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元二十四年(公元七三六年),安祿山不聽張守珪的將令,擅自出兵攻打契丹,結果打了敗仗。按照法律應當處死。但玄宗不聽宰相張九齡的建議,赦免了他,並且越來越寵信他,最終釀成大禍。

安祿山違反軍令擅自出兵,就在張守珪準備下令處死他時,安祿山大叫,將軍不是想打契丹嗎?為甚麼要殺我呢?安祿山作戰勇敢,張守珪本來就有點捨不得殺他,於是決定把安祿山送到京師,由皇帝來處理。宰相張九齡對皇帝說,軍法無情,不宜免死,但玄宗不聽。張九齡又說,我看安祿山有反相,將來恐怕是要造反。玄宗也沒聽,只是將安祿山免去官職,依舊讓他領兵。

◎安祿山外憨內奸 唐玄宗毫不設防

安祿山很會討好玄宗,特別會裝傻。他的長相很特別,自稱重三百斤。他的肚子極大,《新唐書》上說,大到可以垂到膝蓋。玄宗有一次問安祿山,愛卿這麼大的肚子,裏面都裝了些甚麼?安祿山說,只有一顆對陛下的赤膽忠心。玄宗大笑。每次玄宗派使臣去見他,他都重金賄賂,使臣回來就替他說好話。玄宗左右的人,安祿山也都重金賄賂,因而他得以步步高升。公元741年,安祿山被封為平盧節度使;744年兼任范陽節度使;747年兼任御史大夫;751年兼任河東節度使。唐朝十個藩鎮,他一個人就兼任了三鎮的節度使。

安祿山知道玄宗好大喜功,所以經常在邊疆製造一些事端,取得一些小的勝利。他有時請奚族和契丹族的人到他這兒來喝酒,把他們灌醉後殺死。有的時候一殺幾千人,然後把他們的人頭送到京師去報功。當地有甚麼土特產、珍禽異獸等好東西,他都源源不斷地送給玄宗。玄宗也很吃這一套,在京城給他修了一棟很漂亮的大房子。玄宗說,胡兒眼大,千萬不要讓他覺得我小氣。玄宗還讓楊貴妃及她的兄弟姊妹們跟安祿山一起吃飯,讓他們以兄弟兄妹之禮相待。安祿山卻請求楊貴妃做他的母親,其實他比楊貴妃的年齡大。

天寶十年(公元751年),安祿山來到京城正趕上過生日,玄宗給他辦了盛大的生日慶典,賞他很多酒器、衣服、珠寶。安祿山生日後的第三天,玄宗突然聽到宮裏笑語喧喧,問怎麼回事,宮女回答說,今天是安祿山出生的第三天,貴妃在洗兒。按照當時的傳統,孩子出生三天要洗澡。楊貴妃命人用錦繡做了一個特大的嬰兒襁褓,把安祿山包在裏面,讓宮女和太監抬到溫泉裏給他洗澡。玄宗竟然很高興,也過去湊熱鬧開玩笑,最後大家盡歡而散。

《資治通鑑》上說,「自是祿山出入宮掖不禁,或與貴妃對食,或通宵不出,頗有醜聲聞於外,上亦不疑也。」大家都覺得安祿山跟楊貴妃的關係很不正常,但是玄宗卻不懷疑。

玄宗也毫不懷疑安祿山有野心,反而覺得他憨直,不斷提升他的官職並給他更大的權力。天寶九年(公元750年)五月,賜爵安祿山東平郡王,這是唐朝第一次有將帥封王。天寶十年,又讓他兼任河東節度使。

奸相楊國忠卻看出了安祿山有意造反。當然並不是因為他目光如炬,或者如何深刻,而是完全出於妒嫉心。本來他是最受寵的,後來發現玄宗不僅僅是把安祿山當個玩物,還很寵信他,於是心生妒嫉。

楊國忠覺得自己是宰相,一人身兼四十多個職務,天下大事盡由他掌控,官員的升罰全由他說了算,自然瞧不起安祿山。安祿山也瞧不起楊國忠,認為楊國忠是甚麼本事都沒有的人。其實安祿山誰都瞧不起,滿朝文武他只怕一個人,就是李林甫。安祿山跟李林甫見面的時候,李林甫的眼睛像刀子一樣,能夠剜到他的心裏去,他在想甚麼,李林甫總能非常準確地說出來。所以安祿山與李林甫談話的時候,總是又驚又怕。

