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77.75,按周反彈1.26%。分區指數全線上升,港島、九龍、新界東及新界西分別上升1.96%、0.57%、3.14%及0.88%。其餘領先指數全線回升,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分別反彈0.33%、1.42%及1.43%。中原經紀人指數(CSI) 最新報49.15,按周微升0.41個百分點。

二手樓價意外反彈,升幅更創超過一年新高,八大指數全線上升,可能是因為成較稀疏而出現統計上的波幅。受疫情及政治環境雙面夾擊,二手樓價短期受壓。發展商押後推盤,一手以銷售貨尾及小型發展項目為主,過去周末只賣出60多伙,創三個月低位。

最新一期「綠置居」所有1.8萬個申請已完成揀樓,最終剩下523個單位,絕大部份是不足190呎的迷你單位,將撥入下期繼續發售。疫情對中下階層打擊較大,經濟條件轉差,可以預期「綠置居」需求將會大幅延後。再有,政府沒有搞清楚市民置業需要,大量興建劏房,出現錯配,剩下單位即使撥入下一期亦無補於事。政府本應馬上停止下一期「綠置居」並全數回撥作出租公屋,直至檢討完成再作下一步打算,偏偏林鄭政權在施政報告中宣布佈下一期「綠置居」繼續上馬,很快將出現資助房屋資源浪費,有樓無人住有人無樓住。

政權趁倒閉潮加強控制

另外,政府抗疫政策處處出現漏洞,第四波疫情凶險,政府限制施實加辣,不少行業面對滅絕性打擊。政府正計劃針對受影響行業推出另一輪補助,但市傳額度只會是象徵式。行業之所以難捱,歸根究底又是供應不足,產業過份集中導致租金過高,政府無意處理問題。政權根本就是樂意見到倒閉潮,為中共企業製造低價收購又或取締的好機會,是配合中共取得操控權的手法之一。

中共為了操控無所不用其極,先前對匯豐口誅筆伐,準備列入黑名單,平安集團公然與中共「作對」大手買入,之後中共便停止攻擊匯豐,股價大幅反彈。中共以莫須有指控澳洲葡萄酒受國家補貼傾銷而徵收懲罰性關稅,打壓同時又試圖收購酒莊。近期又爆出百多萬共產黨員滲透外國企業。當絕大部份行業落入紅色資本手中,隨之而來的是全方位監控及經濟迫害。

香港特區極速「中共化」

中共在特區強行實施惡法後,張牙舞爪,全面收緊民主、自由、人權及法治,力度及速度超乎預期。特區政權利用惡法無限上綱,濫捕濫告,以言入罪,大力打壓傳媒製造寒蟬效應,立法會被閹割至完全失去監察能力,又利用各種藉口凍結個人資產。

近日魔爪正式伸向公務員,政權要求所有公務員重新宣誓效忠,等同取消其政治中立,剝奪其工餘時間外參與反對政府政策活動的自由,取而代之將是各種政治表態。認識中共的人當然知道這只是第一步,隨之而來的就是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插贓嫁禍秋後算賬。筆者收到訊息,公務員近日退職潮湧現。

對學生進行思想「再教育」是政權的重要目標,林鄭引用捏造的曼德拉言論「教育的崩潰足以摧毁一個國家」將問題諉過於教育及老師,向教育界開刀,除了取消老師教籍外,當局正研究進一步加強其它罰則。建制政黨鼓吹全民監察老師,實行文革式批鬥。當年經過深思熟慮長期研究才推出的通識科,林鄭指「第一日推出就有問題」,教育局視專業建議如無物,單方面殺科,取而代之將是洗腦教育及到中共國「交流」。

政治滲透大專院校,校董會教職員染紅。去年指「反送中」大陸生將減少來港,結果今年幾間院校收大陸生再破紀錄。特區已喪失教育下一代正確價值觀的環境。年青人更是政府長期打壓的對象,政權承諾聆聽完全是虛假,沒有恐懼的表達自由已不復存在,現有制度令他們毫無話語權,九成年青人不滿政府。工作環境「面目皆非」,政府不去為年青人創造本地就業環境,而是威逼利誘他們去大灣區發展,另一邊廂輸入優才計劃額度倍增,利用各種人口輸入計劃大量引入競爭。土生土長港人絕大部份沒有政治面貌,無法與那些「根正苗紅」相爭。企業受中共打壓而放棄社會責任,招聘有明顯傾向性,支持「反送中」者被無理辭退。中共早已進駐中環,滲透各大企業。特區失去公平環境,發展機會只會給予那些支持中共價值的人。

樓價調整政府將出手

面對荒唐的政權,移民是一個選擇。種種跡象顯示,新一波移民潮已經形成。名校出現退學潮,罕有招收插班生。強積金計劃管理局日前公佈第二季永久離港提取強積金申索數目,單是上半年就有1.36萬宗,數字完全未反映中共惡法的影響。今年上半年申請台灣居留許可比去年同期增加超過一倍。英國今年頭十個月已向香港人發出超過21.6萬本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創政權移交後新高。英國政府估計未來5年可能有32萬人港人移居英國。

多國因應中共瘋狂打壓(香港)而推出「救生艇」計劃。香港亞太研究於9月進行的一項調查指15%受訪者準備移民,44%如有機會亦將打算移民,主要原因是不滿政府。筆者近兩個月亦不斷收到友人訊息,表示即將移居海外。觀乎事態發展,這波移民潮將對樓價未來一兩年構成下行壓力。

近日二手放盤量達2.6萬個,創近年新高。市場出現個別業主趕著移民,大幅擴闊議價空間促成交易。筆者保守估計,未來一年可能有5萬家庭移民。假設有一半移民家庭擁有物業沽售,市場便增加2.5萬個二手放盤,其餘的將釋放租盤,供應量等同超過一年新盤供應量的2.5至3倍,遠超政府的任何短中期增加供應的對策。

至於樓價有多少下行空間則難以估計,因為並非由市場主導,而是看政權能接受多少。過去已證明政權的真正政策是保持樓市穩定,並非以市民負擔能力為依歸。筆者估計若樓價下跌10%,政府將出手托市。事實上,政府已暗中出招托市,除了主動撤回一首空置稅條例外,去年又大幅放寬按揭保險。政府增加供應無能為力,但托市手段則有無限可能,除了撤回調控措施,改變未來供應預期外,還可在輸入大陸人口政策上下其手,迎合中共的清洗政策。

◎◎◎ ◎◎◎ ◎◎◎

地方政府依賴高地價取得資金,住宅極度超越負擔能力,是中共大城市的特點。過去8年,特區已朝着中共模式發展,惡法施行之後更是斷崖式淪陷。新一波移民潮可令樓價短期向下,但長期維持高價才是政權不宣的真實政策。高樓價是一種壓迫的手段,因為當人民為基本生活需要而奔波,自然失去追求其它,這就是中共極權的理想唯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