒表示,中國的脫貧經驗給其它國家的減貧措施提供了啟示,而且官媒們還特地提到了在疫情影響下,美國底層人民的生存危機加劇。那我們就來對照一下中國和美國的貧困人口情況吧。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最新調查,2020年的美國貧困線標準為單身收入低於12,760美元,相當於84,000元人民幣;4口之家低於26,200美元,相當於17萬2,398元人民幣。值得指出的是這個數字還沒有包括國家給窮人提供的救助福利,比如住房、醫療、食品以及各種補貼。

2019年時,美國的貧困人口比例爲10.5%,大約是3,400多萬人,今年受疫情影響,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在10月公佈了一份報告,認爲美國新增的貧困人口可能有800萬。

那這數據一對比,我們就看出來了,美國的貧困標準年收入是8萬4,000元人民幣,而中國的貧困標準年收入為4,000元左右,大體上美國的標準是中國標準的20倍。如果再將美國貧困人口的福利折合成現金,以及加上醫療補助,單親父母還有住房補助等,一個在美國屬於聯邦最低工資的窮人一年的收入大約是三十多萬人民幣,與中國貧困人口的收入再對比的話,還要超過這個20倍。

對於中共宣稱的脫貧,一位長年在四川大涼山貧困地區從事慈善工作的義工說,脫貧的真相是「比以前更窮了」。這位義工說,對於確認的貧困戶,政府會派人來問是否想翻蓋房子?如果翻蓋,政府說會提供4萬元,但翻蓋的條件是必須從指定的公司購買材料,政府的4萬根本不夠,貧困戶還要借4萬元,結果變成負債了。所以現在從公路兩邊看,涼山的村寨是比以前漂亮了,但是你不知道老百姓生活得怎麼樣了?

 

疫情令貧富差距擴大

事實上是,今年一年,中共經濟都深受疫情影響,同時又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這也加大了中國的貧富差距,而這種更大的貧富差距也在打擊著習近平全面脫貧的目標。。

就在23日,中共官方表示「全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的同一天,北京市針對13個行業設下了「工資指導線」,當地最低工資線為年薪人民幣2.64萬元,相當於每月人民幣2,200元。而北京市物價高企,且年年上漲,有網民質問:「請問怎麼生活啊?!」

中國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的趨勢不僅威脅了習近平的脫貧目標,更威脅著中國社會的穩定,就在網民們的怨聲載道時,著名的「胡叼盤」也出來高級黑了一把習近平。

11月25日,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發文,要求百姓「別和有錢人比」。

胡錫進說,經常看到有中國網民抱怨社會越來越不公平,但以收入差距來看,中國城市裡的保姆、看護與快遞員收入成長最快,直逼白領階層,而且「一些農村的生活水平在不斷追趕城市」。

胡錫進還說,近年來體力勞動者收入增加,也導致城市白領階層薪水增幅相對變小,而這些白領在網絡上又有很強的聲量,在中國形成了不滿情緒的浪潮。

胡錫進的這番說辭,可能本意是想為黨滅火的,但結果是反倒招致了更多網民們的憤怒回應。

有網民說:「胡主編,你為甚麼要偷換概念?貧富差距是否變大——你用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比較,有甚麼意義?請問,中國社會的財富這些年究竟集中在哪些人身上?」

也有人說,「總結一下,富人不在討論範圍,是賣體力的窮人和賣腦力的窮人之間的差距變小了,所以就公平了。」

除了真實的工資水平暴露了中國大陸的貧富差距,有不少數據也證實貧富差距正在擴大。

10月23日,《華爾街日報》報道說,疫情拉大了中國的貧富差距,對比市場數據發現,近幾個月,中國居民在汽車、珠寶以及化妝品領域的支出同比增速超過了對必需品支出的增速。這些統計數據表明疫情並沒有對有錢人造成甚麼衝擊。

野村證券指出,中國2.9億農民工今年第二季的人均收入增幅,與上年同期比較下降了6.7%。同時,Gavekal Research的分析師估計,2020年上半年,佔六成的中國底層家庭損失了近2,000億美元的收入。

與此同時,胡潤研究院發佈最新富豪排行榜顯示,今年中國有2,398人的財富超過20億人民幣,人數與2019同期比較上升32%。

對於中國這種貧富差距加劇的情況,德州農工大學經濟系教授甘犁表示,貧困家庭消費疲弱可能會對經濟造成惡性循環,低迷的需求會傷害小企業,而小企業或會因需求疲弱而倒閉,這種惡性循環可能對中國的經濟帶來永久性損害。

