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媒體推出的一部紀錄片,深入揭示了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與中共的交易「服務於中共及其軍方」的內幕。霍士新聞網在9月5日轉載了《紐約郵報》的一篇相關文章。

這部名叫《騎龍:揭開拜登家族的中國秘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的紀錄片,重點介紹了亨特拜登作為中國渤海華美(BHR Partners)投資公司的董事會成員,所參與的幾筆交易,指其幫助中共軍方,以民營企業為幌子,收購美國敏感技術企業、獲取美國高科技秘密,用於中共的軍工行業發展。

這部紀錄片的中心,是亨特拜登所在的投資顧問機構Rosemont Seneca與美國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及兩家中共投資機構,在2013年共同成立的渤海華美基金(BHR),亨特擔任董事,並持有公司的1%股權。而這兩家美國公司還共享30% BHR的股份。

影片指稱,在此前兩周,亨特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他父親喬拜登(Joe Biden)訪華,並為這個新基金從中共國有銀行籌集了10億美元投資。

BHR作為「跨境」投資基金,主要在海外投資。2015年,BHR與中航汽車(AVIC)聯合收購了美國減震設備生產商瀚德汽車(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權。中航汽車的母公司是中共軍方的飛機製造商,而瀚德所生產的零件,則可以「軍民兩用」。

在與瀚德汽車的交易完成後不久,中航工業就推出了其新型J-20戰鬥機,其設計據信是結合了美國失竊的F-35計劃中的設計。

BHR在2014年成為中國通用核電公司(CGN)首次公開招股的「錨定投資者」,該公司是一家從事核反應堆開發的中共國有核公司;2016年,CGN的工程師何思雄(Szuhsiung或Allen Ho),在美被控串謀協助中共,非法取得美國敏感核技術,被判處2年徒刑。

BHR在中國的另一筆投資,是曠視科技(Megvii)。這家公司的人臉識別雲平台Face++,被人權觀察組織指為用於對新疆維吾爾族民眾實施監控。

另外,根據去年10月10日《紐約郵報》的報道,亨特拜登在2017年5月會見了華信能源董事長葉簡明,討論了在美國的投資機會。會議結束後,葉把一張2.8克拉的鑽石和「感謝」卡一起寄給了亨特。

六個月後,與葉一起捲入賄賂聯合國和非洲政要的華信高管何志平,在紐約被捕時的第一通電話,就是打給亨特的,他的叔叔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對《紐約時報》證實了此事。

拜登的競選團隊拒絕評論此紀錄片,但提供了15份「事實查核」的新聞報道清單,其中包括了BHR交易的報道,以及6份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的相關評論,儘管紀錄片中並沒提及特朗普。

這部紀錄片由暢銷書作家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擔任主持及旁白,目前已經在BlazeTV.com上線供訂閱觀看。

施韋澤在8月31日接受Glenn Beck的電台採訪時說,他自己的調查線索表明,拜登一家與其中共夥伴合作規避美國法律,從而使中共得以收購有益於中共軍方的美國技術。

施韋澤認為,「當他的兒子從中共政權得到豐厚利潤和獨家協議之後,他對北京(的批評)就變得更加柔和。」

施韋澤同時擔任美國保守派非牟利智囊政府問責制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所長,他在2018年撰寫的《腐敗概況:美國的進步精英濫用權力》中,揭露了包括拜登家族、特別是亨特,利用拜登的權勢與中共等極權政權勾兌牟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