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邀功稱香港要堅持「清零」

昨日終於放寬防疫措施啦,不知道大家昨晚玩得開不開心?盡不盡興呢?正當大家都身體力行地恢復日常生活的時候,就有人急忙衝出來邀功啦。

黨媒《人民日報》昨日(21日)刊登了一篇文章稱,香港要珍惜目前的抗疫成果,還說堅持「動態清零」絕不鬆懈。這篇文章一開始就說,香港民眾的共同心聲是感謝中共醫護支援,真是多謝呀,還說一向都是「香港有求,國家必應」。有網友問,民眾的政治訴求不知道應了嗎?文章又說,香港第五波疫情逐步受控並不是自然發生的,亦不是什麼「與病毒共存」或者是「躺平」的成績,而是在中共全力的支援下,香港政府與社會各界團結一心的結果。

網友說,中國醫護在香港,除了幫忙建了一些只能用一兩個月的方艙醫院之外,坦白講就沒見到有什麼特別幫到忙的地方啦。391名醫護人員到底作用大不大呢?以及當時中港兩地明明為了大陸醫護的醫療責任問題搞得很僵,到底是怎樣團結一心的呢?

再講這篇文章自High的成分也很重,強調「動態清零」是最科學、最有效、最經濟以及最符合香港實際的選擇,還說堅持「動態清零」是香港與大陸通關的必要條件,說香港的防疫工作也算是中共防疲工作的一部份,香港抗疫並不是自己顧自己那麼簡單。文章還很肉麻地講,今次充分體現了大陸與香港的「骨肉親情」,真是「笑聲笑聲,滿載溫馨快樂發心內」。

網友說,眾所周知,中共防疫人員來到香港不知道做什麼,叫他們換下尿片,幫病人轉身,餵下飯,驗下血糖都大吐苦水,又可以住迪士尼酒店,就連香港自己的醫護,待遇也沒有那麼好呀,還講什麼「骨肉親情」,擺明就是親疏有別啦。與其講這麼多邀功,快點看一下自己在上海,到底「清零」搞得怎麼樣再說話啦。

商場管理學會指商場及零售業谷底反彈

雖然大家都不算是完全自由,但是防疫措施放寬了,令大家都開心了一點,我們就不用因為那些「擦鞋仔」而生氣啦。目前飲食業及零售業終於谷底反彈啦,叙福樓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黃傑龍說,最黑暗的時期過去啦。他說現在晚市的需求非常顯著,他的集團未來在兩個星期的訂位已經爆滿。他估計因為大家壓抑得太久,所以現在一定要出來見朋友聚一下。

他預計整體飲食業的營業額會會由之前只剩四成升回到八成。不過,酒樓就未必那麼幸運了,因為酒樓晚市大部分的生意都是來自宴會,像是喜酒、婚宴等,就算不是擺酒,去酒樓吃晚餐也會是6-8個人左右。黃傑龍說,現在宴會的人數限制只有20人,連兩桌都不夠呀,而一般晚市就限制了一枱4個人,所以市民對中餐的訂位意欲應該就不大啦。以往在母親節,酒樓的生意一定是很好的,但是看來今次母親節,中、西餐的得益就會平均一點啦。而今次防疫措施放寬,不僅飲食業受惠,零售業及商場生意也一樣好了好多。商場管理學會主席高寶豐說,政府派消費券,同時不少商場及舖頭推出優惠,加上之類有母親節、父親節及勞動節,相信已經全面拉動了消費鏈,還說商場及零售業的生意額會大升五成。

香港終於不再是一潭死水啦,如果林鄭當日學上海搞「封城清零」,我想會封到現在也未封完呀。當然許多行業仍然未復甦啦,像是酒吧及旅遊業,希望香港的防疫政策盡快與歐美國家看齊,讓各行各業可以恢復到疫情之前一樣正常啦,香港真是不可以再做「孤島」啦。但是,看《人民日報》的口風講明,要與大陸通關,就要繼續所謂「動態清零」,似乎香港政府在未來會為了通關而逼香港真正封一次城呀。

網友說,香港人這段時間要多玩、多吃、多買呀,這種好日子不知何時就完啦。另外,我們現在確診數字這麼低,有部分原因是因為之前太多人感染了,好多人都對病毒免疫了,而不是像《人民日報》所講的啦。講到這裡,要提一下呀,有人感染過病毒之後好了,但是因此而失去了工作,而那個無良僱主就因此而惹上官非啦。

平機會代表COVID-19康復者告公司殘疾歧視

說的是平等機會委員會第一次以「殘疾歧視條例」,向區域法院告一間公司殘疾歧視。事主本身被一間公司聘用,但是上任前感染了COVID-19,就算已經康復,那間公司也不肯再叫他去上班,最後事主透過平機會入稟,要求書面道歉,申索7萬元。

詳細情形是這樣的,事主在前年8月初,被一間金融公司聘請做業務發展經理,準備在8月24號就職,但是因為要配合雙方交接,就拖到9月1號才開工。之後,事主很不幸在8月12號確診,被送去北大嶼山接受隔離。事主就對公司HR講因為未知何時出院,所以可能要晚一些才能上班啦。在8月29日,事主出院對HR說,自己可以如期開工,或者聽衛生署建議在家多留幾日,補交了醫學證明及院方出院建議,但是公司就回覆說,原來聘請他的那個職位已經找了其他人做,所以不請他啦。

