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母親不願隔離 聲嘶力竭哀求:家裡只剩2歲兒

上海「政治清零」令天怒人怨。一家人深夜要被強制隔離,一名母親在樓下哭訴家中只剩兩歲孩子。
4月22日網傳錄像顯示,上海一家人深夜在社區樓下大罵防疫人員。一名女性聲嘶力竭地哭訴,一家人要被強制送走隔離,但家裡只剩兩歲的孩子,「我們怎麼辦?」該女性還疑似提到「全家都是陰性」等字句。還有一男一女兩人一起大聲控訴。

女性:我們2歲的孩子在家裡啊,請讓我們留在這裡......不要拉我們走!你們有沒有良心啊!你們家有沒有孩子啊!....我們從開始就一直沒有出過門,我們是很注意的啊...
官員:配合政府...
憤怒男士:這是甚麼政府干的x事!能這樣迫害老百姓?
女性:讓我們再緩一緩吧...

經過周圍憤怒民眾的一頓訓斥之後,幾名穿防護服的官方人員站在遠處,一言不發,既沒有採取強制行動,也沒有表態允許這一家人回家。錄像信息無法確定此事後續如何發展。

張文宏:上海染疫43萬 殯儀館人員:每天火化到半夜

中國專家張文宏21號透露,當前上海的感染病例超過43萬例,疫情全面失控。但是5天內,卻只有36例死亡病例被中共統計在案,令公眾高度質疑。

中共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張文宏此前意外透露,上海本輪疫情,超43萬人染疫。對比中共當局連續5天,累積死亡36例,數字相差懸殊,惹外界質疑。不少上海市民說,家人3月就染疫逝世,卻沒有被統計到官方數據。早前在網上流傳的《上海逝者名單》,民間調查,已知死亡案例至少有190人。

此外,當局4月21日,對上海殯儀館3名官員進行處罰,之後該事件持續發酵,殯儀館一名工作人員披露,「從4月1日起,殯儀館全體員工24小時不回家,每天火化屍體到半夜12點,死者數量是去年同期的翻倍,完全是在超負荷工作,維持和保障城市正常的運行。」

對於上海這波疫情何時能緩解,目前還看不到頭。中共當局只是野蠻地將居民強行運出上海。

英國廣播公司BBC日前報導,為了阻止疫情擴散,上海黃浦區平望居民區,官員下令居民搬遷到160公里以外的浙江省居住,統一隔離7天後,再等官方通知。

22號凌晨,上海市政府深夜發公告說,從22號起開始九大攻堅行動。網友感嘆,五日攻堅剛結束,接著進行九大攻堅行動,封城,甚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記錄上海封城苦難「四月之聲」遭封 民眾接力轉發

一部收集了多個上海疫情期間錄音對話的影像短片「四月之聲」在網上熱傳,隨即遭到中共當局全面封殺。但民眾力挺,這種「越封殺越轉發」的現象和較量,受到輿論關注。

「四月之聲」錄像作者「永遠的草莓園」4月22日在微博發布錄像時表示,自己「選取了4月上旬20多個事件的部分音頻做了一個錄像,當做一種儘量客觀真實的記錄來記住4月的這些聲音,希望所有人都能挺過去」。

影片彙集了社交傳媒廣泛流傳的音頻、錄像,展示了上海人封城後遭遇的生活困境和不公。

男士:我撥了12345,我撥了110……
官員:我知道你撥了。但是你看有結果嗎?
男士:確實,沒有結果……
官員: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考慮甚麼。于老師,我真的很無奈,我現在比你更傷心,因為你僅僅只是一個家庭,我看到的是無數家庭。
男士:啊,是的。你所談的一切,我很…真的很理解。
官員:你的情況我以書面的形式都已報過,電話打過無數次。
男士:謝謝您。
官員:對不起,于老師。我無能為力。

錄像中記錄的都是這次上海封城之後,民眾求助無門,只能自救的無奈,包括物資短缺、捐贈食物被倒賣、幼兒和家長被強迫分開隔離、寵物被打死、疾控中心官員抱怨防疫政策不合理、居委會官員哭訴上級無對策、母親抱著幼兒深夜尋藥、病患得不到及時救助、方艙醫院環境惡劣等情況。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不加任何評論,被網友評價為「溫和」、「令人淚目」、甚至「正能量」的錄像卻被全網刪除,原作者的公眾號和錄像號均被刪除。「四月之聲」、「四月」都成為敏感詞,甚至微博網民自創的熱搜話題「上海靜默」也很快被官方封禁。

不過,「四月之聲」卻引發了「越封殺越轉發」的現象,還引起國際傳媒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形容「四月之聲」:「封得越凶,轉得越猛。」

法國廣播電台指問:「誰害怕「四月之聲」」。

美國之音表示,「四月之聲」遭封殺,中國網民發怒接力轉。

有推特網友說,從沒見過這種場面:「一條錄像在朋友圈被瘋狂轉發,半天已超過10萬轉發量。原帖很快被刪,但換來的是上海市民的集體抗議……如果你是那個捂嘴的人,就問你怕不怕?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我在上海,今天值得被銘記。」

除了「四月之聲」,中共國歌也遭到審查。法國《世界報》一篇報導說,「超級諷刺的是,中國在一週前屏蔽了自己的《義勇軍進行曲》。」理由是「含有激進時政或意識形態方面的內容」。

報導說,中共國歌的歌詞可能有鼓動造反的意味:「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起來!起來!起來!」

