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國剛開始立張邦昌的時候,張邦昌絕食反對,不敢接受。金國說,如果你不當皇帝的話,我們就屠城。無奈之下,張邦昌於靖康二年三月即位。他當皇帝後非常小心謹慎,因為他知道這個皇位坐不穩,所以他就給康王趙構寫信說,我當皇帝完全是迫不得已,一時權宜之計,只不過是騙一騙金國人,把他們騙走了之後,我這個皇位是要還給你的。張邦昌投奔了趙構之後,趙構把張邦昌貶到潭州(今湖南長沙)做知州。李綱認為不能留著這樣的叛臣,於是張邦昌在上任的路上就被賜死。

◎趙構稱帝開啟南宋 李綱諫實力保和平

靖康二年五月,元祐皇后下懿旨布告天下,宣告康王趙構為繼承人,於是趙構在應天府稱帝,史稱宋高宗,把這一年(公元1127年)視為北宋滅亡和南宋的開始。趙構改年號建炎。

北宋南宋交替之際,有很多人是抗金的中流砥柱,比較突出的如李綱、宗澤。李綱在第一次東京保衛戰時,立下大功。第二次東京保衛戰時,欽宗皇帝把李綱貶到了揚州,後又貶到江寧(今南京)。李綱還沒到任,京城就被攻破。後來李綱到行在(皇帝出巡時所待的地方)去見高宗皇帝,談到國事,李綱涕泗橫流。如果當年皇上聽李綱的話,不至於落到那麼悲慘的境地。高宗安慰他,李綱就給高宗上了一道表,提出了要做的十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說,只有以實力才能保證和平,屈膝投降行不通。他還很嚴肅地跟高宗談到了南宋定都的問題。他說,陛下應該還都汴梁,這樣的話才能夠恢復河北和河東(今山西和河北);如果陛下覺得汴梁太危險的話,可以南下定都襄陽,襄陽在長江邊上,過了江就是河南,這樣也是做一個北伐的姿態;如果覺得襄陽還不行的話,再往南走就到南京(今江蘇南京),以長江天險作為屏障,但是畢竟還是離北方比較近,只有這樣才能鼓舞士氣。當時北方被金兵劫掠之後,滿目瘡痍。高宗問李綱,你讓我回都到東京去,誰能幫我守住汴梁?李綱推薦了宗澤。

◎抗金名將宗澤 連十三戰大捷

我讀《宋史•宗澤傳》時,覺得一股忠烈之氣透紙而出。宗澤很像諸葛亮和郭子儀。宗澤小時家境不太富裕,他遊學四方,考慮到宋和西夏的戰事,產生了一種領兵戍邊的想法,後來又讀了一些兵書,39歲考中進士。宗澤對百姓非常好,做了很多惠民的事情。

金兵入寇時,宗澤是一個堅決的主戰派。一次欽宗皇帝任命宗澤做和議使,去跟金國談判。宗澤出發前說,我這一去就回不來了。別人問他為甚麼,他說,如果金國退兵的話也就罷了,如果不肯退兵的話,我一定會以死抗爭,怎麼能跪下來去給這些胡虜叩頭呢?欽宗聽到他這番話,趕緊免去了他的和議使之職,把他派到磁州做知州。磁州就是後來康王趙構所去的地方。那時磁州已是抗金的前線,很多縣令、知縣、知州都相繼逃亡,哪個地方官都不敢去。宗澤卻說,我們食君之祿,就應忠君之事,怎麼能逃避呢?於是他單人獨騎就上路了,後面跟著十幾個羸弱的從人。

到磁州後,他馬上開始安排挖護城河、修城牆,做防禦的準備。宗澤既有謀劃大局的戰略眼光,在具體的戰術上又有奇謀妙計,所以金國總是打不贏他。他曾經跟金國打過十三仗,每次都取得了勝利。

康王趙構建立大元帥府開始招兵的時候,宗澤給趙構寫信說,現在四方勤王的軍隊在逐漸聚集,我們應該會師在東京城下,附近還有別的軍隊,跟他們說咱們現在應該去勤王。結果趙構沒理他,其他人接到他的信都嘲笑他,所以宗澤幾乎是獨自和金國苦戰。一次他遇到10倍於他的金國軍隊,宗澤激勵手下的將士說,現在前進和後退都是死,那還不如死得壯烈一點。結果士卒們奮勇殺敵,反而打敗了金兵。

金國帶著徽欽二帝北還的時候,宗澤想在黃河邊上把他們攔下來,結果他約的其它軍隊都沒到,只有他一點點人馬,根本打不了。這時趙構又給他寫信,讓他到京城去回防,所以宗澤就沒有在半路上攔截金軍。這時高宗已經稱帝,徽欽二帝被擄走,全國和議的論調又開始抬頭。宗澤給高宗寫信說,現在絕不是講和的時候,詞氣非常慷慨激烈,高宗覺得這個人一片忠心,加上李綱的推薦,於是高宗任命宗澤為開封留守。

宗澤到達開封時,整個城裏所有的錢全部被金國人搶走,很多百姓逃散。開封就在黃河邊上,黃河北岸當時還有很多金國士兵,隔著黃河就能看見他們,所以開封城裏人心惶惶。當時不光是金國人在搶東西,很多流寇、盜賊甚至是北宋那些軍紀敗壞的軍人也在搶東西,開封城裏治安很差。要想抗禦金兵入侵,首先得恢復開封的秩序,只有秩序恢復了,讓人有安全感了,老百姓才會回來種田、做生意等等,才能夠恢復經濟。