不僅貧富差距在擴大,中國人均的負債率也在上升。

中國人均負債率 創紀錄攀高

據萬得(Wind Info)數據顯示,中國家庭槓桿率、即家庭債務與GDP之比,在今年6月攀升到創紀錄的59.7%。

此外,有評論文章指出,今年前三季,中國社會融資存量同比增加33.39萬億元人民幣,但GDP同比增加0.9946萬億元,相當於每一單位的GDP增量背後需要有33.6單位的債務增量做支撐,通俗點說就是GDP的增量是用幾十倍的債務撐起來的。

近日還有中國大陸媒體報道說,中國大陸有5.6億人的銀行賬戶裡沒有存款,而在90後的人群中,人均負債高達13萬。

在中共當局的「全面脫貧」、「經濟強勁復甦」的說辭下,中國正在從「儲蓄大國」變成「負債大國」,中國民眾也已經從「月光族」晉級為「負債者」聯盟。

「回到農村」新口號 農民現實狀況堪憂

然而,對於農民、中國的這些貧困人口來說,被脫貧,變負債,恐怕還不是苦難的終點。在中國經濟持續疲弱,內循環恐怕泡湯的現實中,中共一邊高喊「全面脫貧」,一邊再次打起了農民的主意。

11月16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一場座談會上說,中國有強大的國內市場,要注重開拓下沉市場,他尤其強調了「縣鄉市場」,並指要滿足「量大面廣」的基層需求。有民眾認為,看似總理在關注「縣鄉市場」,滿足「基層需求」,這可能是中共內循環政策受阻,內需市場長期無法打開,又重新開始打農民的主意了。

打農民算盤的並不只李克強一個。11月20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說,中國的貧富差距甚至嚴重到已經威脅中共執政正當性的地步。中國近幾十年來一直是大量生產低價商品為基礎的增長模式,但隨著人工及製造成本的上升以及生產與供應鏈的轉移,之前的增長模式已難以為繼。所以習近平希望擴大國內消費市場,這就需要整頓農村經濟。習近平已經試圖在村鎮中尋找企業家和消費群體。

文章說,習近平把中國農村浪漫化了,的確,從2月開始疫情肆虐中國大陸,備受影響的農民工及農戶的收入和家庭儲蓄早已堪憂,而農村的生產戶也損失嚴重。

雖然中共官方公佈的,中國9月城鎮調查失業率已從高位降至5.4%,但是這個失業率數字中,卻無法反映中國大陸接近兩億的農民工的就業情況。

在中共當局「回到農村」的新口號下,現實是困難重重。今年5月4日,中證焦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許維鴻說:「比如說河南的蘭考,有100萬人,大概有20萬人在珠三角打工,今年珠三角這些人沒有了,過年以後,這些人回不去了,那他這十年、二十年在珠三角交的社保的錢,能不能轉回蘭考繼續享受,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比如說他回去的時候,土地已經被種田大戶包走了,他到底有沒有失業問題。」

疫情下,除了在外謀生的農民工外,在當地農村中務農、經商的小本經營者也深受打擊。

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各地執行封城封路的防疫措施,一些屠宰場和飼料廠關門。中共官媒報道說,武漢一家農業公司因飼料不足而填埋了10萬隻雞苗,每天損失約10萬元人民幣。也有江蘇省養雞戶對媒體說:「現在不是虧錢的事,是要傾家蕩產。」因為自己飼養的四萬隻雞沒有飼料餵養。

根據〈財新網〉報道,中國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司長潘文博表示,許多地區的企業開工需要當地防疫部門批准,工人、技術人員無法復工,導致農業企業復工復產率低。還有一些地區因防疫封村堵路,禁止農民下田、農機上路,春茶採摘、蔬菜採收等農事活動無法正常進行,影響了正常農事活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的「貧困人口」能否真正脫貧,走向小康呢?

中共建政後,在農村消滅地主階級,建立戶籍制,讓中國3億6,000萬農村戶口的人群成為二等公民,到了八十年代,中共又動員農民走出自己的家鄉,成為大城市建設中的農民工群體。

可悲的是,在中共折騰了幾十年後,今天,農民仍是中國貧困人口的主要人群。@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