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激進民主黨人4月20日重提「綠色新政」,稱其「不僅僅是一個決議,而是一場革命」。共和黨人則譴責說,它是一個「社會主義的超級套餐」。

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於2019年首次在眾議院以不具約束力的決議形式提出。20日推出參議院版本基本內容不變,即尋求在10年內消除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使經濟擺脫化石燃料;將「氣候變化」考慮納入國會審議的任何基礎設施法案,以及在種族關係和收入差距等領域激進的社會正義優先事項。

參議院能源和自然資源委員會(Senate Committee on Energy and Natural Resources)資深共和黨參議員巴拉索(John Barrasso)在一份聲明中說:「綠色新災難又出現了。」他說:「保護我們的空氣、水和社區的最佳方式是自由市場創新,而非粗暴的政府監管或徵稅。」

馬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馬基(Ed Markey)在20日於華盛頓舉辦的記者會中宣稱,綠色新政是一場「革命」,它「提供了我們需要的框架,以應對我們國家面臨的交叉危機——氣候變化、公共衛生大流行、種族不公和經濟不平等。」

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與馬基一起參加了重啟儀式。

共和黨人:綠色新政是社會主義超級套餐

在綠色新政於20日重新啟動後,共和黨人迅速進行了反擊。

「綠色新政是一個社會主義的超級套餐,它只會讓辛勤工作的納稅人揹上債務,讓數百萬美國人失去工作。」眾議院監督委員會資深共和黨人、肯塔基州眾議員科默(James Comer)在一份聲明中說:「民主黨人將不惜一切代價把他們激進的寵物項目推給美國人民。」

「名副其實,綠色新政是最近能想起來的最業餘的決議。」環境小組委員會資深共和黨人、南卡眾議員諾曼(Ralph Norman)在一份聲明中說:「這項立法將改變美國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吃甚麼;我們如何旅行;我們如何取暖;甚至我們可以從事甚麼工作。這不是治理的方式。簡單地說,綠色新政是企圖以環境保護的名義掩蓋其社會主義(本質)。」

民主黨人:希望比拜登的計劃更進一步

目前還不清楚該計劃是否會得到拜登政府的接受。前總統特朗普曾在2019年指責綠色新政,措辭嚴厲。

「它會扼殺數以百萬計就業機會。它將粉碎美國窮人的夢想,並不成比例地傷害少數民族社區。我不會支持它。」特朗普當時說:「我們將捍衛環境,但我們也將捍衛美國的主權、美國的繁榮,我們將捍衛美國的就業。」

拜登在競選總統時,試圖與綠色新政保持距離,說他有自己的「拜登計劃」,與所謂的「激進的綠色新政」不同。不過,《拜登清潔能源革命和環境正義計劃》(Biden Plan for a Clean Energy Revolution and Environmental Justice)還是建立在這項有爭議的立法提案基礎上。

拜登本周將主持一個在線氣候峰會。1月份,他宣佈美國將重新加入2015年《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以應對氣候變化。他還承諾將在2050年前使美國走上淨零排放的軌道——這比《綠色新政》規定的期限晚得多。

除了受到共和黨人的強烈譴責,綠色新政還可能面臨來自溫和派民主黨人的反對,比如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他在2019年投票反對該協議。據報道,他在4月20日表示,綠色新政「不實用」。

「如果你在談論全球氣候,它真的不起作用。」曼欽說:「你不能以『消除』的方式實現更清潔的環境,你必須以創新的方式。」

《綠色欺詐:為甚麼綠色新政比你想像的還要糟糕》(Green Fraud: Why the Green New Deal is Even Worse Than You Think)一書的作者莫拉諾(Marc Morano)表示,綠色新政的總體目標是控制「你生活的每一個方面」。

莫拉諾在接受《大紀元時報》「十字路口」(Crossroads Program)節目採訪時,反對用強硬的監管方式來應對氣候變化。他警告說,如果激進人士「得逞」,就會出現類似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病下「封鎖」那種的「氣候封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