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政治經濟學者保羅‧戴維森(Paul Davidson)在他的新書裏提出了一個問題:誰會害怕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人們當然不用害怕凱恩斯,因為他1946年就去世了。但是2017年末出版的《誰會害怕約翰‧梅納德‧凱恩斯?》(以下簡稱《誰會害怕》),書中提倡的凱恩斯經濟理念,卻值得譴責。

該書副標題為「在日趨不平等的年代挑戰經濟統治模式」,最大的特點是:前後不一致,含有欺騙成份以及語法錯誤。

更糟糕的是,作者根據凱恩斯主義信條,在書中鼓吹極權主義經濟措施,包括:
‧ 薪資控制
‧ 價格控制
‧ 資本控制
‧ 結束自由貿易
‧ 限制利潤空間
‧ 強制對外援助
‧ 強制大規模推行中央銀行
‧ 全球外匯壟斷

假如這些措施都不能讓人覺得可怕,還有更可怕的:書中號召政府在深度和廣度兩方面儘可能增加財政赤字。

這種理念與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如出一轍,而且現在非常流行,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以及其它社會主義色彩的項目都在利用這一理念來籌措資金。

戴維森提出的最主要的凱恩斯學派主張是,失業是總體需求不足所致。然後,他責怪人們沒有馬上用他們的收入購買消費品。那麼顯而易見,存錢是不對的,因為儲蓄不能刺激消費。按照這個邏輯,戴維斯提出,政府必須進行干預,先花未來錢,增加需求以實現全民就業。

這就奇怪了, 像阿根廷和委內瑞拉這些肆意消費的國家, 失業率反而相當嚴重,導致經濟近乎癱瘓,通貨膨脹也到了不可控的程度。

據處困貨幣項目(Troubled Currencies Project)評估,阿根廷的通脹率為39%,委內瑞拉更高達2198%。

而在新加坡,情況則剛好相反。整整一代新加坡人把收入的一半用於儲蓄,因而享受了很高的生活水準,失業率也非常低。2020年之前,新加坡連續十年失業率低於2.5%。

凱恩斯主義的盡頭,正是「誰會害怕」這種卡通式的簡單而不切實際的危險想法。

戴維森是虔誠的凱恩斯主義門徒,在1978年創立了《後凱恩斯經濟學期刊》(Journal of Post Keynesian Economics),並曾任該刊主編。

廢料進 廢品出

人們可能會覺得奇怪,一個經濟學家怎麼會變得如此荒誕?

不幸的是,他的這些謬論在學術界影響頗深。一些有思想的學者在《經濟雜誌觀察》(Econ Journal Watch )上發表評論文章,揭露這些謬論對學術界的污染,包括聯邦儲備資金,以及在教科書中灌輸各種關於貨幣學和銀行學的偏見認識,鼓吹政府帶頭干預經濟。

戴維森堅稱,經濟學理論只有兩種,一種為經典理論(又稱古典理論),另一種他則稱為「凱恩斯-後凱恩斯理論」。他對紛繁複雜的經濟領域進行如此簡單的分類,不僅不正確,甚至也是在蠱惑人心。

不了解情況的讀者看了他的書,會以為米爾頓‧佛利民(Milton Friedman)、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甚至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都是屬於經典理論派。而另一方面,在學術上最嚴厲批評凱恩斯學派的諾貝爾獲得主在書中卻完全沒有提及。

作者用這種虛假的二分法,把凱恩斯主義者描述成是受壓迫的弱勢群體。

他寫道:「如今,幾乎所有政客都害怕被標籤為凱恩斯主義的政策。」

人們不禁要問,怎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事實上,凱恩斯主義提倡的赤字消費及經濟刺激政策,包括紓困計劃和貨幣擴張等,在過去幾十年裏巳成為了兩黨執政的共識。甚至連負利率也出現了,並成為新常態。

稻草人

不能取勝就醜化對手,《誰會害怕》一書正是立起這樣一個稻草人對手。

例如,戴維森斷言,除了凱恩斯派之外,所有的經濟學家都會假設,全部市場參與者都知道「從現在到未來很長時間裏的經濟市場結果」,他們能夠預測所有將要發生的危機,並且採取必要行動,避免這些危機傷害他們的利益。

這種能預見未來的描述否定了危機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所有非凱恩斯學派經濟學的基礎。

戴維斯補充寫到,「既然所有的決策者都掌握了未來,市場就不需要政府干預了。」 然而,如果保羅‧克魯曼和其他有影響的經濟學家,他們對自由市場有這樣的信心,我們可能就不會有最低工資規定,也不會有聯邦儲備價格調控措施「扭轉操作」(Operation Twist)這類的政府干預政策了。

《誰會害怕》一書有個盲點,書中完全沒有提及自由金融派經濟學家,比如像全盤否定中央銀行的勞倫斯‧懷特(Lawrence White)。

事實上,自由主義者(libertarians)和古典自由主義者(classical liberals)在政治上並不佔據主導地位。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甚至都不能在州議會獲得席位,更不用說在國會了。

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丹尼爾‧克萊恩(Daniel Klein)曾經這麼寫過:「這就是自由意志黨的失敗,它使自由變得更少。」

誰會得益

《誰會害怕》作為用來鼓吹凱恩斯主義的工具,起到了相反的作用,但它是一本有用的書。這本書提高了我們對於這個流派的存在,及其毒害性的認識。

正如該書所揭示的,凱恩斯主義可以用於解釋所有的政府干預行為,而這些行為最終只會導致暴政。

該書平均每頁有三個拼寫錯誤,包括奇怪的大寫、標點符號缺漏以及詞語堆徹,令人失望。

此外,有些地方根本讀不通,比如這句話:「The result will employment and living standards of the higher cost workers in developed nations will decline substantially」(語法不通無法翻譯)。

書中還有很多虛假陳述,本文由於篇幅所限,難以盡述。但是其中影響最深遠的,是戴維森聲稱,書中列舉的眾多干預措施,會令藍領工人獲益。實際上那些措施會令藍領工人加薪受限,而且還會因為通貨膨脹和生活成本瘋漲而被剪羊毛。

如果人們被誤導而錯誤地理解經濟學,即使出發點是為了扶貧濟困,也將會長久拖累經濟繁榮。

《誰會害怕》是一個警示,提醒我們:對抗凱恩斯主義愚民之戰任重而道遠。

原文How the Ghost of Keynes Haunts Economic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弗格斯‧豪吉森(Fergus Hodgson)為拉丁美洲情資出版物 《美洲經濟》(Econ Americas)創辦人及執行主編, 《黃金通訊》(Gold Newsletter)特約編輯, 國際智囊公共政策前衛中心助理研究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