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再遭重挫 參謀總長險喪命 逾20名軍官被炸死

俄羅斯最高階將領、擁有核彈發射密碼的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驚傳日前險些命喪前線。

烏克蘭傳媒《基輔郵報》引述烏軍消息人士稱,日前,烏軍針對俄羅斯前線指揮部進行了一場精準炮擊,炸傷了親臨前線視察的俄軍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傷勢未造成其性命危險,後被送回莫斯科。烏軍為此戰果士氣大振。

報導顯示,烏軍事先掌握了格拉西莫夫的行蹤,是針對性明確的砲擊行動。

根據烏克蘭傳媒的報導,格拉西莫夫於4月29日從莫斯科前往伊久姆附近的指揮所,親自指揮俄羅斯在該地區的一次重大攻勢,目的在奪取頓涅茨克(Donetsk)地區城鎮克拉馬托爾斯克(Kramatorsk),以對東烏地區的烏克蘭部隊形成包圍。

報導引述烏克蘭陸軍總參謀部(AGS)的聲明說,烏軍在4月30日至5月1日夜間,對伊久姆的俄軍指揮中心進行了2次炮擊。主要目標是俄軍前線指揮部,其次是俄軍空降兵部隊總部。

格拉西莫夫參謀總長被炸傷的消息也在俄羅斯的社交傳媒上盛傳。大多數消息都來自俄羅斯政治學家瓦列里•索洛維(Valery Solovei)的貼文,他說:「格拉西莫夫右脛骨上1/3處被彈片擊傷,但沒有骨折。碎片已被移除,沒有生命危險。」

此外,《紐約時報》報導,有一份情資報告顯示,雖然格拉西莫夫在砲擊中僥倖躲過一劫,但有20多名高級軍官被炸死,其中包含當地指揮官西蒙諾夫(Andrei Simonov)少將。

一國的最高軍事指揮官親赴危險的前線指揮戰鬥很少見。《紐約時報》認為,俄軍戰事很不順,可能需要格拉西莫夫親自上前線,對俄軍不順利的攻勢做調整,提振低落的士氣。

烏軍宣布反攻提前 普京亂方寸 5月9日或正式宣戰

烏克蘭宣布原定7月實施反攻的軍事行動將提前到6月中旬之前。總統澤連斯基的顧問阿列斯托維奇(Oleksiy Arestovich)5月1日表示,在美國和歐洲國家提供的武器幫助下,烏克蘭將能夠在5月底至6月中旬,對俄羅斯展開反攻。

戰事不利,普京原定在5月9日的「勝利日」(Victory Day)宣布掌控烏東地區,軍事行動勝利的安排化為烏有。美國和西方官員認為,俄羅斯總統普京可能會在5月9日宣布正式對烏克蘭宣戰,以使俄羅斯可以全面動員後備部隊,強攻烏克蘭東部和南部。

迄今為止,普京一直將對烏克蘭的入侵稱為一場以「去納粹化」為核心目標的「特殊軍事行動」。

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上週向倫敦廣播電台(LBC Radio)表示,普京可能會嘗試擺脫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改口定調這是「一場與納粹的戰爭」,以此為藉口調動更多的士兵上前線。

另據《每日星報》(Daily Star)報導,戰事不利,普京向軍方下達了一項艱難任務,要求在5月9日勝利日之前,俄軍必須占領克利福洛(Kryvyi Rih),因為這裡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出生地。軍事佔領該地,對外宣傳大有助益。

不過,俄羅斯軍官對這一目標感到悲觀,關注俄烏戰爭的熱門網上帳號U0I寫道:「我們從通訊中得知,普京要求指揮官德沃爾尼科夫(Alexander Dvornikov)在勝利日前占領澤連斯基的故鄉克利福洛,俄羅斯軍官感到非常震驚。」該帳號更表示俄軍的裝備不斷出現故障,且每天損失400名士兵。

克利福洛位於烏克蘭中部大城聶伯城(Dnipro)西南方,緊鄰烏克蘭東部頓內茨克州(Donetsk),自戰爭開始以來一直遭到俄軍猛攻。

上海人質疑「假清零」 北京升級管控大建方艙

目前,上海實現所謂「社會面清零」的區域不斷擴大,但在封控區之外,再度爆出疫情。5月2日官方數據稱,上海在封控區外發現58例確診病例,實際數據有待核實,再度挑戰當局的「社會面清零」政策。網上民眾則是熱呼中共官員「賈慶林」的名字,諷刺當局「假清零」玩文字遊戲。

上海浦東市民何先生:「(中共)它自己都解釋不清楚,甚麼叫社會面。給人造成的印象是除了這三個區以外,還有一部分是屬於社會層面,人家不存在的、沒有的。」

在當局失序的管控下,上海新長征福利院,準備將活著的老人,送到殯儀館火化。

殯儀館工作人員:「活的(人),不要再蓋住他了。」

目前上海仍在封城,不少外地打工人,既沒有生活物資,又被拒絕返鄉,處境淒慘,甚至被餓的語無倫次。

--錄像開始(1:14-1:41)
上海外地打工人對話
甲:「這都是打工人。」
乙:「俺也是打工的。」
甲:「都是餓死了。」
乙:「你吃不上飯嗎,你沒有吃的嗎?」
甲:「謝謝謝謝,餓死了都。」
乙:「俺走了,沒有吃的就說。」
丙:「老師傅到這路邊上,(馬)路上太危險了。」

