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怨與干支[注],原本風牛馬不相及。但當情商與智商聯手時,二者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一首《怨婦恨》曰:「顛倒沒來由,十事九不就;兩人同出一人休,可意兒難開口;算佳期成了又還勾,巴不得一點在心頭;莫向平康去小求,雖幸書來無一語,任人兒要丟棄,拚一發把弓鞋罷繡。」

這首詩詞明著寫閨怨,同時還隱含了十個字謎。

「顛倒沒來由」是「甲」字;

「十事九不就」,「九不就」,九沒一撇是「乙」字;

「兩人同出一人休」是「丙」字;

「可意兒難開口」,「可」沒有了「口」是「丁」字;

「算佳期成了又還勾」,「成」字去了「勾」是「戊」字。

「巴不得一點在心頭」是「己」字;

「莫向平康去小求」,「康」字去掉小求是「庚」字;

「雖幸書來無一語」,「幸」字無「一」是「辛」字;

「任人兒要丟棄」,任字丟掉偏旁人是「壬」字;

「拚一發把弓鞋罷繡」,發字去掉弓是「癹」字。殳(音書)是一種兵器,戟屬。癸,古時寫作戣,戟屬;也可寫作上「癶」,下「矢」,後來下部寫作「天」。「癹」與「癸」,二字字形雷同。這句字謎,多被解讀為「癸」字。

整首詩隱含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天干十字的謎底。

清朝《堅瓠集》的作者褚人獲讀罷《怨婦恨》,覺得詩詞構思巧妙,於是也作了一首詩歌,戲隱十二地支名,云:

「一日思君十二時。仔細思量。人兒無頼。便狃做私情。也非奴不才。夤(音銀)衣怎挨。今夕撇奴不睬。記當年折柳。料此際成柴。既蒙辱愛。怎把寸衷丟開。這卷書藏頭露尾難猜。許多時候無言耐。把朱鞋拋撇嬾鋪排。暢好恩情容易敗。一飲如泥睡醒來。看星兒稀。暗燈還在。想姻緣成不到這半勾兒。也是命當該。不言了卻相思債。」

這首閨怨詞,每句同樣是謎面,均應對著一個謎底。

「人兒無頼,便狃做私情」,「人兒」是一個「子」字,私情是說「丑」。

「也非奴不才,夤衣怎挨」,「夤」通「寅」。

「記當年折柳,料此際成柴」,柳字折去「木」而「成柴」,即是「卯」字。

「既蒙辱愛,怎把寸衷丟開」,辱字去掉「寸」是為「辰」。

「這卷書藏頭露尾難猜」,是說「巳」。

「許多時候無言耐」,「無」諧音「午」。

「把朱鞋拋撇嬾鋪排」,朱字去撇是「未」字。

「暢好恩情容易敗」,暢字去掉「易」是為「申」字。

「一飲如泥睡醒來,看星兒稀,暗燈還在」,醒字去掉「星」是「酉」字。

「想姻緣成不到這半勾兒」,成字去掉「勾兒」是「戌」字。

「也是命當該,不言了卻相思債」,該字「不言」是為「亥」字。

這二首詩詞,各有千秋,各有所妙。面對負心人,《怨婦恨》重在呈現婦人被棄後的憤恨。褚人獲作的詞,描述了被遺棄的婦人,爛醉如泥醒來後,獨自看著天空的星星。傷心過後,她倒也看開了,這場令人傷心的情緣,命裏沒有,終是有緣無份。

-----------

天干地支,簡稱干支。中國古代以干支記錄年、月、日、時。其中天干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天干與地支,組合成以「甲子」為首的六十干支,且循環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