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六一七年七月五日,李淵率三萬將士自太原起兵,去奪取關中、爭奪天下,但卻遇到了隋軍的頑強抵抗,加上天降大雨,連綿不絕,至七月底,糧草已經不足。此時傳來謠言說突厥要進攻晉陽,李淵擔心失去根本,下令班師。這場進攻就此半途而廢了嗎?

李淵下令班師,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命令,因為造反本身是一個很危險的舉動,造反者等於是抵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如果成功,那麼這些人都是開國功臣,加官晉爵,一旦失敗的話,他們是反賊逆黨,株連九族。所以在造反的初期,一定要通過一些勝利讓大家看到希望;如果初次進兵不利撤軍的話,必會動搖軍心,失敗也就在眼前。當時李世民很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點。

◎追回退兵 扭轉乾坤

班師令下達,左軍已經出發,一切好像是無可挽回了,李世民決定最後還要再試一次。他來到李淵的大帳外,要見李淵,這時李淵已經躺下睡了,不讓他進去,李世民就在大帳之外放聲痛哭。

李淵聽到哭聲,就把李世民叫進去問話。李世民就跟他說,現在我們前進就是勝利,後退就是失敗,我們後退之時,一旦隋朝的軍隊從後面追擊,那麼到時候死亡就在眼前。李淵想想覺得他講得很有道理,就問李世民說,現在左軍已經出發了,怎麼辦?李世民說,左軍沒有走遠,我可以和建成去把士兵追回來。當時李淵就笑著說,那麼我的成功將來就靠你了。就這樣,李世民又把軍隊給追了回來。

天公作美,三天之後天就晴了,從太原運的糧草也到了,於是李淵的部隊就開始發動攻擊。最開始發動攻擊的是李世民,他帶了幾十個騎兵衝到霍邑(現山西霍縣)城下,叫罵守將宋老生,同時做出要攻城的樣子。

宋老生性格暴躁,被李世民一激,就帶著三萬士兵出來廝殺,李淵帶著大軍及時趕到,後軍領兵的將軍殷開山迅速帶著大軍衝上去。據史書記載,雙方交戰十分激烈,李世民親手殺死了幾十個人,敵人的鮮血灌進他的袖子,他把袖子裏的血甩一甩,繼續再戰,好幾把刀都被砍壞了。宋老生在戰鬥中被殺。之後,李淵的軍隊繼續向前進攻,把霍邑給圍困起來了。當時李淵沒有攻城的部隊,就靠肉搏登城,最終佔據了霍邑。這是一次很大的勝利,軍心士氣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李淵繼續進兵,後續的一個多月都非常順利。一些造反的人、變民集團相繼前來投靠。李淵的部隊因紀律嚴明,被老百姓視為仁義之師。當年九月,很多老百姓獻出船隻,幫助李淵的部隊過黃河。

黃河東岸有個地方叫河東(現山西永濟縣),守將叫屈突通。河東這個城很難攻打,李淵的部隊屯兵堅城之下,耽誤了很長時間。李世民建議李淵不要再打河東,他說,守長安的代王楊侑現在只有十三歲,長安還沒有做好準備,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去攻擊長安的話,勝利的希望是很大的,而如果我們停留在河東,那麼等長安一旦做好準備後,再打就不容易了。李世民建議李淵繞過河東,兵貴神速,直接進攻長安。長史裴寂反對,他說,如果我們要是打不下長安而退兵的話,到時後有從長安城出來的追兵,前有河東擋路,就會很危險。李淵認為兩個人說得都有道理,於是就把軍隊分成三路,一路交給劉文靜,繼續圍困河東;自己親自帶一路,沿著渭河南岸進攻關中;第三路交給李世民帶領,沿渭河北岸進攻關中。

◎楊侑登基 李淵攝政

李淵和李世民的部隊進展十分順利,勢如破竹。十月十四日,李淵的二十萬大軍包圍了長安,經過大約三個多星期的戰鬥,長安於十一月九日被攻陷。當時代王楊侑住在東宮,他手下的侍從們聽說李淵的部隊已經開到皇宮前時,嚇得四處逃散,只有一個人留在楊侑身邊,這人叫姚思廉,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極為有名的史學家,《二十四史》的《梁書》和《陳書》就是姚思廉撰寫的。姚思廉當時的官職是侍讀,就是陪著楊侑讀書。當李淵的軍隊衝入皇宮後,姚思廉義正嚴詞地對兵士們說,唐公興義兵,匡扶帝室,你們不可無禮。李淵的士兵聽了之後就退了出去。李淵來後,對姚思廉十分客氣,姚思廉後來成為李世民的十八學士之一。

