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著軍方背景的華為公司受到美國制裁後,中共當局投入大量資金研發晶片,但最近不斷傳出晶片項目相繼爛尾的消息。

台灣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的資工系講座教授林盈達認為,在美國的政策圍堵情況下,被機台設備商與材料供應商卡脖子的情況下,中國僅剩低階製程的晶圓廠可運作,高階製程在可預見的將來都沒辦法投入,到處去高價搜刮舊機台只能部份解決問題,無法串成完整製程需要的機台與材料。

林盈達表示,據他的業界朋友透露,先前就已經有不少台廠已退休、或失勢、或從中芯半導體回來的人,因為中共政府「全民煉芯」的政策與資金誘因,而在台灣組隊前去協助建廠,他們憑藉著與許多供應商熟識的人脈關係,可以把建廠所需的設備、材料與製程步驟說得天花亂墜,博取外行的中共各級政府及廠商的信任,其實他們都是想去撈一票的「類詐騙集團」,跟中國的團隊一起去騙中共政府錢,最終結果當然是各種爛尾工程的出現,在事情被拆穿前他們可能已經獲得不少利益,沒有甚麼個人損失。

僅挖台灣人才無法成事

面對近年來中國半導體產業到台灣挖人才,台灣勞動部近日發函給各台灣人力銀行,禁止協助廣告招募或中介台灣人員前往中國大陸就業,若涉及中介行為最高可開罰新台幣500萬元。 

對於此防堵方式的有效性,林盈達回應,半導體製造因為需要資金、設備與技術密集,所以光挖人沒辦法成事,除了各種專長能力的人得挖得完整,還得有設備、機台與材料,但半導體設計業(IC)就不一樣,主要是技術密集,最重要的是人。

林盈達表示,美國掌握IC設計工具軟件,能夠祭出掐喉嚨的手段,但還沒全面下此重手,只要能拼湊出完整專長的團隊就可能成事,已經長達十幾年中資IC設計公司,在台灣以港資名義設公司,在竹北台元科技園區挖竹科的人,但台灣政府處理消極。2016年左右他們甚至想用投資方式入主台灣IC設計公司,最後被資通訊業界聯署要求擋掉,近年又只好回到挖人的方式。但限制廣告徵人,只能防堵一部份,沒辦法防堵透過線頭挖整個團隊的方式,正本清源還是追查疑似中資的公司,其資金來源與主要聯繫對象是否為中國母公司,這些要做都不難,業界也都知道是哪些公司,只差台灣政府有沒有執政勇氣處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