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一直對目前美國大選舞弊事件保持沉默的美國左媒,前幾天呢突然報道了一則有關「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正在接受稅務調查」的消息,而這個消息呢,其實也不是新聞了,實際上這項調查在2018年就開啟了,但是由於司法部反對在大選前公開調查行動,所以直到最近調查人員才開始接觸亨特·拜登,而更重要的是,有知情人士說,這項稅務調查至少有部份與亨特在中國的商業交易有關。

不管左媒是出於何種目的選擇在這個時候曝出這條消息,但是關於亨特與中共交易的事情,卻已經被中共自己的黨內高級顧問公開承認了,我們在10日的節目中也介紹了,前幾天網絡上有一個爆紅的視頻,被稱為習智囊的中共官員翟東昇在一個演講中難掩喜悅地說:「特朗普總統曾揭露拜登兒子在全球開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這裏面都有買賣。」

「誰幫他(拜登兒子)建的基金公司?」「這裏面都有買賣。」這兩句話真是耐人尋味,那我們這期節目,就圍繞這兩句話聊一聊,看看到底是誰幫亨特建的基金公司,從中又有什麼買賣?那我們就先從5年前的一筆收購交易說起。

中共軍方國企收購美國百年企業

2015年9月10日,中國航空汽車工業集團有限公司 ,就是「中航汽車」,以5.7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美國的一家世界一流汽車密封和減震產品生產商——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 100%的股權。

對於這個交易,中方感到非常滿意,「中航汽車」就是中航工業(The 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AVIC)旗下的大型汽車集團,《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說,中航工業方面的態度顯示,「此次收購對於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突破技術、品牌、份額的發展困局,融入國際汽車零部件行業主流,將產生積極的影響。」

大陸《英才》雜誌也在一篇標題爲《中航工業:「掃貨」國際汽車零部件》的報道中說:「5.72億美元的成交價可以說相當划算。」

首位揭露亨特·拜登與中共交易的美國政論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在接受布賴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 Tonight)的採訪時對這筆交易表示「震驚」,他說:「真正令人震驚的不是中方幫助在位副總統的兒子發財,而是在位副總統的兒子所涉及的瀚德收購案最後幫助了中共軍方。」

彼得·施韋澤爲什麼這麼說呢?讓我們先看看這筆交易涉及到了哪些公司。

這筆交易的收購方是中航汽車,我們前面提到了中航汽車是中航工業的子公司,而中航工業是由中共國務院直接管理的大型央企,這家集團設有航空武器裝備、軍用運輸類飛機、航空供應鏈與軍貿、專用裝備、汽車零部件等產業。中航工業可以說是一個軍工企業,而這家公司今年被美國國防部列入了被中共軍方擁有和控制的企業名單中。

被收購方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有100多年歷史的國際汽車零部件製造商,產品也可以軍、民兩用。通用汽車、福特、福士集團、寶馬、丹拿、佳士拿等車廠都是它的客戶。

還有一家股權投資基金公司在此次交易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那就是「渤海華美」。大陸《英才》雜誌在報道中說,「此次競購成功,中航工業還有一個合作夥伴不得不提——渤海華美」。「渤海華美總經理李祥生表示,在海外併購過程中,渤海華美除了為中國企業提供資金,還有著廣泛的國際網絡關係和富有經驗的項目執行團隊,同時還可彌補一些中資機構在海外投資中的可信度問題。」

渤海華美:中共為亨特開的基金公司?

2013年12月4日到5日,亨特·拜登隨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喬·拜登乘坐「空軍二號」訪問中國。就在拜登一行返美10天後,12月16日,渤海華美在上海註冊成立。

渤海華美,公司全稱是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Shanghai)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Ltd.),是一家專門負責跨境併購投資的私人基金公司。

渤海華美由中美4家機構共同組建,這4家機構分別是: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嘉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 Ltd.),亨特·拜登等人的「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亨特·拜登也被列為渤海華美基金的9名董事之一。

根據陸媒報道,渤海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背景深厚」,「股東包括中國銀行、社保基金、國家開發銀行、天津泰達、中銀集團投資、中國人壽保險等國字號金融機構和大型國企」。而嘉實基金是國內最早成立的10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 2002年底被選為全國首批投資管理人。

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是亨特·拜登和美國前任國務卿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以及海因茨的好友兼耶魯同窗、金融家德馮·阿徹(Devon Archer),在2009年6月共同創辦的投資基金公司。

9月23日,美國參議院的調查報告指出:「在2010到2011年間,作為羅斯蒙特·塞內卡公司代表,亨特·拜登與中國國有企業以及在波士頓註冊的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的代表搭上了線。」

桑頓集團,是由一個名叫林俊良的台灣商人在2007年成立的,是「一家戰略諮詢和投資管理性質的跨國集團,在美國波士頓、華盛頓首府、紐約以及中國北京和台灣台北設有業務總部及合作據點。」這個林俊良與亨特拜登、還有中共金融高層都關係匪淺,直接帶著亨特走訪中共各大金融機構,包括全國社保基金。

