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航空難調查指向人為 黨媒否認 輿論聚焦副駕駛

中國東航客機3月發生慘烈空難,逾百人罹難。美媒引述消息指,東航空難的黑匣子數據分析指向人為製造。黨媒慌忙「闢謠」,微博迅速封殺消息。

5月18日,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宣稱,有關東方航空墜機的調查仍在進行當中,經中共民航局「向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參與事故調查人員求證」,對方「未向任何傳媒發布有關調查信息」。東航方面尚未見回應。

黨媒的「闢謠」顯得「似是而非」。美媒《華爾街日報》17日報道的消息,明確說明是來自熟悉美國調查的消息人士,而非直接來自參與調查的美國官員。

消息人士說:「這架飛機按照駕駛艙內某人的指示行事。」也就是說,飛機在人為介入之後,將飛機推入致命的俯衝狀態。

5月18日,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引述美國官員消息證實,飛機近乎垂直下降需要故意施加壓力,而失事飛機的襟翼和起落架都沒放下,顯然是人為。

據ABC報道,調查人員還對失事飛機一名飛行員生活背景進行調查,認為他可能在本次事故發生前遭遇了某些挫折,並一直在努力克服。

美國資深飛行機師高飛也談到其中一名飛行員導致空難的可能性。他告訴大紀元,三名飛行員中,副駕駛張正平最值得關注調查。他分析說:「副駕駛張正平擁有40年飛行經驗的功勛飛行員,曾經是機長教員和局方委任檢查員,屬於祖師爺級的。如他被降職為副駕駛,有不滿情緒很正常。所以不能排除他帶情緒飛行的可能。」

一位東航老機長向大紀元證實,東航一些比較老實的老機長由於各種原因遭打壓,結果受到冷遇處置,降級成副駕駛,甚至終身成副駕駛的都不在少數。

據現居美國的前中國航空公司員工向大紀元透露,張正平是原雲南航空公司的資深機師,雲南航空與東航合併後,包括張正平在內的原雲南航空員工與東航總部有著很複雜的矛盾,張正平在職務和待遇上長期受到冷遇。

核酸成為發財產業鏈 魚蝦蔬菜也成檢測對象

在中國,不但老百姓被捅鼻子,捅嗓子做核酸檢測,連活魚,活蝦,蔬菜都被做核酸。評論指出,中共的極端清零政策已經催生一條悶聲發大財的新路——核酸檢測產業鏈。

「哎,你們看好,給魚做抗原了。」
「給小龍蝦做抗原啊。」

甚至連蔬菜也難逃被捅的命運,要測完核酸才能進社區。

民眾調侃「防疫已進入怪誕黑色幽默階段」。

這也體現出中共清零政策有多極端。雖然這使居民怨聲載道,使很多企業命懸一線,但也形成了一條悶聲發大財的新路——核酸檢測產業鏈。

5月5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再次強調要毫不動搖的堅持「動態清零」後,市場投資信心隨即潰散,大陸股市匯市雙雙重挫。然而,Covid-19檢測、疫苗和藥物股卻走高。生產核酸檢測劑的「迪安診斷」股價暴漲超過10%,另一家檢測劑製造商「達安基因」,還有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等等,股價都大漲。

根據大陸「第一財經」報道,近兩年,核酸檢測人數和頻次持續增長,市場規模已超過100億元。由於核酸檢測量巨大,當局把部分檢測任務外包給第三方。導致大量的第三方檢測機構「跑步」進入市場。「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2021年新增醫學檢驗相關機構437家,年度增速高達25.1%,是歷年最高。

評論人士指出,在中共治下,疫情、災情都會被搞成牟利的機會。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你像這個核酸檢測也是一樣的。檢測一個核酸,一次多少錢,上級給你補助多少。然後這個錢大家開始,公安一次多少錢,檢測人員多少錢。所以他現在又搞得白菜,海鮮,甚至甚麼地裡的莊稼他都給你核酸。他都算錢的。」

美國陸軍研究所前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很明確的,檢測公司和政府都知道這是一門生意。那麼這門生意能夠成為暴利的行業,就是因為它有荒唐的和政策作為驅動力。而這已經與地方的財政,政府的撥款是相掛鈎的,那麼它也就讓檢測公司與政府之間形成了利益鏈。」

就像大躍進時全民煉鋼,但是土法煉鋼出來的很多是廢料。目前這些機構的檢測水平也參差不齊,醜聞頻傳。例如今年1月,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有限公司的區域負責人張某東涉嫌「實施引起新冠肺炎傳播或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被警方立案偵查。最近,上海中科潤達也被曝光,出現多宗假陽性事件。

但當局還進一步推動核酸檢測常態化。中國副總理孫春蘭此前表示,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杭州、上海、北京、武漢等城市,已經陸續啓動「常態化核酸檢測」。

林曉旭:「核酸裝檢測的常態化當然本身就是違反科學的。你沒有疫情了,你為甚麼要讓核酸常態化?那麼常規的病毒的檢測的話,你也不需要在整個社會上15分鐘就能夠接觸到一個核酸檢測點等等。這都是嚴重浪費社會資源的荒唐的一個做法。」