在北京五一長假的街頭,人們排著長隊做核酸,商店冷冷凊清,往日熱鬧的城市,被當局防疫的肅殺氣氛取代。

北京居民金女士:「因為我不是密接,但是當時是望京SOHO很嚴重,要求隔離,現在在家就是待著,剛開始挺舒服,後來就有點呆瘋了,想出去。」

北京金融人士馬女士:「我有種被壓迫著的感覺,因為我本身天天也有做核酸,我知道我自己是沒有病的,沒有被傳染,但是我還是感覺被防著的那種感覺,我覺得這種是人民不能接受的感覺。」

北京居民李女士:「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人(權)吧,我覺得,是你看到一個以前擁擠的城市,現在是空曠的,然後你就會不自覺的想到,這些人會怎麼生存,我感覺是一種很壓抑的一種情緒吧。」

為了清零目標,北京市的管控不斷升級,在「五一」小長假期間,餐館只允許外賣,娛樂場所歇業。人們出行要有48小時的核酸陰性證明。

另外,北京已經啟用小湯山方艙醫院,有1200張床位,同時還在大規模趕建方艙,可以再提供一萬張病床。

中南海壓力空前 4天4場高層會議救經濟

近日,中共高層在4天內連續召開4場會議,全都與財經相關。中央社5月1日報導,中共在4月26日至4月29日的4天裡,開了3場與財經相關的頂層會議,再加上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4場會議顯示出中國經濟面臨極大壓力。

中央社分析,造成中國資本市場低迷動盪的原因,包括四個方面:去年以來對多個行業的強力監管、俄烏戰爭、美國聯準會加息、中共疫情封控措施等。

根據中共黨媒新華社發出的通稿,在4月29日習近平主持的政治局會議上,特別強調,要防止各類「黑天鵝」、「灰犀牛」事件發生。

這次政治局會議除了透露出中國經濟面臨的空前困境以外,當局宣布的一項新的政策調整引發外界關注。會議稱,將推動互聯網平台經濟「健康發展」,對平台經濟實施「常態化監管」等。

《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北京正準備暫停長達數月的針對科技公司的打壓行動,因為官員們正在尋求阻止中國經濟前景迅速惡化的辦法。

《南華早報》先前報導,中共官方將在「五一」假期過後召集大型科技業者座談,且承諾監管機構不再提出整改要求或突然開出罰單。此舉被普遍認為是中共官方「救經濟」的舉措之一。

至於對科技企業可能的鬆綁措施,業界仍持懷疑態度。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日前接受《新蘇黎世報》(NZZ)採訪時表示,跟疫情「清零」相比,北京當局目前的經濟刺激措施就像「截肢後給的創可貼」。

伍德克認為,在中共對疫情清零政策沒有做出改變之前,「(商界)投資的雄心不會回來」,他說,「沒有任何財政政策可以彌補這種限制。」

二十大前內鬥激化 原趙紫陽智囊:七八月或有高官落馬

在二十大之前,經濟已經面臨空前壓力,是否影響習近平的連任引發關注。原趙紫陽智囊吳國光預測,二十大前,習近平會在中共黨內進行政治清洗,今年夏末可能會有政治局委員一級的高官落馬。

5月3日,法國廣播電台刊登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政治和歷史系教授、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智囊團成員吳國光的專訪。

吳國光表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二十大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進入第三任期。再進一步,習近平想在二十大上組織一個讓他滿意的政治局常委會和政治局。

由於中共在經濟、外交等方面遭遇困境,現在傳出很多對習不滿的聲音,尤其是對他最近幾年的施政以及他尋求連任等。

吳國光說,如果體制內的中高層官員也有這個不滿,對習來講就相當具有挑戰性了,他必然會進行反擊。

現在距離二十大召開只剩下幾個月時間,吳國光預測,「今年夏天,最遲七八月份以前,會發生習對高層政治人物的政治清洗。」

他分析說:習近平要藉此來進一步威懾黨內精英,使各種可能挑戰他的力量不敢有所動作,甚至不敢發出聲音。同時,習近平也藉此機會清除他不喜歡的人,空出位子來,提拔他想要的人等等。

從現在的形勢來看,稍低一點層次的清洗已經加快了。今年頭三四個月,官方通報的已有二十多個副部級官員落馬,如果加上未公開的就更多。而且這些清洗的背後指向了更高層的官員,如王岐山的前秘書剛剛落馬,孫力軍政治團夥案也在進一步發酵。

吳國光認為,比孫力軍職位高的人被指控為孫力軍團夥的成員,孫不可能成為比他職務高的官員的老大,這明顯意味著孫力軍背後的人才會成為團夥的老大,這個指向已經很明確了。

吳國光表示,之所以現在還未動手,習近平可能有戰略上的考量。如果在七八月份把孫立軍案拿出來,二十大代表都已經選出來了,在這個陰影下,代表們戰戰兢兢走進二十大會場,這個效果就好多了。

今年3月,吳國光曾接受新唐人《林瀾對話》專訪。他提到,最近海外傳出《客觀評價習近平》一文,文章的要害就是「反習不反共」。隨後又出來一篇《客觀評價薄熙來》,文中講了薄熙來很多好話。與此同時,億萬富豪索羅斯也發表文章,明確地說習近平第3任期是不可能的。

吳國光認為,上述文章在中國內部也在持續發酵,作用不可小視。

他表示,中共官員「有奶便是娘」,眼看著習近平「奶」沒了,官員就不會再去認他這個BOSS了,這對習是一個不好的信號。但從另一方面也提醒了習,反對勢力相當有野心,要阻止他連任,所以習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

吳國光認為,這些文章可能促使習下更大的重手,下一步在黨內清洗的力度可能會加碼。如果習做不到這一點,那可能他的政治生命就危險了。

最後,吳國光補充說,即使中共黨內最後妥協了,二十大整個班子權力重構大妥協,習近平在二十大以後,還會進行大鬥爭。因為基本上習的妥協是為了能夠獲得下一次鬥爭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