安祿山的領地在范陽(今北京),他將一個叫劉駱谷的人安置在京城做耳目。每當京師有甚麼動靜,劉駱谷都會向他報告。每次劉駱谷回來,安祿山必問一件事,就是十郎說甚麼(十郎是安祿山對李林甫的稱呼)。如果劉駱谷說,十郎問你好,安祿山就會很高興;如果劉駱谷說,十郎讓你小心一點,安祿山就會往床上一仰,兩手撐在床上說,哎呀我死定了。他對李林甫就怕到這種程度。李林甫死後,安祿山就覺得滿朝文武再也沒有一個讓他害怕的了。

楊國忠對玄宗說,安祿山要造反,您要想測試一下真偽,很簡單,叫他來京師,他肯定不敢來。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初,玄宗下詔讓安祿山進京,結果安祿山來了,這下玄宗就放心了。安祿山在京師住了兩個月,告辭回去的時候,玄宗脫下自己的衣服,披在安祿山身上,安祿山受寵若驚。

告辭後,安祿山坐船順黃河而下,日行幾百里,經過任何郡縣都不停,星夜趕往范陽。他生怕楊國忠再奏請玄宗把他留下來。因為他過郡縣不下船,所以那些郡守、縣官都覺得很可疑,於是報告玄宗說,安祿山可能要造反。每次誰報告,玄宗就把誰綁起來,送到范陽交給安祿山處置,後來就再也沒有人敢告他了。當時太子李亨也說安祿山要造反,玄宗也不聽。

安祿山回到范陽後,六月,楊國忠派京兆尹(首都市長)圍住了安祿山在京城的府第,將他的一個門客處斬。安祿山的兒子安慶宗娶了唐朝宗室的榮義郡主,住在京師。他不斷地將京師的動靜報告給安祿山,安祿山感覺楊國忠要動手了。

◎祿山獻馬生嫌隙 籌備十年終起兵

當月還發生了一件事情:玄宗有一個兒子要結婚,於是召安祿山進京觀禮。安祿山以生病為由推託。七月,安祿山對玄宗說,我有三千匹好馬,想要貢獻給皇上,但是每一匹馬需要兩個牧馬人跟隨,再帶三十二員蕃將。玄宗很緊張,擔心他萬一造反,但又想安撫他,所以回覆說,馬先別送來了,十月份請你到華清池洗溫泉,到時候我在那兒等你。隨後又派了一個使臣到范陽去見安祿山。安祿山可能並非真心獻馬,而是想測試一下玄宗的反應。接到回覆,他感覺玄宗已經開始懷疑他。因而此次大唐使臣前來,他不再像過去那樣出去迎接、重金賄賂,而是先布置好兵將;接旨時也不跪下行禮,只是坐在那兒說,替我問皇上好,我十月份會去京師的,然後就把使臣打發走了。過了幾天又派人跟使臣說,你回去吧,連一封回信都沒有。

天寶十四年十一月甲子日(九日),在準備了近十年後,安祿山以討伐楊國忠為名在范陽起兵。

唐初實行府兵制度的時候,全國有六百多個兵府,其中有261個在關中,將近40%,所以關中地區的兵力是很強的,內重外輕。但到玄宗時期,由於兵府的廢弛,中央只有十二萬兵,還是長期不打仗、戰鬥力很弱的兵,而邊彊的十個鎮有四十九萬兵。安祿山在十個藩鎮中,同時兼平盧(今遼寧朝陽)、范陽(今北京)、河東(今山西太原)節度使,也就是說,遼寧、北京、河北、山西整個北方廣大的區域都由他一個人控制,一人擁兵十五萬。他的士兵中有漢人,也有契丹、奚、鐵勒等多個民族的人,是胡漢混合軍團,又長期在邊疆打仗,戰鬥力極強。他起兵時,號稱二十萬大軍,一路上勢如破竹。

白居易的《長恨歌》寫道:「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唐玄宗還覺得天下太平,等著安祿山來洗澡呢,卻突然聽到安祿山起兵的消息,非常震驚。

玄宗募兵六萬,命原來的安西節度副使封常清領兵,到洛陽抵擋安祿山。那麼封常清能夠擋住安祿山嗎?請看下一章《馬嵬長恨》。(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
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