今次是平機會史上第一次幫助COVID-19康復者的求助個案,雖然不知道這單案件最終判這間公司贏還是輸,但是至少也可以讓其他僱主知道,自己有機會惹上官非,不會像這單案件一樣,因為人家不幸感染而失去一個工作機會。

曾接多單人權案件 人權律師執笠

曾經處理過不少社運案件及人權案件的「韋智達律師行」(Vidler&Co.Solicitors),計劃在6月3日停運,而合夥人韋智達之前在2011年及2016年都是法律界選委,曾經代表過黃之鋒、朱凱廸及曾健超處理與社會運動有關的案件。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當中,「韋智達律師行」亦處理過報稱在荃灣警署裡面被強姦的X小姐案件,以及被警員射傷的印尼媒體記者Veby Indah的案件。

在X小姐案裡面,時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2021年1月出席中西區區議會時稱,X小姐報案是假消息,會向誤導警員及做假口供的方向調查。當時「韋智達律師行」代X小姐對傳媒講,警方這樣做是漠視投訴人及性暴受害者的私隱與尊嚴。另外,「韋智達律師行」亦曾經代VebyIndah發出聲明,要求警方交代肇事警員的身份,以及作出私人檢控。而在2020年2月,Veby Indah撤銷了對「韋智達律師行」的委任。

雖然到目前為止,「韋智達律師行」並無交代為何突然停運,但是,在國安法的影響及「白色恐怖」之下,大家又會猜測,到底是與國安法有關,還是與「韋智達律師行」曾經接觸的案件有關呢?這件事真是不得而知啦。網友說,但是怎樣都好,作為人權律師,過去那麼多的努力都是值得尊敬的,希望律師行的朋友都平安啦。

有人餓死上海 阿姨拿喇叭追官員示威 上海市民封城下互助

大陸最近在網上流傳一條短片,見到兩位俗稱「大白」的檢疫人員,疑似在一個人的家裡處理屍體。片段裡面,疑似是這名死者的媽媽說,這個死者是一個安徽女生,特意去上海探望家人,但是幾日前,她在上海活生生餓死,她在生的時候還對媽媽說,她自己只剩一包公仔麵,但是不捨得吃,已經3天沒吃飯啦。真是沒有想過,在這個年代還有人會餓死,最慘的是,她本身是一個正正常常的人,但是就被政策殺死了。

另外,還有一名上海阿姨,很激動地拿著喇叭在街上追著一個疑似是居民委員會的官員示威說:「我們就快餓死啦!」但是,這名西裝筆挺的官員理都不理這名市民,只是低頭慢慢走,看著自己的手機。不過,在場其他的檢疫人員就完全沒有阻止這位阿姨,不知是不是於心有愧呢?

在這個困局之下,也不是只有殘酷和悲慘的事發生,幸好也有一些溫馨的時候。在上海,就有一個感人的故事,有一個疑似被圍封的地區,有住戶收到一張紙條上寫著:「叔叔姨姨,你們好!我們是這棟樓的住戶……如果您不會用微信,可以告訴我您需要吃什麼,如果有相關團購,我會聯絡您,幫您買。」這類這樣溫馨的留言,在當前上海封城的時候,為水深火熱的上海居民帶來了一點溫暖。

有市民對大紀元講,她自己也曾經被人幫助過,還說在中共統治之下,那些官員根本不理市民的生死。而上海市民郭先生說:「有個年輕人租我的房子,最初她沒有東西吃的時候,我給了她一些吃的,不過現在我也沒有吃的啦。其實,周圍也有好人,周圍也有壞人,如果在艱難時期,大家互相幫助就最好啦,人性來著嘛。大家都知道啦,我們達官貴人多嘛,無辦法啦,體制搞成這樣的」。

另外,也有一個在上海住的日本租客因為家裡沒有食物,而鄰居知道之後伸出援手。相信是有人傳閱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們有一位鄰居是日本人,一個人在家沒有東西吃,如果你有多的話,就分享少少出來啦」。結果這位日本人很快就收到一箱食物啦。連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局長矢板明夫都在Facebook說,「每個人家裡的食物都不多,能夠大方地拿出來幫陌生人,令我們看到患難時人性的光輝。」

遇到熱心人幫助,並不是到處都發生的,就算有人想幫忙,也未必幫得了呀。上海市民王女士對大紀元講:「我們社區也有互助的情況,但是那些肯定是個別情況,因為現在家家戶戶幾乎什麼都沒剩啦,除了可能算是有一點背景的人,或者是有門路的人啦。所以我們才要求,無論是街委還是區委,都快點調配及分發物資,不然的話我們就會餞死啦。」亦有市民說,有些人有特權,不知道怎樣拿到張「通行證」,可以到處去買東西吃,而街委本身給她家裡的食物根本不夠吃,她與她的丈夫就要支持不下去啦。

看見他們這樣,真是觸景傷情呀,我們香港人曾幾何時不是這樣互助互愛的呢?在危急關頭,大陸還有不少熱心人這樣幫人,證明大家本性都是善良的,亦不會像那些小粉紅一樣瘋狂,不會說「你是日本人」而不幫你。但是可惜的是,封城的時間真是太長啦,就算家裡有多少物資都好啦,都無辦法捱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希望他們可以快點擺脫這個「一黨專政」的體制,重獲自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