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的數據顯示,1月至10月期間,大陸國有企業違約了創紀錄的400億元人民幣(合61億美元)債券。這大約是過去兩年的總和。

據CNN12月10日報道,野村證券(Nomura)的分析師估計,到11月中旬,中國大陸市場的債券違約額約為人民幣1,780億元(合270億美元)。其中大約43%來自國有企業,比最近的年平均水平高出30%以上。

野村證券分析師認為:「未來幾年,我們很可能會看到更多此類違約。」而且這些國企的違約不可避免。

野村證券的分析師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說,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共當局一直在以數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來支撐該行業。但這些投資並沒有帶來相應的回報。國有化工集團中化集團(Sinochem Group)董事長寧高寧(Ning Gaoning)在今年五月份在北京舉行的一次重要政治聚會上表示,國企的競爭力通常不及私營同行,因此投資回報較低。

而據中共央行和中國經理人公司華創證券的數據顯示,國企對大陸GDP的貢獻不足三分之一,但它們卻佔了銀行提供給企業貸款的一半以上。

因為中共當局的背書,證券市場一直對國企融資大開綠燈。但這種信任現在開始動搖。

報道引述榮鼎集團中國市場研究總監洛根‧賴特(Logan Wright)的分析說:「政府擔保的信譽一直是抵禦(金融)危機的最重要堡壘。現在,我們已經看到這種信譽正在削弱的跡象。」而中共當局現在似乎願意讓一些國企破產。但是巨額貸款和公司債券違約行為將使大陸金融體系極度脆弱,使這種方法充滿風險。

賴特在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儘管當局希望對風險較高的公司採取防範,但他們不知道多少信用風險可能會造成更大範圍的傳染。」「鑒於中國金融體系中尚無先例,因此沒人能清楚地知道這條線。」如果北京的債務管理能力受到質疑,後果將可能給金融市場帶來壓力,減少可利用的信貸和流動性。

從今年10月份以來,大陸國企華晨汽車集團,清華紫光集團和永成煤電在內的幾家大型國企宣佈破產或者違約。因為這些企業很多都是被評為AAA的企業,而且有的企業在違約之前進行了財務轉移,令外界認為這些企業在逃廢債。

這對證券市場造成了極大負面影響:大量債券發行叫停,中共央行9日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11月債券融資急劇下降;同時,債券價格下跌,利率上升;而債券市場的動盪甚至蔓延至股票市場,國企的股票一直在下跌。

報道認為,國企違約將最終拖累大陸脆弱的復蘇。資本經濟學高級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9日的研究報告中寫道,中共當局控制風險借款的努力「將拖累非銀行信貸的步伐。」

有分析人士認為,中共挽救一些國有企業的破產可能是死路一條。除了效率低下外,這些公司還僅僱用了10%的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