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周日),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宣傳「真正的平等」,網民認為這是她露出其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面目。有評論認為,民主黨搞的是社會主義那一套,這次美國大選,實質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爭。

賀錦麗公開推銷社會主義

11月1日,賀錦麗在推特上發佈了一段視像,解釋了「平等」與「公平」之間的區別,視像顯示了果實纍纍的大地,將一個黑人升至和白人一樣的原始高度,然後黑人抓住繩子,爬到了山頂。

賀錦麗代表的民主黨認為:「平等的待遇意味著我們所有人最終都在同樣的地方。」問題在於,不是每個人都從同一個地方開始。即使所有人現在都得到相同的金額,但是有人仍然要遠遠落在後面。所以,她認為應該給黑人更多的資源、更多的支持。

賀錦麗繼續說,「這是關於為人們提供所需的資源和支持,以便每個人都能平等地站起來,然後平等地競爭。」

眾議院共和黨會議主席莉茲切尼(Liz Cheney)回應道,這聽起來就像出版了《共產黨宣言》的共產主義運動的重要人物馬克思的話。

「一個世紀的歷史表明了這條路的去向。」切尼補充說,「我們所有人都享有均等的機會,但是政府強制的平等結果是馬克思主義。」

民主黨的平等是建立在不公平之上

賀錦麗關於平等的定義,引起一些網民的強烈反對。

有人說,「通過政府力量進行的平等,不可避免地使一個處於劣勢的群體,位於另一社會精英群體的成果之上。那是不公平及不公正的。」

有人指出,對於組織社會的最壓抑的系統,民主黨終於公開了他們的讚賞。另一位補充說:「賀錦麗直到11月1日才公開宣傳共產主義。」「他們很無恥,現在才公開。」

在民主黨初選中,賀錦麗一直在宣傳共產主義,包括她對「綠色新政」的倡導以及對全民醫保的支持。2019年,賀錦麗被〈GovTrack〉網站評為「最左翼的」美國參議員,自從成為拜登的競選夥伴以來,她一直軟化自己的見解,試圖將自己當成溫和派。

但是10月底,極左派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宣布,拜登當選「並非最終目標」,這是他們不斷進取的願景的起點,「我們不會放棄我們的議程」。

桑德斯說,他們將組織人民,確保拜登成為自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總統以來「最進步的總統」。

民主派說的進步,就是朝共產主義更進了幾步。

特朗普:選擇美國夢或社會主義地獄

早在10月20日,特朗普總統接受霍士新聞台採訪時就表示,選擇他還是選擇拜登,就等於是選擇「美國夢」還是選擇「社會主義地獄」。

特朗普說,「無論是第二修正案、或能源還是其它事宜,有很多涉及個人權益的地方。他們(拜登)想提高你的稅收,而我想降低你的稅收、減少法規,關鍵是實現美國夢。這是偉大的美國夢與社會主義地獄(socialist hellhole)的對決。」

特朗普拿委內瑞拉舉例,他說過去的委內瑞拉曾富裕過,但社會主義將這個國家變得非常糟糕,「委內瑞拉在20年前真是好得令人難以置信。但現在他們沒有自來水、沒有食物及沒有藥物」。

他還表示,如果搞社會主義,美國跟委內瑞拉唯一的區別是,美國要比委內瑞拉大的多,但結果是一樣的。

社會主義在美國的復辟

不過由於美國過去幾十年受共產思潮的影響,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還期待民主黨的拜登能給自己帶來幸福生活。

2018年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和民調公司〈YouGov〉做了一個調查,針對不同世代2,100多個美國人做了一個民調發現:千禧一代、25~35歲之間的美國年輕人,希望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的人佔46%,超過了佔40%的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國家的人;另外還有一些年輕人甚至希望自己生活在法西斯主義國家;有6%的人甚至希望生活在共產主義國家。

〈希望之聲〉舉辦的「美華菁英論壇」,10月24日邀請洛杉磯加大安德森經濟預測中心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美國常識學者、「美國史話」製作人方偉先生,對此做了深入探討。

他們認為,美國的年輕人對社會主義有好感,主要是他們不知道人類在上一個世紀進行的最昂貴的實驗結果:從1917年蘇維埃俄國迅速攻佔在聖彼得堡的東宮開始社會主義的實驗。在近百年中,社會主義幾乎席捲了三分之一的世界,導致1億人的非正常死亡,或被殺掉,或因飢餓而死,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昂貴的一場實驗。

由於美國學校不告訴學生這段歷史,加上年輕人天性的善良和同情心被誤導,於是認為,社會主義就是人人平等,好東西人人都有,這樣的社會當然好啊。再加上年輕人沒有在中國生活過,不知道真實的社會主義是真正苦難,因此把社會主義在頭腦中美化了。

有這麼一句話,一個人30歲之前不支持社會主義,他就是沒有熱血;一個人30歲之後還支持社會主義,他就是沒有頭腦。

民主黨的增稅 讓全民埋單

簡單地說,美國的共和黨崇尚自由、效率、小政府、減稅;民主黨強調平等,公平、大政府、增稅。

美國最高的富人稅率大概是37%,歐洲是45%以上。目前美國大概收入最高的家庭(佔人口總數的2%),負擔了美國全國50%的稅收;最高收入的20%的人,負擔了美國80%的稅收。

如今拜登提出對年收入40萬以上的家庭增稅,所以美國98%的家庭不用遇到加稅的問題,這聽起來很好。不過,對比拜登給出的優惠承諾,如上大學免除學費等等,就能發現,從收入40萬家庭增收的稅收,根本無法實現免費上大學,最後還是得每個人都增加稅收。

2019年美國整個公立學校學費大概是4,000億美金,光3,000萬的醫療保險(Medicare)民主黨政府都湊不夠,從哪找到4,000億呢?

給富人再加稅,這聽起來可以,問題是富人承受到一定程度,就受不了,他們就要搬到加拿大、澳洲、歐洲去了。法國曾經對富人加稅很多,隔天富人就跑掉了。如今美國2%富人已覆蓋了50%美國人所得稅收,你還能加到多少去?最後結果一定是全民埋單。就好像現在北歐很多社會主義國家,你所有賺的錢,你不管是低收入、中收入、高收入,統統要付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