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83.16,按周急升1.65%。分區指數除新界西回調0.75%外,港島、九龍及新界東分別上升4.6%、0.58%及0.97%。其餘領先指數全線上揚,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則分別上升2.77%、1.44%及1.36%。中原經紀人指數(CSI)最新報71.23,按周上升0.92個百分點。

泛化共安不用交代

二手樓價指數創近19個月新高,按周急升1.65%,升幅創37個月最大。港島區飆升4.6%,帶動整體指數突破徘徊區。樓市升勢亦頗為全面,七大領先指數上升,非區份領先指數全面升越1%以上,只有新界西因之前累積升幅較大而調整。銀行股價指數連續6周處於80高擴張水平,除非疫情惡化,後市反覆上升。一手市場亦開始熱鬧。黃竹坑站上蓋一期以平均呎價3萬開售250單位,收5千多票,榮膺今年新盤票王,富豪及投資者大舉入市,開售即日沽清,新一張價單平均呎價提升至3.3萬。恆基地產位於啟德的The Henley本周末開售,平均呎價2.64萬,暫超額認購近十倍。這些一手供應與大部份港人無關。一手呎價高企,將帶動二手樓價繼續向好。政府更新未來三至四年私樓供應數字為9.3萬,若如政府預期,即四年後的六年間每年私樓供應只剩6千,供應斷層將進一步推高樓價。另外,較早前特區鋪天蓋地宣傳共黨安全日,但市民反應冷淡。共黨安全牽涉十六個範疇,無限上綱,任由政權解讀。只要將事情推上共安,任何人無權過問。早前政府財政預算案撥款80億元作維護中共安全支出,既無透明度,亦不受任何法律規定限制,立法會更不可以反對。前周政府將海帆道12萬4千呎政府用地批予駐共黨安全公署設辦公室及設施。特區土地嚴重不足,但解放軍已佔用2千7百多公頃土地,在解放軍現有土地上撥地作共安,既合邏輯,市民亦容易接受,特區政府就偏偏配合中共蠶食港人利益,未來這些舉措只會越來越多。「明日大嶼」計劃政府聲稱為港人住屋福祉而填海,但將來只要中共炒作國家安全,就可奪取其中一大塊土地作解放軍基地,市民毫無話語權。共黨安全法令特區制度全面崩潰,政府任何承諾將失去意義。

殯葬用地再遇阻力

特區長期土地供應緊張,除了影響房屋供應之外,陰宅覓地困難亦引出各種問題。多年來市民受私人龕位價格太高,龕場非法經營,政府龕位輪候時間過長等問題困擾,未來面對老齡海嘯,殯葬設施需求將爆炸性上升。早於10年食環署便聲稱在18區已物色24幅可供發展骨灰安置所的土地,時隔十年,至今僅完成兩個分別位於長洲及鑽石山的項目。審計署亦多次炮轟政府進度令公眾失望,但未能令政府改善施政 。近日,位於沙嶺的殯葬城計劃亦可能出現變數。政府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時遇到建制派猛烈批評,指選址規劃嚴重失誤,未有考慮配合羅湖一帶發展,呼籲政府停止計劃云云。事實上,沙嶺原先就是墳場,多年來用作安葬無名氏,「反送中」之後更為港人熟悉。政府十多年前已計劃在沙嶺興建殯葬城,設施包括骨灰安置所及火葬場等,相關工程亦早已於17年分階段展開,所以沙嶺並非改劃,而是在原有範圍內興建新設施而矣。由於附近並沒有其他配套設施,該地難作其他發展用途。政府解釋規劃已是十多年前,未能遇見大灣區及深圳的發展,政府亦多次與深圳方面溝通,將火化及殯儀館設施搬到另一個山谷,並加入更多綠化元素,減低對周邊環境的影響。計劃於12年以來亦多次諮詢由建制派把持的地方區議會,當時並沒有提出反對,建制派又再改變立場。政府面對建制派要求亦一反常態。大眾必然記得遷拆皇后碼頭時林鄭對市民的要求斬釘截鐵回應「做唔到」, 由此贏得「好打得」的稱號,如今卻卑躬屈膝,只表示叫停計劃有困難,明顯留有後著。可見林鄭是對人不對事,「好打得」只針對沒有選票沒有話語權沒有政治面貌的香港人。

政府失去規劃主導 

特區範圍內的土地規劃引發如此爭議,絕對不是審批撥款這麼簡單簡,而是有深遠影響。由於建制派把持立法會,有能力左右政府施政,若沙嶺撥款未能通過,計劃可能一再拖延,直接影響特區市民民生。一班所謂議員,肆意批評規劃卻拿不出充分理據。投訴沙嶺計劃的既不是香港人,亦不是深圳市政府,而是部份深圳市民以個人利益出發。這些議員非但未有代表港人發聲,亦未有代表特區政府向受影響的人解釋政策,而是掉轉槍頭,借機撈取政治資本。中共閹割特區選舉制度,製造特權階級,利用類似事件謀取個人利益出賣港人的行為只會更多。當特區市民利益與中共利益有所衝突時,不要指望這這人會持平公正。官員經常聲稱以港人福祉為依歸,對於市民要求則經常嗤之以鼻,對於深圳個別市民的批評,政府居然千依百順,改動設施遷就,明顯厚此薄彼,令人懷疑背後另有原因。若中共市級或省級行政單位作出要求,特區政府怎不變應聲蟲,更改規劃以配合?規劃屬於極長遠行為,並非不能更改,而是要經過慎重的通盤考慮及討論,並要以廣大市民福祉為依歸,清楚告訴市民理據,提出交換條件。若果沙嶺計劃有什麼不測,政府未能符合上述要求,意味特區政府已喪失捍衛長遠規劃的能力,未來長遠規劃可任意被改。政府聲稱「明日大嶼」是為了市民住屋福祉而填海,隨時因應中共需要而更改規劃。較早前深圳前海展示廳洩漏可能有高鐵接駁「明日大嶼」,特區政府必會配合中共規劃,「明日大嶼」隨時變作金融物流運輸中心,豪宅林立之地。未來必有嘍羅替中共炒作大嶼山水域及基建安全是國家安全,需要解放軍駐守,中共向特區政府要地,政府必馬上配合,一大幅土地劃作軍事用途。屆時資助房屋供應政府「走數」又或大量興建壓縮空間,市民如之奈何?

三萬多元一呎的住宅被富豪大舉掃清,一般市民想找個一呎多的丁方骨灰龕位都有困難,可見特區資源分配之不公。十多年前的殯葬規劃面對諸多阻撓,而且阻力源自特區以外的地方,被政客利用得非常順手,變成內部阻力。從沙嶺事件可以推論特區政府將喪失規劃自主權,長遠規劃上的承諾更可隨時被推翻。在「新香港」,一般特區市民沒有任何話語權,已淪為二等公民,權貴及擁有政治面貌者橫行。如此格局,政府還會真心關注大眾的住屋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