宗澤一到開封就下了一道命令,不管誰搶劫,只要被抓住馬上砍頭。他還真殺了幾個人,把開封的秩序安定下來。然後他開始招募流民、修城牆、修戰車,做各種防禦準備。宗澤確實很有辦法,他到開封幾個月后,不但開封很多老百姓回來了,就連物價都恢復到了東京保衛戰之前的水平。

當時在河東、河北、河南有很多民間自發的義軍,宗澤和李綱都主張和他們聯合。當時有一個叫王善的人,號稱擁兵七十萬。我估計他可能跟東漢時期的黃巾軍一樣,說是七十萬,其實真正的戰鬥部隊沒有太多,很多可能是隨軍的家屬、小孩等等。王善仗著人多,想襲擊開封,宗澤單人獨騎去見他,很像郭子儀當年單騎退回紇。宗澤見到王善後流著淚對他說,現在咱們國家外敵這麼強大,我們內部還打來打去的,如果天下能夠多幾個像將軍這樣的英雄,我們大宋怎麼會被金國欺負得這麼厲害。宗澤講得很真誠,王善也感動落淚。他說,我願意聽宗公的指揮。於是帶著兵歸附宗澤。當時很多附近的義兵,有的幾萬、有的十幾萬,紛紛歸附宗澤。

高宗登基時,任命黃潛善為中書侍郎,掌管皇帝的詔命,任命汪伯彥為知樞密院事,負責軍事指揮,汪黃兩人都是非常著名的投降派,所以宗澤想把開封弄得好一點,把高宗迎回來。但是在汪伯彥和黃潛善兩個人的攛掇下,高宗還是一路南走。

建炎二年,金兵再次入侵,又到了開封城下。宗澤心理素質很好,當時他正在跟客人下棋,有人通報說金兵馬上就到了,宗澤說,沒關係,我的部將劉衍一定能擋住他們,然後繼續下棋,果然劉衍打敗了金兵。由於宗澤在開封防守,金兵在開封城下屢次失利。後來金兵覺得打不下來,乾脆就放棄了開封。

◎質直好義 輕財忠簡 宗澤臨死 三呼過河

當時宗澤擒獲了一個金軍將領名叫王策,他本是遼國的將軍,遼國被金國滅亡后,投降了金國。宗澤解開他的綁繩,請他坐到堂上對他說,當年你們遼國和我們宋國是兄弟之國,金國滅亡了你們,然後又擄走我們的皇帝,我們兩國應該同仇敵愾,你怎麼能幫金國打我們呢?說得王策很慚愧,王策說那我就幫你吧,這樣宗澤就把金國的布兵情況、軍隊虛實、糧草放在哪裏都問得一清二楚。宗澤就利用他掌握的情報,對金國發動攻擊,宗澤打的都不是那種戰略性的決戰,他打的都是那種小的戰鬥,但是每次他都能取勝。宗澤覺得恢復中原是有希望的,就給高宗寫信,他連寫了二十多封信,希望高宗能回來,每一次他上的表,都被黃潛善給扣壓了。

這時的宗澤已經69歲了,金兵管他叫宗爺爺,就是一個白鬍子的老爺爺,打仗挺厲害的,他屢次被黃潛善這樣壓制打擊,憂憤成疾,後背就生了一個大毒瘡。宗澤的病情發展非常快,當時他手下的士兵到大帳中去看他的時候,宗澤對手下的將領們說,二帝蒙塵,我因憂生了這個疾病,如果你們要是能夠忠心為國,去抗擊金兵,我死了也沒有甚麼遺憾。宗澤之言十分悲壯,在場的將軍們紛紛流淚。宗澤見狀,念了一句杜甫給諸葛亮寫的詩:「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第二天宗澤就病逝了。《宗澤傳》裏邊說第二天「風雨晝晦」,就是大風大雨,白天就像是黑夜一樣,一片漆黑,「澤無一語及家事」,就是他沒有一句話提他自己家裏邊的事情,連呼了三次過河,就是要過黃河,恢復過去的疆土。

宗澤臨死之前還給高宗上表,請求高宗恢復中原,還都到汴梁來。《宗澤傳》後面有一個評價,說宗澤這個人質直好義、耿直樸實。宗澤很輕財,他有了錢之後都幫助別人,自奉甚簡,他自己吃的穿的非常的簡樸,他說現在皇帝是臥薪嘗膽,要報國恥、報仇雪恨,我們當臣子的怎麼能夠安居美食呢?宗澤死後南宋朝廷追贈其為觀文殿學士、通議大夫,諡號忠簡。

宗澤不斷地勸高宗還都汴梁,高宗聽從了宗澤的建議嗎,請看下一章《高宗南渡》。(待續)

張邦昌聽從了呂好問的建議,迎接元祐皇后入宮,尊為宋太后,之後派使節帶著皇帝的禮服、儀仗等御用之物,到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去見康王趙構,張邦昌也緊接著到達,伏地慟哭請死。康王安慰了他。那麼張邦昌的結局如何呢?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
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