李淵恭恭敬敬地把楊侑從東宮遷到大興殿,並把楊侑立為皇帝,歷史上稱之為隋恭帝,改元義寧,這一年楊侑只有十三歲。楊侑被立為皇帝後,楊廣就成了太上皇。楊侑封李淵為唐王,封他做太尉,也就是國家最高軍事長官,並封他做尚書令──一國最高的行政長官,李淵負責總督中外軍內事,所有名義上與實際的軍權,都掌控在李淵手中。

當年十一月,隋恭帝楊侑又下詔宣佈,國家所有的大事全都交給唐王來處理,只有祭祀天地、祭祀祖廟這兩件事情由我來負責。這時李淵離坐上皇位實際上只差一步了。

十一月二十二日,李淵封長子李建成為世子,封李世民為秦公、京兆尹,京兆尹相當於首都的市長。李淵登基後,李世民被封為秦王;李元吉被封為齊公。

李淵攻入長安時,一直在河東據守的屈突通知道這個仗是打不下去了,他非常的難過,於是就面向東南方的揚州,也就是楊廣所在之地,跪下磕頭說,皇上,我已經盡力了,現在是力竭途窮,無路可走。於是,屈突通也投降了。投降之後,李淵封屈突通做了兵部尚書。屈突通後來成為大唐的開國功臣之一。

◎醉生夢死的隋煬帝

李淵幾乎沒有遇到甚麼抵抗,就佔據了巴蜀,而隋煬帝楊廣竟然在帝國的心臟被攻擊的時候毫無消息。其實,李淵617年起兵時,楊廣就已經不在長安,也不在東都了。他讓一個毗陵通守在附近的十個郡招募士兵,幹甚麼呢?不是平叛,而是在現在的江蘇常州附近,給他修築了十六座離宮。宮殿仿造東都和西苑而建,華麗猶有過之。

從公元612年(大業八年)開始,楊廣晚上時常在惡夢中驚醒,驚醒後就大呼有賊,每次必須得有人安慰他、給他按摩之後他才能夠睡著。公元616年,有一次大業殿起火,他以為賊人攻入了他的皇宮,就躲在外面的草叢裏,一直等到火光熄滅才敢回去。可見楊廣不是一個勇敢的人。

當各地開始出現很多造反的隊伍時,忠臣們都憂心忡忡,希望皇帝能夠了解實情,或者改變國策,或者調兵征剿,而楊廣卻非常厭惡別人跟他說有人造反的事情,於是那些諂媚的人就想方設法地隱瞞消息,哄他高興。

有一次,隋煬帝問宇文述,造反的情況怎麼樣了?宇文述騙他說,造反的人越來越少。隋煬帝問,那跟原來相比能少多少?宇文述說,大概相當於原來的十分之一吧。當時在場的還有大隋的開國功臣蘇威。蘇威既不想諂媚,也不想說瞎話,所以楊廣一問造反的事,蘇威就躲,希望楊廣別看見他,結果他躲的時候還是被楊廣看見了。楊廣問蘇威,外面情形如何?蘇威就說,造反的人數我不知道,但是當年造反的人在長白山,現在在汜水,等於是說造反的人離我們越來越近。他說,當年那些服兵役的男子,幫我們建工程,服徭役的人現在都哪裏去了,不都成了反賊了嗎。

各地造反隋煬帝不管,他執意要打高句麗。蘇威為了想讓隋煬帝了解天下造反的人有多少,就跟隋煬帝說,陛下不必徵兵了,陛下只要能夠赦免所有造反的人,就能夠得到幾十萬的軍隊,這些人一定會努力作戰,到時候打高句麗是很容易的事情,意思就是告訴隋煬帝,全國造反的不下幾十萬人。隋煬帝勃然大怒,原本想殺了蘇威,考慮到蘇威是當年輔佐隋文帝得天下的大功臣之一,隋煬帝沒有殺他,但把他貶為平民。

我們知道,在楊玄感黎陽起兵的時候,曾放了一把火,把隋煬帝所有的龍舟都燒毀了。隋煬帝後來又下詔重新建水殿龍舟。到了十二月份的時候,龍舟造好了。宇文述猜測隋煬帝是想到江都去,於是主動提出請隋煬帝到江都,隋煬帝很高興,但據《資治通鑑》記載,「朝臣皆不欲行,帝意甚堅,無敢諫者。」

當時老百姓的生活十分困苦,他們不是被叛軍在外面攻擊,就是在大隋被徵以重稅,所以當時很多老百姓餓死。其實隋朝的糧倉裏有很多糧食,但是各地的地方官員礙於隋朝的法令,不敢開倉放糧。各地造反報警的文書,像雪片一樣飛到江都,當時的內史侍郎,就是負責給皇帝處理文書的人,叫做虞世基,這個人的人品很成問題,他把所有的這種詔書全部扣押,不告訴隋煬帝。(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兩宋繁華》、《大明王朝》。◇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 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