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新發表的一項基因研究,飲酒會直接導致癌症。該研究歷時11年,追蹤了15萬名中國人,發現無論飲食、吸煙或其它可能致癌因素如何變化,均顯示飲酒與患癌症直接相關。

以前研究表明飲酒與癌症有關,但並未證實這種直接聯繫。

西方國家的許多研究已表明飲酒與某些類型的癌症,如頭頸癌、肝癌、結腸癌、食道癌之間存在相關性。然而在酒精高消費人群中普遍存在吸煙、飲食不良或少運動等,使先前研究不能排除癌症或是這些因素所致。

這項今年一月發表在《國際癌症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的新研究,由牛津大學納菲爾德人口健康學院(Oxford Population Health)與北京大學和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合作,使用基因研究的方法去除其它生活方式影響,分離出飲酒與致癌的直接關係。

該研究團隊收集了來自中國慢性病前瞻性研究(China Kadoorie Biobank)項目中的15萬名參與者的基因樣本,其中約6萬名男性、9萬名女性。檢測每個基因樣本中與酒精代謝有關的醛脫氫酶2(ALDH2)和乙醇脫氫酶1B(ADH1B)兩種等位基因。

這兩種等位基因常見於中國和其它東亞國家人口(歐洲血統的人群中很少見),其功能性變體降低了人體對酒精的耐受性,往往喝酒後有臉紅現象。這些變體破壞了酶的酒精解毒功能,導致有毒化合物乙醛(一種致癌物)在血液中積聚。

由於這些等位基因是出生時所帶,獨立於其它生活方式的影響因素(如吸煙),因此可用作酒精攝入量代表,評估酒精攝入量如何影響患病風險。

參與者在招募時和以後的隨訪中被要求完成飲酒習慣問卷調查。通過健康保險記錄和死亡登記,參與者被追蹤的時間跨度中位數為11年。

分析主要集中於男性參與者,其中三分之一經常飲酒,而經常飲酒的女性參與者比例很小,約2%。

結果顯示:在研究期間,共約4500名男性患上癌症,佔男性總數的7.4%。

攜帶一份不耐受酒精的ALDH2基因變體,還經常飲酒的男性,患癌症風險顯著增加,這表明可能酒精的更多積累直接使患癌風險上升。

攜帶兩份ALDH2等位基因、飲酒量非常少的男性,總體患癌風險降低了14%,患上酒精相關的癌症的風險降低了31%。

而不飲酒或偶爾飲酒者,是否攜帶ALDH2等位基因與癌症風險沒有總體關聯。

當針對其它致癌因素(例如吸煙、飲食、體力活動、體重和癌症家族史)調整數據後,以上結果不變。

這表明了酒精會直接導致癌症,而且在天生攜帶有不耐受酒精的基因變體人群中,飲酒致癌的風險更高。

「我們的研究強調了減少飲酒量以預防癌症的必要性,特別是在中國,儘管大部份人對酒精的耐受性較低,但飲酒量正在增加。」牛津大學人口健康學院的高級研究員愛奧娜‧米爾伍德(Iona Millwoo)表示。#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