2010年4月12日,桑頓集團發佈一條新聞,其中寫道:「桑頓集團攜其美國合作夥伴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董事長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等高層,在4月7日到9日拜訪了中國數家金融機構與基金公司。包括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高瓴資本以及方正集團等,旨在進一步加深雙方的瞭解,探討在商業上合作的可能性和機會。」

在2017年,拜登以42萬美元購得渤海華美10%的股份。

那我們再回到節目開頭提到的,翟東昇說的那句話:「誰幫他亨特·拜登建的基金公司?」那從這些線索上來看,莫非就是指的中共各大金融機構,包括國開行、社保基金在內,聯合起來幫助亨特·拜登建立的渤海華美嗎?這背後的買賣都是什麼呢,只是簡單的「買賣」嗎?

背後的買賣:叛國的交易?

讓我們再回到中航汽車收購瀚德的那筆交易,在這個中共軍方國企吞下美國一家百年汽車公司的交易中,的確如大陸媒體所說的,渤海華美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一方面,渤海華美背後有中共各大金融機構,不缺併購資金;另一方面,渤海華美背後還有前副總統的兒子亨特·拜登,外加林俊良的桑頓集團,稱得上是「廣泛的國際網絡關係」。

彼得·施韋澤說,此交易「涉及美國高科技、擁有軍民兩用技術的公司。瀚德公司生產精準的減震產品」。收購了這家公司,中共軍方企業可以輕而易舉的突破技術上的瓶頸。「中共政府對瀚德的收購需要奧巴馬行政當局的批准」,但是,「令人吃驚的是,奧巴馬政府居然批准了」。

在推動奧巴馬政府批准這筆交易的過程中,亨特·拜登從中起到了什麼作用,又是用什麼手法推動的批准,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彼得·施韋澤說亨特幫助了中共軍方,難怪翟東昇說,「這裏面都有買賣。」

而這筆收購交易,只是渤海華美的眾多交易的其中之一。而在渤海華美的投資中,不乏被美國制裁的中資企業或其子公司。

2017年,渤海華美的官網發佈公告說:「渤海華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銷售公司、美國瀚德汽車、中廣核電力等多個具有市場影響力項目的交割。」其中,中廣核電力的母公司就是中國廣核集團,這家集團是主要核電技術、核能發電的特大型國有中央企業,目前中共國務院國資委持股90%,代表廣東省政府的恆健控持股10%。

而這個中廣核還牽扯到一件核間諜的案子。2016年4月,FBI逮捕了美國華裔核工程師郝思雄(Szuhsiung Ho),他以顧問身份為中廣核工作,被指控在過去長達20年的時間裏幫助中共的公司獲取機密的核技術資料。中廣核公司以及郝思雄設在美國的公司也同時被起訴。

美國司法部說,在中廣核的指示下,郝思雄還從美國的民用核技術部門招募美國專家,為中廣核提供技術支持。郝思雄在亞特蘭大被捕時,正陪同幾名來自中廣核的人員參加一場科技會議。2017年1月,郝思雄認罪,後來被判了24個月監禁。

2019年8月,美國商業部將中國廣核集團納入到出口管制實體清單。

彼得·施韋澤評論可以說一針見血,他說:「亨特·拜登的投資公司就是和這些公司打交道,而他就坐在由中共政府資助的投資公司的董事會裏。」「這些是非常重大的關乎國家安全的事件,而拜登父子卻全然不顧,美滋滋地只管拿錢。」

除了中廣核電力,渤海華美在2017年時還投資了曠視科技,根據曠視科技官網介紹,公司「提供人臉識別軟件,門禁,考勤機,動態人像會員識別智能科技背後的核心技術」。2019年10月,美國商業部宣佈將中國的28家企業和政府機構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單,因為這些公司被指幫助中共當局打壓和監控新疆維吾爾族和其它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而這家曠視科技的大名就在其中。

而對於亨特·拜登所做的這些交易,難倒沒有更多人提出質疑和警覺嗎?當然不是。

2019年11月27日,美國霍士新聞(又稱福克斯新聞, Fox News)發表報道:「倫理質疑及國家安全憂慮陰影下的亨特·拜登之中國關係」,記者霍莉·麥凱(Hollie McKay)說:「這些交易指向更大範圍的濫權、倫理問題以及已為人知的中方利用頭面人物來打通財路的策略。」

2020年9月初,新火電視BlazeTV推出了紀錄片《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祕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在社交媒體播放後引發強烈反響。有美國觀眾表示,拜登父子犯了「叛國罪」。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很明顯的事實是,關於拜登家族與中共交易的真相一直擺在那裏,只是被一些人故意選擇了視而不見。@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