李克強雲南考察三大看點 專家分析「習降李升」內幕

中共總理李克強近日突訪雲南,有分析表示,李克強的這次訪問有三大關注點。首先,在視察雲南大學時,全程未戴口罩,與習近平「動態清零」的強制防疫再唱反調。另外,其次是,當天他召集12省的政府負責人開會時,習近平的三大心腹缺席。第三個是對於李克強的當天訪問,大陸新浪微博屏蔽了「總理在雲大」和「總理親臨雲南大學」等多個話題,微信也對相關內容加強審查。官方傳媒並未報道李克強赴雲大的行程。此前也有消息指李克強到地方訪察,主要官媒不報。

根據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5月18日,李克強在雲南主持召開座談會,重點是救經濟,其中有12省政府負責人以視訊方式參加會議,包括雲南、遼寧、江蘇、浙江、安徽、福建、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四川等地的負責人。

新華社通稿特別點明,這12省中10省的經濟總量居全中國前十位,以彰顯其重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報導中沒有提及三大直轄市出席會議,與會官員中,沒有三大直轄市的「一把手」。他們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三人都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心腹。

不過上述三人的缺席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因為除了雲南省委書記王寧出席會議以外,其它省份與會的負責人都是省長,而不是省委書記。

李克強在會議中稱,受新一輪疫情、國際局勢變化等超預期因素影響,3月份以來特別是4月份部分經濟指標明顯轉弱,一些重點地區更為突出,物流不暢,部分行業和企業困難加劇,經濟新的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

李克強要求,各地區各部門要增強緊迫感,看得準的新舉措「能用盡用」,5月份「能出盡出」。從李克強的講話中不難看出,中國經濟當下面臨的困境非同一般。

李克強主持召開上述會議之前,先後到雲南昆明、曲靖等地進行了考察,並出席雲南大學畢業生招聘會。網傳錄像顯示,他在雲南大學考察時,所到之處全程未戴口罩,而且現場所有人都是「口罩清零」,這被認為與習近平「動態清零」的疫情防控有明顯區別。

中國時事評論人士李昂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李克強顯然是有意而為,不認同當前的「動態清零」政策。

李昂:如果說一個人偶爾沒戴口罩是有可能的,如果都不戴,我認為是故意的。

李昂:許多國家都不把疫情當一回事了,我們國家還如臨大敵,我們的官員都是傻瓜嗎,這是不可能的事。他(李克強)可能是用行動來表達,不可能用語音來表達。

李克強在雲南大學視察時與學生輕鬆交流的錄像在網上熱傳。

李克強:將來雲南大學應該為你們驕傲。

此外,李克強與學生們「同病相憐」,相互祝愿的對話帖子在網上熱傳。

李克強說:祝(雲南大學)同學們拿到稱心如意的崗位。
網友:祝總理也一樣啊!

這一祝愿非常應景當前中共的權鬥。一直被視為「弱勢總理」的李克強近來突然成為焦點,其原因是,近日,中共黨內反習勢力發起了阻止習近平連任的猛烈攻勢,而李克強被反習勢力推到風口浪尖,成為了觀察這輪權鬥中,兩派勢力爭鬥結果的風向標。民眾也「祝愿李克強二十大上找到稱心如意的崗位」。

面對近日「習降李升」的傳言,六四民運領袖之一的王丹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李克強向習近平發難,只有在經濟問題上下手,目的無非就是奪回經濟問題上的主導權。現在看來,他的目的是達到了。這才有《華爾街日報》那篇報道,說李克強走出了習近平的陰影。

王丹表示,如果因此就認為中共決定以李克強全面取代習近平,為時尚早。諸多反面的證據不能忽略。

Youtube知名博主江峰表示,近期,有關讚美習近平思想等標語正在被下架,習近平的權威受到了嚴厲的挑戰,但是習近平已經打亂了中共最高權力的正常交接,在這場內鬥中,中共政權正在走向大動盪。

江峰:即便是習近平或早或晚的被中共拋棄,中共必然會走入更大動盪,因為習近平為連任已經打亂了中共原有的繼任安排,一個沒有最高權力的真空會誘發激烈的鬥爭,李克強目前這個走強肯定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他要有力量,或者至少有點抗爭的意志,過去的十年當中,就不會那麼窩囊的走過。

江峰引述近日,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的一篇配合當前中國政局的文章,指出從文章作者的背景就能讀出中共這場政局大動盪的內幕。

5月17日,香港原政協委員劉夢熊在「聯合早報」發表題為「價值觀顛倒必導致國運逆轉」的文章,文章以俄烏戰爭為題,直指中共與俄羅斯站在一起,被棄了國際公義。目標直指習近平,站錯了隊,施政措施失敗等。

江峰:從他(劉夢熊)最早支持梁振英擔任特首的那一場江湖飯局,到近年被習近平香港力量打擊甚至入獄,可以看出甚麼?劉夢熊始終沒有背叛的是江家的勢力圈子,這篇文章是典型的中共政治鬥爭當中,叫「出口轉內銷」的質疑習近平執政,導致中國國運逆轉,是一篇政治檄文。明確了中國高層近期的動盪真正背後操作者,一定是有江派的重手,攜手劉夢熊,後面江澤民一下子關係就清楚了。也就明確了,現在李克強、汪洋就算你走強,你是團派代言人,所以最後不太可能成為中共的一哥。

江峰表示,這一場中共高層政局的變化,它後面的政治老人們依然在發揮著主導作用。只要中共不倒,他們的家族利益才是安全的,所以這些政治老人們,會毫不猶豫地扼殺任何改變中共政權的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