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一一二七年一月九日,北宋東京失守,金兵在東京大肆劫掠。靖康二年四月,金國帶著搶來的財寶、婦女以及徽欽二帝、宗室和部份官員北還,史稱「靖康之恥」。那麼中原一帶由誰來主持局面恢復國土呢?

我們在講到李綱守東京的時候,因為時間關係,有兩個重要的人物沒有講,一個是宋徽宗的第九子康王趙構,一個是張邦昌,這兩個人在歷史上都是很重要的人物。在第一次東京保衛戰時,金國提出的議和條件,除了北宋要交納黃金五百萬兩、白銀五千萬兩之外,還要求以親王和宰相作為人質。當時19歲的康王趙構挺身而出,他說,事關宗社的安危,我是不能推辭的。於是他和張邦昌去了金營。這時的趙構是很有些英雄氣概的。在《宋史•高宗本紀》裏曾經提到,他少年時就很聰明,日誦千餘言,就是一天能夠記一千多個字,而且他力氣很大,挽弓至一石五斗,就是可以拉開177斤這麼強的弓。

◎不怕死而得以免死 趙構舉旗募兵勤王

趙構
趙構

他和張邦昌到達金營時,張邦昌很害怕,但是趙構表現得十分淡定。他們剛到金營不久,住了十天的時間,姚平仲就來劫營。我們在上一章講過,劫營失敗了。之後金國把趙構和張邦昌叫去訓斥了一頓。張邦昌是涕泣恐懼,但是趙構就像沒事兒一樣,他在金營該吃吃、該睡睡。金國覺得,這個人質嚇不住,無法作為他們的中介去和北宋的皇室談條件,所以他們說,這個人我們不要了,於是將趙構送了回去。金國提出要肅王趙樞來當人質。肅王帶來了欽宗答應割讓太原、河間、中山三鎮的承諾。

趙構回到了北宋,而張邦昌留在了金營。金兵第二次入寇時,康王趙構再一次被任命為和議使去跟金國談判,這一次他也是要割讓河北三鎮。刑部尚書王雲陪著他往北走,走到磁州(今河北磁縣)的時候,被老百姓攔住。百姓聽說肅王趙樞到金營去做人質,再沒有回來,康王去的話,肯定也回不來。當時百姓們群情洶湧,將王雲打死。趙構一看民意如此,他也就不再往北走了,留在了磁州。後來,他覺得要抗金的話,不能在前線這樣待著,所以他又退到了相州(今河南安陽一帶)。欽宗看到這種情況,就任命趙構做天下兵馬大元帥,命他募兵勤王。他打出這個旗幟後,附近很多百姓和民間抗金義軍紛紛前來歸附。《高宗本紀》上說,當時歸附的人大約有百萬之眾。這時已是靖康二年二月,東京已經失守,徽宗、欽宗已被關到金營做了人質。

◎金人建傀儡政權 張邦昌被迫登基

張邦昌
張邦昌

三月天氣轉暖,金國人準備北歸,那麼中原地區怎麼辦呢?他們就立了一個傀儡政權,皇帝就是張邦昌,國號大楚,定都在金陵。張邦昌是《宋史•叛臣傳》裏的第一個人。他在《說岳全傳》、小說《岳飛傳》裏,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大奸臣。實際上,張邦昌只是一個非常膽小懦弱的人,金國任命他當皇帝的時候,他竭力推辭,但推辭不掉。舉行登基大典時,一般皇帝都是面南背北,他是面東而站。他跟大臣說話的時候,沒有自稱朕,而是自稱余,意思就是我。他下的命令不叫詔書叫手書,而且他不坐朝,不接受百官的朝賀。當時有一個善於拍馬的人,名叫王時雍,王時雍跟張邦昌談話的時候說,「臣啟陛下……」張邦昌訓斥他,不讓他稱自己為「陛下」。金人要北歸的時候,張邦昌去送他們,當時張邦昌穿著赭紅色的衣服,打著赭紅色的傘蓋,而不用皇帝穿的明黃色的衣服、打明黃色的傘蓋。

張邦昌向金國提出了七個條件,其中包括不要毀壞趙氏的宗廟和社稷,並且說,我們已經沒有錢了,你們再要那麼多錢我們也拿不出來,不但不能給你們錢,希望你們能夠還給我們一些錢,用以賞賜百官、安定政府,還提出讓金人五天之內撤兵等等,金國一一答應。

當時張邦昌政府中的官員絕大多數都是原來北宋的官員。這些官員分為兩類,一類就像王時雍這種,覺得自己是大楚國的開國功臣,有擁立之功,等著升官發財;一種全當是權宜之計,反正現在我也打不過你,你讓做甚麼就做甚麼,等你走了之後再說,如呂好問。金兵一走他就問張邦昌說,相公是真想當皇帝還是只是應付一下金軍呢?張邦昌問他是甚麼意思,呂好問說,你之所以能夠當皇帝,完全是被女真人的軍隊給扶立起來的,大家害怕女真人。現在女真人走了,你後面沒有撐腰的,很孤獨,實力很弱。現在元祐皇后在內,康王趙構在外,你現在應該把元祐皇后接到皇宮裏,把康王迎回來,讓他做皇帝。

我們講過金兵北撤時,所有的宗室全都被金國擄到了北方,趙構不在京城在相州,所以他留下來了。那麼元祐皇后是怎麼回事呢?她是宋哲宗的元配,姓孟。哲宗皇帝登基時只有10歲,當時是高太皇太后掌權。因為高太皇太后不喜歡王安石,所以廢掉了新法,重新啟用司馬光這一批舊黨。當時哲宗不同意他祖母的這種做法,但是因為他很小,在政治上沒有甚麼發言權。高太皇太后除了主掌國策之外,在生活上她也要管。她給哲宗皇帝配了一個元配夫人孟氏,哲宗不喜歡,所以等到高太皇太后一死,他就盡廢她的政治策略,重新改行新法,這就是紹聖紹述;同時他也不喜歡高太皇太后給他找的這個皇后,所以後來就把這個皇后給廢了。金兵帶著宗室北歸的時候,所有曾經被皇帝冊封為嬪妃的人,都是登記在冊的,全部被擄走。但是元祐皇后因為被廢,所以她的名字不在花名冊上,這樣她也就留了下來,可以說是因禍得福。

張邦昌也覺得自己控制不了局面,於是把元祐皇后孟氏迎入宮中,然後準備立康王趙構做皇帝。(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

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