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總投資超過人民幣千億元的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下稱弘芯),去年因資金問題「爛尾」。日前,弘芯傳出遣散全部員工,必須在3月5日前完成辦理離職手續。

大陸財新網網2月26日報道,武漢弘芯內部員工披露,2月26日上午,武漢弘芯員工已經在企業微信群中收到遣散通知。該通知明確表示「公司無復工復產計劃」,要求全體員工於2021年2月28日下班前提出離職申請,並於2021年3月5日下班前完成離職手續辦理。

據悉,弘芯高層是在一個240人的內部群中發佈的遣散通知。

「離職方案沒有給出任何配套補償,武漢弘芯高層也未作出任何解釋。」報道引述武漢弘芯內部員工稱,很多員工無法接受,「沒想到武漢弘芯會死這麼快,之前內部一直有傳言說小米、華為等公司或要接盤。有些員工想要N+1賠償,現在也都沒有了。」

不過報道說,武漢弘芯按時發放員工工資,按合同拿13薪或14薪的員工也都在2月20日拿到了全部工資。

2020 年 11 月,弘芯被武漢政府全盤接管,而原有班底李雪豔、莫森等人也宣佈退出公司營運。在政府全面接手後,弘芯的工廠、被抵押的光刻機以及拖欠的工程款將如何解決是各方關注的焦點。

目前,弘芯總經理韓曉敏表示,爛尾晶片項目應當考慮對接國內成熟龍頭企業接盤或與科研機構合作,實現一定程度的回收利用。

弘芯2017年11月在武漢東西湖區正式成立,號稱總投資者民幣1,280億元(人民幣,下同),在隨後的2018年和2019年,弘芯兩度入選了湖北省重大專案,卻又在2020年被移出。但仍列「武漢市重大項目」。

弘芯官網描述,公司匯聚了來自全球半導體晶圓研發與製造領域的專家團隊,擁有豐富的14納米及7納米以下節點FinFET先進邏輯工藝與晶圓級先進封裝技術經驗,目標還要達到每月3萬片的產能。

值得注意的是,弘芯創始人李雪豔、曹山二人均無主流半導體企業經驗,在行業裏名不見經傳。突然橫空出世、領銜千億晶片項目,在外界看來背景神秘。

截至2019年底已累計完成投資153億元,原計劃2020年投資額為87億元。

但在2019年11月,弘芯因拖欠分包商武漢環宇基礎建設的4,100萬元工程款而被告上法庭,弘芯公司帳戶被凍結,二期價值人民幣7,530萬元的土地也因此被查封,這塊被查封的土地此前也已經被弘芯用於抵押貸款。

另一家亞翔集成也公開表示弘芯拖欠工程款。亞翔集成在2020半年報中提到,武漢弘芯專案自政府允許復工後,暫未收到相應的工程進度款。至2019年底,亞翔應確認收入2.98億元,但實際確認金額只有2.5億元。

據「天眼查」的公開信息,弘芯的註冊資本為20億元,其中光量藍圖認繳18億元,佔股90%,武漢臨空港經開區投資集團認繳2億元,佔股10%。但在弘芯實繳資本一欄中,金額只有2億元。

財新網報道,2020年7月30日,武漢市東西湖區政府在官網上發佈了一份名為「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的文件證實,該區的弘芯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導致項目停滯的風險。

8月28日,武漢市東西湖區官方稱,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因為資金鏈問題,專案暫停。

大陸新媒體《36氪》曾發題為「千億晶片大騙局」的長文直指,武漢弘芯就是個大騙局。而這個千億騙局會成功的關鍵就在於大陸各地政府急於「造芯」。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共當局掀起了一場造「芯」運動,千億元的集成電路產業規劃、遍地開花的半導體產業園區成各地政府的標配動作。

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理事長魏少軍表示,全民一窩蜂地大搞晶片,總是憑著一種激情來發展產業,恐怕成功的概率不會很大。

2020年11月28日,中共工信部副部長王志軍承認,目前晶片製造等行業也出現了盲目投資和爛尾項目,前一階段集成電路製造方面的投資也被爆出造成巨大的損失,需要規劃和加強監督。

陸媒披露,在短短一年多時間裏,江蘇、四川、湖北、貴州、陝西等省有6個百億級半導體大項目先後停擺,業界擔憂,造芯熱引發爛尾潮。報道指,這是一些地方政府盲目支持半導體項目發展及追求政績,造成國有資產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