被困在上海的富二代王思聰在微博發出了反抗言論:「每天早上的核酸檢測,檢測到不是陽性或陰性,而是你的奴性和血性。」他隨即被微博禁言了。

上海前軍醫繆曉輝也一直在微博發帖,呼籲停止清零措施。他對當局喊話:「要能清零,他割腕謝罪。」

雖然眾多上海人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是也有人怒其不爭。網上作家沉雁說:「上海許多名流精英哭爹叫娘,甚至臨死都不知咋死的。其中有著名作家、有小提琴家、有網上證券從業18年的副總、有退休檢察官、有一直聽D(黨)話的著名編劇的父母、有著名經濟學家的老母、有效忠大半生卻在辦公室了結人生的小吏……智商一流、情商一流,但遺憾的是覺悟不入流。」

一位外國自傳媒人「老雷」是中國通,他推薦網友都去看看「四月之聲」,但他也對中國能有多少人覺醒並不樂觀。

老雷:所以說這次(上海封城)有些事,我看得心裡有些矛盾,就是這些(抗議)事本身,OK,上海,我也支持,支持你們的反抗力,但是這個事情之後,如果真的是不了了之了,唉~我也不知道還能說些甚麼了。我無奈。

一位網友回應:「每一次沸騰,總有幾個水份子,再也不會回到那口鍋裡去了。」

另一位網友表示贊同:「說的好,正因為如此,所有的反抗都是有意義的,哪怕只喚醒了一個人!」

傳復旦大學「出事」 國師被打 中共定性六四後最大學運

上海疫情持續惡化,當局極端防控手段導致民怨衝天。近日有傳媒報導,上海復旦大學「出事」,校內「一片混亂」。

據萬維讀者網22日報導,20日社交傳媒推特上傳出消息,「復旦在女生浴室門口安裝監控?還切斷了校園網上,讓警察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們,還用上了催淚彈,這都是要幹啥。復旦可是我們大上海,乃至國際文明的百年名校啊!」

消息源並沒有解釋騷亂的原因,以及具體發生的時間地點,而且只是以文字形式流傳,沒有現場照片和錄像,因此這件事傳播的並不廣泛。

報導指出,相比之下,復旦校方反應卻迅速、敏感,在20日當晚6點17分就於官方微博發表「嚴正聲明」稱,「有網上傳言造謠『復旦這會在搞事情了』,目前校園平穩,師生同心抗疫」,對這種無中生有的造謠行為表示強烈譴責等等。

40分鐘後,中央級官媒中國新聞網就在官方微博轉發上述聲明並跟進報導。有分析指出,尚不清楚復旦校方在女生浴室門口安裝監控是不是這次事件的導火索?按照中共應急危機處理的一貫做法,闢謠等於事實。

21日,又有消息傳出,上海復旦大學校園動亂,已經驚動中南海,被指是定性為:六四後最大學運。

在有關上海復旦大學「出事」的傳聞中,還流傳,有中共「國師」之稱的上海復旦大學教授張維為在校園被人毆打,並且迅速成為熱門話題,4月22日下午至23日凌晨,「#張維為被打#」話題累計閱讀量超過260萬。

隨後,張維為出面在微信朋友圈間接澄清,稱:「疫情原因,整整一個月未能踏足復旦校園。」

此外,還驚動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轉發並評論:「不管喜不喜歡張維爲,總不能造人家謠啊。」

有分析指,從流傳的錄像顯示,上海復旦大學近日,發生了激烈的警民衝突,到底發生了甚麼還不清楚,但中共自六四之後,對學生運動非常忌憚,對校園事件反應靈敏。相關事件需要進一步關注。

紐約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大遊行 民眾敬佩法輪功

今天是4月25日,23年前的今天,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和平理性地表達訴求,面對強權,法輪功學員鑄就了一座道德豐碑。

4月23日,紐約超過2,000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最大的華人社區—法拉盛舉行大遊行,紀念「四•二五上訪」。

在春光明媚的陽光下,聲勢浩大的法輪大法天國樂團,以振奮人心的音樂、精神抖擻的面貌,走在法拉盛的繁華街道。

他們帶來了「法輪大法好」、「神聖的歌」、「送寶」等曲目,為打頭陣的「法輪大法好」方陣領頭。

加拿大遊客:「非常驚喜能看到這個遊行,真是很棒、很漂亮的遊行!」
現場民眾 Susan:「(樂隊)可以說是先聲奪人,感覺非常好!」
觀眾古先生夫婦:「好整齊,感覺訓練有素,好像練習了很久,那種團結精神真厲害!好像軍隊一樣,不簡單!」

現場民眾 Susan:「我覺得真正傳承了中國文化的精華的,其實是海外的法輪功!」https://www.youtube.com/watch?

1999年「七•二零」,中共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至今仍未停止。

現場民眾 James:「這場迫害是恥辱!這是一種自由的表達,『真、善、忍』是良好的道德價值觀,是應該給每個人的教誨。」

加拿大遊客:「民眾應該有信仰自由,他們應該得到尊重,而不是受迫害。」

現場民眾 Susan:「一個社會裡面有一些人願意站出來,爭取向善的自由。這是多麼值得敬佩的事情,而這樣的爭取被打壓住了。我們看到現在中國,很多很的惡的結果,要看到現在中國很多人承受著失去了向善的自由的後果。這些都是從那一次,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啟了到現在,整個的時間線我們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是連貫的。」

自從1999年,中共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23年來,法輪功學員延續當年「四•二五」的精神,堅持和平理性反迫害,直到迫害結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