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國經濟發展的專家表示,美國民主黨「綠色新政」與中共大躍進相似,註定失敗。

利哈伊大學經濟學教授、外交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弗蘭克·岡特(Frank R. Gunter)周四(2月14日)在國會山報(The Hill)撰文說,跟中共的大躍進一樣,美民主黨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目標不是對經濟進行逐步改善,而是要將經濟推倒了重來,同時,兩者都有明確的「敵人」清單,要取得進展,必須將這些「敵人」推倒。

美國民主黨提出的「綠色新政」提案已有幾個版本,最激進的是紐約州眾議員亞歷山德莉亞·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的版本,也是美國綠黨提出的最詳細的一個版本。

岡特表示,儘管這些草案都自稱是羅斯福總統1933-1936年新政的現代版,但實際上它們跟羅斯福新政關係有限,且最明顯的差異是——羅斯福新政是拯救資本主義,而綠色新政是終結資本主義。

此外,民主黨的綠色新政提案也並非前所未有。按計劃快速重建國家經濟的一個確切的例子,也是最近的例子當屬中國(中共)的大躍進(1958年至1962年)。

跟中共的大躍進一樣,綠色新政的目標不是對經濟進行逐步改善,而是要實現經濟的全面重組(推倒重來)。大躍進試圖在五年內將一個農業國變成一個工業強國;而綠色新政旨在徹底重組美國勞動力市場以及環境、金融和民主進程。

從內容上看,綠色新政加入了一些很受歡迎的元素,例如:保證就業、轉向可再生能源、取消房主和學生債務,以及確保憲法規定的投票權。

但同樣,它也包括一些不尋常的或奇怪的元素,例如:修改憲法以消除「公司人格」(公司等同於自然人具有權利與責任)或用高鐵取代長途航空旅行。

綠色新政和大躍進都列出了明確的敵人

岡特指,綠色新政跟大躍進的另一個相似之處是兩者都列出了「敵人」清單,如果要取得進展,必須將這些「敵人」推倒。

在中國大躍進時,地主和企業主被定為「敵人」,中共聲稱地主和企業主剝削貧窮的農民和工人。為了結束這種所謂的「剝削」,私人農場和企業被政府集體接管或合併為國有企業。

綠色新政中指的「惡棍」則包括大型企業主、銀行經理和富人。它們要建立政府官僚機構,為失業者提供公共部門的工作,確定誰有資格獲得貸款並限制公司活動。同時,用高稅率和財富稅把富人的財富削減到一定大小。

從結果來看,大躍進導致中國經濟衰退、嚴重破壞環境、政治混亂,以及歷史上最嚴重的人權災難。因為中共提出的建設「新中國」的計劃,數以千萬計中國人的生存和傳統權都被拋在了一邊,他們的財產、自由,甚至性命都被消滅了。

如果綠色新政生效,那麼也要十年或更長時間才能確定它是否會出現與大躍進一樣的可怕的相似性結局。

綠色新政和大躍進都不允許被質疑

岡特表示,其實大躍進和綠色新政都是一些沒有實際經驗的「有識人士」制定和認可的詳細計劃。

對綠色新政而言,那些從未經營過小企業的人士想要推動整體經濟的廣泛變革,那些在大學裏逃避科學課程的人想要提出環保倡議,那些在銀行都沒擔任過初級貸款官員的人想要推動美國金融體系的全面重組。

同時,它們不允許人質疑綠色新政的實用性。通常,它們會有這樣兩種回覆。「第一種比較普遍的回應就是說,你在質疑權威。」岡特寫道。

在中國,大躍進的擁護者會抬出前共產黨黨魁毛澤東。現在,當你質疑綠色新政時,答案往往也是一個類似的變種:「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的問題,但諾貝爾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支持綠色新政。」

第二種常見的回應是反過來質疑說,那些質疑綠色新政實用性的人都有邪惡目的。「反對綠色新政,你不僅僅是無知、你還是一個壞人」,岡特說。「如果你再繼續質疑新政的經濟或環境建議是否切實可行,它們會說,你是希望人們變得貧窮,或者你希望全球暖化變得更加惡化。」

在文章最後,岡特寫道,「當然,2019年的美國與六十年前的中國還不太相同。但將那套同樣的、摧毀中國的政策用來引導美國的經濟、環境、政治和社會的巨大進步,這無疑是狂妄的」。

「在試圖把我們國家搞得上下顛倒之前,綠色新政的倡導者應該試著從中國大躍進的困境中學習教訓。」他警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